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特辑|从心链接乡村


小编对您说:

第二届新经济智库峰会圆满成功。在这个网络社会与乡村建设的新契机,我们有理由相信2.6亿的农民工兄弟和数亿乡村居民一样是互联网化,全球化的重要力量。本文摘编自李孜先生在2016年1月16日“2016新经济智库大会”上的演讲。在探索中国乡村未来的道路上,我们愿与诸君共勉。以人为本的城镇化,不单是乡村土地的圈集,更是乡村文化的复兴;基于互联网模式的“在线城镇化”,要从树立文化自信开始。




主持人:

       作为一位青年学者,李孜先生心系乡村,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今天他的演讲题目是“从心链接乡村”,有请李孜。

 

李孜:

       非常荣幸能有机会以一个研究者的身份,在这里向各位汇报我们在农村电商与在线城市化方向上的参与式研究的一定体会。

       我出生在重庆城乡结构部的小山村。各位可以看到,这张照片拍摄于我们小学开学的时候,我正是照片上最后一排右边第四个学生。而在坐的各位,大家也都和乡村有着多多少少的联系。  

       我们走出乡村,来到城市,甚至到国外深造、学习、工作,最后当我们真正去思考“我们来自于哪里,我们将去向何方”时,我们却常常发现——至少我个人能体会到,我还是属于乡村。


        
我们从少年时代就遭遇了中国社会的两大变革,一个是国企职工下岗潮,这对很多工人家庭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特别是家里孩子对未来生活的信心;另一个就是我们的城市化。城市化带来的是农民的“上楼”,人们脱离了既有的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后,对比他们的父辈,他们更是没有选择机会,只有进入城市务工,或者就是无所事事。

       我的家乡就如一叶孤舟,被这两个汹涌的大潮所吞没。少年的绝望很容易就变成了暴力和自殘,几乎每个人都有种强烈地自卑,没有希望和无所事事的氛围压抑着大家斗狠,而各种诱惑和出人头地的冲动让人挺而走险。学校停课,一些人在初中就成为了地方的小混混,也有人因斗殴和吸毒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我们中很多人成为“农民工二代”,在城市里挣扎和拼力,讨一份生活。这批在城市里摸爬滚打的兄弟姐妹,在城市里被拖工资,骗感情,受歧视。经过多年的积累 ,最终他们都挺了过来,有些成为了心胸开阔,视野长远,又能吃苦实干的能人。面对经济的放缓和农村发展的机遇,现在他们开始回乡,不管是有抱负,还是无奈,农民兄弟的返乡,都将开启中国城乡的一个大循环。

 但是,在这背后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值得探讨:我们是否能自信地重新回到乡村,并重新开启城乡之间的联系。这种自信是一种文化上的自信,这是我们在下一个阶段——特别是以互联网作为城镇化方式时的动力之一。


      
今天我想分享我在云南永胜县小村,与一位彝族(黑彝)兄弟乌里的合作经历。通过参与式研究、参与式设计,我参与到了他们的中间去。我们彼此相互信任、互相勉励,在这样一种共同的经历之后,我欣慰地发现,在这些地方我们的带头人已经自觉地有了这样的文化自信。

       分享给大家这样的一个小视屏,请看。(点击右下角并双击可全屏观看


乌里:

     “关于互联网的讨论,声音实在太多啦,很杂。这容易把人带到一种迷茫的环境中去。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在我们使用互联网支撑乡村发展的时候,我们要树立起文化自信,这个一定要树立起来。在有了自我认同之后,我们在采用互联网的方法和途径时才能够拾回村庄迷失的关键。

     文化自信要如何去建立?那就是从一点一点的(实践之中)去积累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告诉大家什么是互联网——它有非常好的一面;也具有伤害性,甚至是毁灭性的一面。你只要认识到了,判断力也就建立起来了,哪些是我需要的,哪些是我不需要的,才能一目了然。

     以后,一些基于社区研究的方式方法也应进入到村庄。比如我们会组织内部的一些论坛,发起时不时的聚会,共同讨论。这样,一方面村子的凝聚力会增强,另一方面(你们带给)我们的知识也能得到传递。” 


        我非常庆幸、欣慰,通过参与式研究和设计,我们真的能够融入社区,真的能够对农村的“内核”产生影响。而这,正是我们下一步推动在线城镇化的契机。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将土地的城镇化转变为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我们希望在人流、物流、资本流、信息流,更重的是文化的层面上,重新复兴我们中国乡村的文化,争强社区的凝聚力,让技术和资本为当地人所用,为世世代代谋利。

        我衷心希望大家——不管是在坐的各位还是未来的朋友们,我们能够携手共同努力,去追寻城乡一体的和谐发展道路,谢谢!






微文栏目来自微信采集,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admin@caup.net:规划头条 » 新年特辑|从心链接乡村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