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图片为外部链接,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13132097@qq.com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微文标题:住宅结构作为社会结构的指针 | 每周新书
传送门 >>> 以上内容的原文在这里,点击查看原文全文 >>>
Read - 住宅结构作为社会结构的指针 | 每周新书
注:本站作为博客网站,仅记录自然资源与规划行业微信文章摘要与链接,方便大家查询阅读


摘要: 《宫廷社会》[德]诺贝特·埃利亚斯 著,林荣远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20年4月,76元。社会学家埃利亚斯的《文明的进程》知名度极高,提出了人与社会之间关系不可分割的理论,从此人们代代相传,以小见大,抓大看小,焦距随便拉,自圆其说就行,成就了巨大的社会科学自我生产的进程。埃利亚斯认为宏观的社会和微观的人之间的互动激荡形成了个人、国家乃至社会的整个文明的进程轨迹,而这本《宫廷社会》,......(2020-08-27 21:00:46)|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标题与文首300字  |   作者:城市中国杂志

反馈邮箱 13132097@qq.com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站内图片已获得授权。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13132097@qq.com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住宅结构作为社会结构的指针 | 每周新书


《宫廷社会》

[德]诺贝特·埃利亚斯 著,林荣远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2020年4月,76元。

社会学家埃利亚斯的《文明的进程》知名度极高,提出了人与社会之间关系不可分割的理论,从此人们代代相传,以小见大,抓大看小,焦距随便拉,自圆其说就行,成就了巨大的社会科学自我生产的进程。埃利亚斯认为宏观的社会和微观的人之间的互动激荡形成了个人、国家乃至社会的整个文明的进程轨迹,而这本《宫廷社会》,作为埃利亚斯评上教授的学术论文作品,从内容上看相当于巨著《文明的进程》的一个重点案例和基础研究。这本书虽然是社会学著作,但对城市、建筑研究者来说,其实是不可错过的。因为作者在研究法兰西宫廷社会关系、社会状态并透视其背后每个人角色权力实质的过程中,把宫廷空间对人的塑造视为很重要的一个要素。现在我们在某些知识分享网站上,可以围绕“住大房子的人和住小房子的人谁小气”之类的问题聊上几个月,好像这个问题非常能以小见大似的,其实在埃利亚斯那里,早有细细考量。后文中我们就将选摘《住宅结构作为社会结构的指针》这一章中的部分文字。有读者赞美埃利亚斯对宫廷空间的研究是有“工匠精神”的,我们必须要补充一下,什么人在那个时候可以生活在什么样的居所中,都是“被决定”的,大师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并揭示了现象背后的原因和现象可能导致的更多现象。人们能够相对自由地选择居所,置换居所,这样的时代再去考量人被什么神秘力量所影响,那才是更妙不可言。


站在埃利亚斯的肩膀上,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先下拉详读,看书摘吧。

《哈佛大学危机管理课》

[美]伦纳德·马库斯、埃里克·麦克纳尔蒂、约瑟夫·亨德森、巴里·多恩 著,武越、刘洁 译,

中信出版集团·灰犀牛,2020年6月,69元。

危机管理是当代的主题,尤其在2020年,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不言自明。从全球层面到个人视角,危机管理怎么做,都是需要研究、学习和训练的。在面对国家危机、公司治理危机或者个人关键选择时,一套行之有效的危机处置方法,会让你快速转危为安,回到正轨。由美国政府发起、哈佛大学多个学院提供学术支持的项目--国家应急领导力项目(NPLI),20年来,为全球培养了多名处理危机的领导者,并形成了一套简单实用的危机领导力的训练方法。你问现在那个人为什么没把事情做对?可能他没学习这个项目。基于该项目理论和实践,四位学者合作撰写了这本“课本”,书中讲述的危机管理方法对各种公共危机是通用的,所以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关于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2009年H1N1流感、2010年深水地平线原油泄漏、2012年超级风暴桑迪、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2014年埃博拉病毒等一系列应对的案例分析。为了让读者能明确对号入座,专家们还针对跨国公司、创业公司、NGO和个人分别展示了危机应对的方法。专家们把处置危机的能力分为认清自我、协作和资源调配三个子项目,并称这些能力为“元领导力”。书中未经热身就直接让危机“开始了”,从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应急响应开始讲起,随后提及把握危机中的机会、重塑复杂环境中的秩序、融合不同视角、影响更多人、组织商谈消除分歧、及时决策转向、把握住有限的时间和资源等。是时候好好学习危机应对了!不要老想着摸石头过,河可未必给你这个机会!

《关于发明的一切》

[英]迈克尔·希特利、科林·索尔特 著,

白云云 译,

后浪·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20年6月,88元。

乍一看很像是儿童科普读物,其实并没有,这本书虽然绘图的版面很大,但它是一本关于发明创造历史的大众科普读物,是一次纸上的人类文明史展览。65000年的漫长时间中,有100种推动世界进步的突破性发明,涉及古今中外人类生活与科学技术领域的方方面面:办公、家居、交通、旅行、工业、医药、饮食、娱乐……除了我们熟知的蒸汽机、电话和灯泡等,还有与日常生活相关的发明,比如罐头、冰箱、拉链、邮票等。如何评价发明创造的历史地位呢?这是一件苦难的事情。前些年曾有新闻轰动一时,说抽水马桶是人类历史上十大最伟大的发明创造之一。如果有人不信,那么一天中起码他有一次机会可以亲身体验,一边思考到底抽水马桶配不配进前十。在导读中,本书作者们把弓箭、车轮、锁与钥匙、指南针、眼镜、电视列为人类文明史各发明创造发展谱系的基本参照物,这几样东西确实都不一般。作者们还会给若干发明创造打上“快进”符号,表示这个发明创造大大加快了科学发展的进程,是一次质的飞跃。比如,1929年出现的速冻食品,就是一项飞跃性的发明创造。本书从灵感来源、论证方法、实验进程、原理与目的、文化背景、古怪而惊人的幕后故事等多角度切入,讲述了你想知道的关于发明的一切。

《我想开一个工作室》

《BranD》杂志第50期

这期的杂志部分换个感觉。一直很“视觉系”的杂志《BranD》在7月底出了第50期,主题是《我想开一个工作室》。做设计、做创意相关工作的人,都想有朝一日自己独立做一摊事业。自己开个工作室,做自己想做的项目,发挥创造力,让青春过得值,既是人的本能,往大了说也是符合“双创”“六保”等大目标的。该刊说到,很多人都憧憬着能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室,以支撑自己大胆的创意、年轻的思维方式,工作室仿佛自带光环地吸引着人们的眼球。能够找到符合大众潮流和个人审美平衡点的设计工作室,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该刊专访了国内外17个设计工作室的主理人,探讨在商业运营和艺术创作之间,如何游刃有余地切换角色,平衡好这两点之间的关系,取得最大的成就和最理想的效果。办公区域、办公桌是大家讨论的一个主题。该刊主编Nicole说,“每次当我收拾办公室时,我总会感谢办公桌所发挥的作用,这张2米长的桌子,日积月累地承载了我对工作的狂热。我习惯定时收拾,保持桌面干净,让自己在舒适的环境里可以专心工作。如果能拥有自己的一家工作室就更好了。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工作空间,可以在里面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尽管会遇到如在地狱般让人痛苦的难事,但也还是会感受到天堂般的快乐。”当然,受访的设计师们也有各自的喜好,对空间和设备的安排与工作习惯也是息息相关的,比如有设计师说,每天早晨来到工作室,先给自己找点儿简单的小事做,积累一点成就感当作热身,再解决困难的问题。该刊还在特别专题中展示了9位设计师摆在工作室里的玩具,它们能增加设计师的士气哦!

《地方创生设计》

《Design360°》第87期

用设计拉动社区营造,这做法现在真是火得不行了。不过看起来,市场缺口还只打开了一点点?从这期《Design360°》杂志的专题可以看出来,各显神通的设计师还在兢兢业业研究地方,想更好地运用自己的设计技术,来凸显地方性,更想用设计手段激发出地方自我革新的活力。该刊指出,如何捕捉地方文化的内核并用设计与创意进行恰当再现十分关键,文创这个相对模糊宏大的概念已不足以准确描绘地方本质,地方创生设计的提出或许可以给设计师一个更细腻更具体的探索方向。原则大家都懂,放在具体环境中,考验就来了。该刊展示了余杭、高知县、怡保、奈良等地的地方创生项目。日本设计师梅原真以高知县为据点,以“第一产业+设计=风景”为理念开展工作。创办《D》杂志的长冈贤明,通过考察和推广具有地域风格、可长效发展的设计,激起了一连串的涟漪。张雷在杭州余杭深度考察当地传统和手工艺并融入当代设计。JR东日本一直在做的“去东北吧”项目,视觉令人印象深刻,更有趣的是作为客运和旅游企业的他们如何认识日本东北各地,利用自己的资源重组当地的旅游产品和传播话语,吸引更多的游客前往参与震后振兴。马来西亚与中国的跨国夫妇杨松耀、苏素创办的1983ASIA,以当下设计视角探索亚洲文化与艺术,他们在2019年创办了马来西亚地方创生节。新加坡设计师Jonathan Yuen创办的Roots,参与日本奈良DOOR to AISA驻地项目,改造当地肉品企业品牌。设计师和机构们的实践体验,展示了如何在具体的地方消化当地特色的文化,并真正站在客户、受众的角度去做出产品。

住宅结构作为社会结构的指针


文/[德]诺贝特·埃利亚斯

本文选自《宫廷社会》第三章《住宅结构作为社会结构的指针》,为第7~9节的文字,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应允选摘并提供文字资料。未经许可,不得擅自使用。为便于阅读,文字有微小调整。标题借用章节名。

凡尔赛宫(图片来源/马蜂窝)

如若人们从思想上审视法兰西王政时期旧制度的大领主和贵妇人的家庭生活范围,那么就能同时从其结构上的某个独特方面看到他们被编织在其中的关系网络。人们发现,他们与侍从仆役人员的关系的固定模式,表现在围绕着“侧院”和前厅的房间分隔上;丈夫和妻子之间的独特关系,表现在他们的“私人住宅单元”富有典型特征的分隔上。最终发现,他们被编织到社会中或者社交上的特性,以某种方式表现在社交区域的空间布局上。社交活动空间占据着具有代表性的(建筑物)地上一层的主体和中间部分,而且比夫妻二人的“私人住宅单元”加在一起还要大,主体和中间部分本身在这些人的生活以及他们的社会关系中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他们生活的侧重点就放在这里。


社交场所的空间分为两部分。它们的中间是大厅,是宫廷贵族的社交中心,一般包括(建筑物)地上三层的高度,大多用柯林斯式圆柱来装饰。客人在主建筑前面的露天台阶旁走下自己的马车,穿过一个大的长方形前厅,进入圆形大厅,在大厅一旁由一个专设入口从前厅到达“社交活动套间”(appartement de société)、接待室和衣帽间;随后是“友人会客厅”(salle de compagnie),一个较小的椭圆形会客厅,接待较亲密的朋友,接着是餐厅,餐厅的边上是餐具柜;大厅的另一边是富丽堂皇的公务套房(appartement de parade),包括一些小的公务用房和办公房间,紧挨着大厅的是一条长廊,长廊远远超出侧翼的建筑,把大花园与那些小花园隔开。此外,公务套房的卧室及其附属物也属于公务套房。


室内社交空间的这种二分法具有某种独特的社会意义。“社交套间”用来招待男主人自己的比较亲密的社交圈子,也许女主人可以优先使用。他们一般下午在这里接待那些来陪伴他们的人。这些房间的存在,首先追求的不是体面的应酬,而是舒适,是为那种比较亲密的、不太拘泥于礼节的社交而设的,18世纪的人们称之为“沙龙社交”。


与此相反,公务套房则是法兰西王政时期旧制度下大贵族在公众眼里真正的地位象征,即便他们并没有担任任何官职。在此,他们大多是在接近中午时接待同等级或更高等级的人的正式来访,商谈宫廷生活中所有让他们与他们比较狭隘的社交圈子之外有所接触的事务;他们是作为他们“家族”的代表来接待访客的。此外,公务套房的卧室自有接待室和办公室,用来接待高贵的客人,尤其是那些必须敬重的贵宾。不过,女主人作为“家族”代表会用这里的“公务卧房”(lit de parade)处理一些特殊事务,接待某些正式宾客,比如来此分娩、接生的人。恰如这里所显示的那样(在很多方面也有所显示),这种把我们一般算作私人生活的很多方面纳入公开的社会生活范畴,对于这些人的生活布局而言是极富特征的。


这首先使得把社会活动的房屋空间划分为“社交房间”和“公务房间”变得完全可以理解。高贵的等级和由此产生的要在社交上保持体面尊严的责任,在某些情况下,赋予这些没有职业的人的生活一种严肃认真的态度和评价;在资产阶级的职业社会里,只有某种生意上或者职业上的拜访,才会有这么严肃认真的态度和评价,在“私人交往做客”时几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资产阶级各个阶层在职业上的拜访,通过与获得赚钱机会、飞黄腾达、保持或者提高职业-社会的地位的相互关联而被赋予特征。这种职业上的拜访,当然也包括那些所谓的“私人拜访”以及间接服务于职业目的的职业上的拜访。


宫廷的社交房间分为两种,一种适合比较私密的社会交往,一种适合正式的社会交往。封建领主社会的这种做法,某种程度上类似于职业社会中把房屋划分为私人交际用房和职业用房。基于这种划分,有一种客观情况是我们完全可以直接把握的;如果人们用资产阶级职业生活的结构及其划分标准来衡量法兰西王政时期旧制度下的宫廷人士的社会生活结构,那么,整个宫廷生活就会沦落为“私人圈子”。而这种界定会对人产生误导。因为对于宫廷贵族人士而言,他们过的并不是一种我们所谓的职业生活,因此根本无法区分职业生活和私人生活。然而,在社会上有自我保存的必要,有争取提高等级和尊严的必要,它们强加给这些人的种种严格的义务并不少,并把他们置于种种强制之下,而这些并不亚于职业生活基于种种类似的倾向对我们今天的人所造成的强制。


因此,在宫廷和宫廷社会里,社会方面的交往具有一种独特的两面性:既有我们私人生活的功能,如放松、享受、闲谈消遣;也有我们的职业生活功能,是升迁发迹和自我保护的直接工具,人由此擢升或沉沦,是作为义务所经历的,实现各种社会要求和强制。在一种活动上也许极为强调这个功能,在另一种活动上则强调那个功能,毋宁说,那种功能比这种功能更加容易排除。这种两面性表现在社会交际室内部空间的区别上。在“社交活动空间”聚会上,可能更强调享受和闲聊,其他则更强调公众事务活动的方面,这方面并不在少数。与此相反,在公务房间举办的聚会上,首当其冲的是大贵族的公众特性以及保持其家族的各种利益和主张其权益的要求。

公务卧房(lit de parade)

(图片来源/ thecruiseblogger.com)

法兰西王政时期旧制度落幕之际,克若伊(Croy)公爵曾经说过:“就是这些房屋,它们把绝大多数高级贵族的家庭搞破产了。”


如果没有理解,在这个大封建领主社会里,房屋的巨大和富丽堂皇首先并非财富的表示,而是社会等级和社会地位的表示,就会很难理解为什么人们会由于房屋的价值或者为了房屋的价值而让自己破产。在这种情况下,石头建成的房子的外表对于大封建领主和整个封建领主社会而言是一种地位的象征,对于当时其家族的意义、等级而言是一种象征,对于其超越数代人的宗族的意义和等级也是一种象征,因而对其本身作为还活着的家族代表的意义和等级来说是一种象征。


高贵的社会等级有权拥有一座与之等级相应的房屋并“豪华装饰”。从资产阶级经济制度上看,这是种铺张浪费--“如果他已经不得不负债度日了,为什么还不厉行节制呢?”事实上,这是独特的封建领主等级制度的表现。封建领主等级制度是从宫廷社会的结构和运作中成长起来的,同时也是维系这种运作的一个条件。它是不能自由选择的。


在那些表示不同房屋类型的概念上,人们已经看到这种情况。人们不会称一个商人的房屋为“府邸”。“府邸”是较高级宫廷贵族房屋的名称。也许在18世纪,这个概念已经没那么重要了,比如富有的赋税承包商的房屋也称府邸。但无论如何,《百科全书》还非常明确地指出:“各种住所,按其居住者的社会等级区别都有不同的名称。比如,人们称一个有资产者的住所为‘房屋’,称一个大贵族的住所为‘府邸’,称一位王侯或国王的住所为‘宫殿’。” “宫殿”一词,除了明确地指称国王和王子们的住处之外,也称呼高等法院的所在地,因为高等法院在某种程度上是国王住所的一支,是行宫;最后也把高级神职人员的住所称为“宫殿”,并形成了惯例。


“除了这些之外,”《百科全书》还说,“任何人,哪怕他属于贵族阶层,也不许在他的房屋大门上挂‘宫殿’字样的匾额。”

沃勒维孔特城堡。不够档次的房子是不能叫“府邸”的。(图片来源/figarochic.cn)

与这种名称上的等级分化相适应的,自然是住所位置形态上的某种等级分化。由于人们对这种分化历历在目,因而能同时在某个特定方面获悉这个社会等级划分的概貌。大量城市住宅成为所谓的“私人住宅”(maisons particulières),这种表达方式具有明显的特征:以“私人住宅”称之无法充分反映出这些房屋的社会性质。今天,“私人的物”的概念不仅表示是私人的,更是“职业的”,即一种与之对立的概念。一位高官的住所如果属于他个人,其中的房间并不用于房屋所有者的职业,比如充作办公室,那它也是“私人住宅”。与此相反,在法兰西王政时期旧制度下,有大量职业人员的房屋称为“私人住宅”,而他们的房屋恰恰服务于职业目的。人们这样称呼它们,是为了有别于某些阶层的人的住所,这些人并不真的具有我们今天意义上的职业,而是首先因为他们具有或高或低的社会等级地位,也就是说,首先是为了有别于贵族、神职人员、市政府高级官员、法官、教士以及财务人员即赋税承包商的住所。


而且,人们对于职业阶层和社会等级之间区别的看法,在当时的习惯用语上也有清楚的表达:变成神职人员或军官,穿上法衣或军装;或者进入财税金融界,(18世纪)50年代有位作家说,进入金融界的富人“占据了一个社会等级”,其他各种资产阶级的职能,即那些有用的职能,不得不接受那些令人感到有损身份的,诸如“行业”和“职业”等的称谓。


由这段话可以看出,在那些阶层一手遮天的情况下,各种职业等级被它们蔑视,但随后逐渐崛起、壮大。等级社会的人,尤其是那些在其中定规立矩、发号施令的人,首当其冲的是王子和贵族高官,就他们自己的意识而言,过着一种或多或少“公众的”生活,也就是说,一种在“社交”或者在(上流社会)“大世界”的生活。后者真正构成法兰西王政时期旧制度的“公众”,谁生活在它之外,谁就过着一种“私人生活”(vie particulière)。


从宫廷社会的角度看,各种职业阶层的人都是一些不入流的门外汉。他们生活在(上流社会)“大世界”的边缘(这句话很有意思),就是一些小人物。他们的房屋不具有府邸和王宫的特性,即公众性的、代表其拥有者及其家庭的特性。就像这些房屋的居住者一样,这些私人住宅毫无意义。


与这些不同的社会功能相适应的是这些房屋所具有的不同建筑形态。


在某种特定的传统范围内,宫廷人士对任何行为举止都极为敏感,即根据他在社会里的等级和作用,一个人应该或不应该有何种表现和形象,他们对此极为在意。人们极力关注一个人的所有生活表现,包括他的房屋,审视他是否遵守在社会等级内部为他的等级、地位所定的各种传统界限,而且注意一个人的所有东西,观察其社会价值、威望价值,完全与宫廷-贵族政体的统治机制和等级金字塔结构相适应,与以国王和宫廷为中心的社会相适应。这种关注和意识在统治阶层内形成,作为工具,进行自我保存和抵抗那些较低层的人向上施加的压力。与此相适应的是,这些人经历很多事情,我们初看起来,一般也许会把它们当作一些无足轻重、事不关己的事而拒之千里,在某种意义上,今天我们会在很大程度上感到它们早已丧失殆尽。对于我们而言,首先需要这样一种从社会学方面进行反思的行动,才能在对这些“无足轻重”“事不关己”的事进行观察并往往在为其斗争时,重新看见各种社会紧张关系和压迫强制的背景。


《百科全书》对各种不同等级和群体住房特征的描述,在这方面是很典型的。它首先指出下述原则是已经刻画过的、最下层的住房类型,即职业阶层的住房类型原则:“对称,和睦相处,舒适和经济节约”。这些原则的社会等级特征在建造的出租房屋--小手工业者和小商人的落脚之所--上很容易掩盖,因为它们相当准确地与当前广泛开展的运动对任何一种房屋所要求的东西相适应。然而,在编纂辞书时,它们被称作最低社会阶层的房屋标准,仅仅在与这些下层有关时,才特别考虑到“经济节约”作为建筑方面的原则,对于整个住宅建筑的发展来说具有典型特征,并不亚于从很多方面获得支持的这种观察:对于宫廷的--专制主义统治者上层的房屋形象而言,“经济节约”,即节俭和节约并没有决定性意义。在论述这些阶层时,没有提及任何一个阶层会执行这个“经济节约”的原则。这些最低下的社会阶层不需要有什么代表性、什么体面,它们没有任何要履行的社会等级义务。因此,作为对它们住房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各种特征就放在了首位,在其他阶层的住宅建筑上,这些特征无需完全付诸实现,却决定性地退居到代表性、体面和威望的功能背后。在建造上面所提到的各种职业等级的住房时,使用价值如舒适和协调、和睦相处,赤裸裸地和毫不掩饰地变成主要。强制的经济和节约在外表上已经明显可见。

上一篇:纽约蒸蒸日上了吗?


内容合作联络 cgcuiguo@urbanchina.com.cn

其他对文章的意见和建议,或新奇有趣的话题问题,都欢迎您微信留言或邮件联络我们。

email:00urbanchina@urbanchina.com.cn

微博/ 豆瓣:城市中国   

App:App Store搜索 城市中国  

官网:www.urbanchina.com.cn

长按二维码

下载App


或点击

阅读原文

购买





您现在看到的是 Upnews (规划头条)博客文章,点击查看原文链接 >>>
本站作为自然资源与规划行业博客网站,仅记录与自然资源与规划行业相关信息,方便大家查询阅读


阅读原文

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13132097@qq.com:规划头条 » 住宅结构作为社会结构的指针 | 每周新书

讨论请到国匠热点讨论群:点击加入QQ群

登陆国匠城 注册国匠城

规划云首页
多风格地图底图 getxy 在线协作工具 意向图片搜索 线稿自动上色 断面绘制工具 词频统计工具 mapv style xuetang fenxitupeise up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