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头条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图片为外部链接,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微文:St.44 建院中门的建筑巷

文首300字: 建院中门的建筑巷1建院中门的建筑巷21     卖光盘的眼镜儿记得当时只要到了晚饭后,一出中门,靠左的一条被住宅楼挤出来的小巷子口上,就会有个卖光盘的小摊儿,摊主戴眼镜儿,好像外号就叫“眼镜儿”。瘦,和气,有点喜欢驼着背。杜小猫几乎所有的工具盘和娱乐盘都是在他这里买的。现如今,眼镜儿不知所踪,中门也没有卖光盘的了,这个行业被互联网干掉了。眼镜儿可能现在都......(2018-11-08 19:06:48)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标题与文首300字    
作者:嗯微问答


       这里是来自谷歌的广告  



  点击这里去看原文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
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站内图片已获得正版授权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St.44 建院中门的建筑巷


建院中门的建筑巷1

建院中门的建筑巷2



1     卖光盘的眼镜儿


记得当时只要到了晚饭后,一出中门,靠左的一条被住宅楼挤出来的小巷子口上,就会有个卖光盘的小摊儿,摊主戴眼镜儿,好像外号就叫“眼镜儿”。瘦,和气,有点喜欢驼着背。杜小猫几乎所有的工具盘和娱乐盘都是在他这里买的。现如今,眼镜儿不知所踪,中门也没有卖光盘的了,这个行业被互联网干掉了。眼镜儿可能现在都还不知道他对于帮助杜小猫们学习现代科技知识和丰富日常生活做出了多大的贡献。

眼镜儿的小摊儿



2     缝纫机嬢嬢


直到如今,中门外的墙角边上还有一个缝纫机嬢嬢的摊儿。和当年眼镜儿的光盘摊儿一样,此摊完全没有任何建筑或者构筑物维护,只是在地上画了一个圈圈,就像是孙悟空给唐僧画的那种。只要天气还可以,嬢嬢都会在那里用缝纫机做活路,生意不错。光盘已过时,缝纫机还没。

缝纫机阿姨



3     中门

重建工的学生宿舍区最靠近两个门,一个是中门,另一个是后门。所以年轻人们最常经过的就是它俩,而非声势浩大的正门。


杜小猫读书的时候,和大多数建院子弟一样,去沙坪坝(中心区)就往中门走。其实去磁器口和解放碑也是过中门,只有去烈士墓、川美、西政和绿洲歌舞厅才会走后门。后门口是一条大马路,叫作沙杨路,车多灰尘大,走着不舒服。中门外是沙正街,生活性街道,店多人多,吃喝玩乐的地方也多,走着舒服。

中门大区位

中门小区位



4     建院中门的建筑巷


中门就是一道小铁门儿,宽不过3米左右。但它是重建工(后来让重大给并了,改名儿叫作“重大B区”,“重建工”三个字从此如同逝去的爱人般在上了年纪的建院子弟心中永驻芳华)的一道边境。在中门与外面的市政街道沙正街之间,是建筑巷。建筑巷并不是一条窄窄的巷子,蛮宽的,形状也不规范,仿佛是巷道与小广场的杂交体。原本无名,后来为了管理之便,就跟着学校取了这个名字。里面可没什么能放进正经教科书里的建筑,但是好玩儿。很多建院子弟都在这里交代过青春。



5     非典时期


中门的活力就像空气,时时刻刻在呼吸着,反而不知其可贵,直到15年前(2003年)的那一场非典。非典时期,草木皆兵,重建工关闭了中门,时长大约1-2个月吧,记不清了。在那段时间里,中门明显萧条了,簇拥在中门内外的门店一下子没了客源,很多小店儿关了门,店老板们心如刀割。


后来非典退了,中门又开了,小店们又张罗起来了,至今没有再关过。回想这一事件,让人不免感叹,就这一道小小的铁门啊,影响着多少人的营生与日常?

中门关



6     三段式与梯坎店面


身在重庆的建筑巷自然是有坡度的,从中门到沙正街是上坡路,现在被分成了三段。中门出来后是第一段;过了第二棵大树后是第二段;过了两根并蒂莲式的电线杆后,仍然有坡,只是靠着“金象左右”大厦底层的那一侧被砌成了平台,成为了第三段。


建筑巷的两侧几乎都是各种各样的店面,主要是卖吃的——客源是大学生嘛,青春期肠胃发达,好吃。也有其他的店,以前有卡拉OK,现在没了,小型卡拉OK被量贩式卡拉OK给挤垮了。还有银行、旅馆、考研培训班、药房、健身馆、超市,等等。既然是店,地面就得是平的,于是这些水平的店面与起坡的建筑巷之间就有了梯坎——从巷子里去往店里的话,得或上或下几个台阶。在重庆,山城无处不在。

无台阶不山城



7     并蒂莲式的两根电线杆


这两根电线杆其貌不扬,但是相亲相爱地厮守了好多年。它俩是建筑巷第二段和第三段的边界性地标,功能类似于牌坊。第二段和第三段在非创卫时期的宽容岁月里是可以摆设夜市摊点的,从这两根电线杆开始会有性质上的不同:第二段的夜市摊点是流动摊贩,第三段的夜市摊点是固定门店的外拓。

电线杆=牌坊



8     台湾花园


出中门右手边,有一栋大大的奇楼,叫作“台湾花园”。这名字就来得古怪,怎么与台湾扯上了关系呢?台湾花园是栋高楼,来自于拆迁就地安置。所以我们可以想见,建筑巷的两边以前都是些一二层的民房,台湾花园是它们的原址替代品和变形继承者。老辈子建院子弟中在建筑规划系读过书的,很多都跟着老师在这里坐着小板凳水彩写生过,被居民质疑“画这些破房子干什么?”和被小孩子围观画水彩的场景应该还没从记忆里被清除干净吧?那年头,害羞的少年人不喜欢被簇拥,也不知道有粉丝经济这回事儿。扯远了。


台湾花园除了名字,还有一奇(其实在重庆也不算奇了),就是它共有12层高,却没有电梯。底下4层是超大进深的裙房,裙房屋顶成了空中大平台,围着这个平台则是7个住宅单元,高度为8层。要从建筑巷里回到上面住宅楼的家,就得先爬4层到空中大平台,经过大平台后进入各个住宅单元的楼梯,再爬这些楼梯回到家。一句话:从台湾花园的临街低层没有楼梯(更别提电梯了)直接通到上面住宅楼里的家。这流线设计得恶心吧?改革开放早期的开放商们在原始积累阶段干过不少这样的事儿(链接生猛的白象居),居然通过了当时的规范(可见规范也是慢慢改进的)。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空中平台因为成了必经之路,就特别有活力。孩子们在这里玩得可欢了,在周边邻里窗户后众多眼睛的无意识监视下,安全也不是大问题(多年后杜小猫和涛儿扛着相机再去这个空中平台时,又一次感受到了街坊们的森然目光)。当然也有缺点,其中之一就是住在平台层的居民会觉得很吵,孩子们的尖叫声被围合平台的楼房墙面窗面反射着,声音混响很厉害。

台湾花园空中平台



9     小突醉酒


早年,杜小猫的朋友桃子在台湾花园的空中平台层租了一间,开窗正对平台。平台上的大妈聊天、大叔呼喝和小孩子喧闹让他的懒觉很痛苦。他的好些同学都租住在台湾花园里,却不在平台层,每次出门或回家都会经过平台,都会忍不住故意路过他并找他聊天。从此以后,他的生活人气高起,不得安宁。


学霸小突也与小姐妹租住在台湾花园里。某一天,她失恋了,伤心地独自在外面买醉。她是乖乖女,想不到去酒吧厮混,买醉的方式就是边喝啤酒边逛街。当她逛够了,就提着酒瓶子驾着酒劲儿回台湾花园了。路过了大平台,自然而然地停在了桃子的窗前,自然而然地开始聊天。桃子正在焦头烂额地赶图,但是失恋事大呀,同学情义比图纸重要呀,他能怎么办呢?

小突醉酒



10   台球小胖与新感觉


台湾花园裙房的进深很大,里面深深地不能采光,通风当然也好不起来。有人在里面开过廉价客栈,倒了。又有人接着开,到现在都是这样。杜小猫没有去这种客栈住过,但他去里面打过台球。三楼曾经有过一个在附近很有名的台球馆,名字记不得了,不但提供美式台球,还提供大桌子的斯诺克,每到中午和晚上,人气很旺。老板是个小胖子,球技相当好。常有高手找他过招,能赢他的实在不多。他个儿不高,长相也属于芸芸众生,然而,一旦手持球杆趴在桌前,动作优雅与精神集中之美就散发出来了。每当他打球,边上总是围了一群人,他娇小的妻子就会一脸幸福。台球馆不但不禁烟,其特有的打光方式甚至能与缭绕的烟雾相得益彰。男人们叼着烟,撅着屁股打球时,一副抄社会的屌样儿,那场景,很有种江湖美学范儿。所以呢,台球馆也是有技术偏好的老派流氓和街头大哥们爱去的地方,他们有时候会带上美艳的女生——多半也是江湖款的,嗓门大,谈吐粗豪。大学生里的江湖型人物喜欢来这里,学霸和乖乖娃们就不好说了。杜小猫的同学红军就是家境殷实的江湖款帅哥,很多女生喜欢他,可是他不回应。这家伙打台球时的样子挺酷,虽然不爱学习,可是同学们都挺敬他。毕业后,和大多数人一样,杜小猫很少打台球了。后来,他再去时,这个球馆和高手小胖已经不知所踪。


杜小猫在临街层里找到了另一个台球馆,名叫“新感觉”,7块钱1小时,价格比三峡广场的球馆便宜多了,老板娘也俏丽。每次叶子到重庆,杜小猫总想拉着他来打上几局,但是叶子不愿意,因为他的技术比杜小猫好得太多。后来终于来了一次,一下子就喜欢了“新感觉”台球馆里放松随意的旧感觉,甚至还起过找老板娘买旧沙发作为艺术展参展作品的念头。


上上周五杜小猫和涛儿再去时,新感觉也没了,改弦易辙成了“学乐教育”。

台球小胖



11   步行的密度


建筑巷的第一段是纯步行空间,第二段和第三段里有不到一半的道路截面可以通车,不过都是慢速甚至极慢速车流。巷子总长仅140米,两侧却共有50家店面和3个公共服务设施门面,平均每3米不到就有一家,每家的平均面宽不足一张半床的长度。重大B区里面也被中门施了恩泽,大约120米的小路两边共有28家店面。这一路是建院的活力线,午饭时短热闹一下,晚饭时到深夜则是长热闹。


大学里时不时会出些脑回路怪异的领导,打着净化校园的旗号以行政方式清洗商业门面。中门外他们无能为力,但门内是他们的地盘,当然会下手了。以前每隔几年,中门内小路两边的门面都会被清洗一次,然而过不多久又改头换面地出现了,应了那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方便的日常步行生活需要密度,小店们是应运而生而非莫名降临。



12   那些店啊


建筑巷里的每家店,能生存下来都有自己的门道,学生们各有所爱。如果是大家都不爱的,就会自动退场。杜小猫的个人记忆最看重三家店,第一家是台湾花园临街角落里的面店“蒋一碗”,他觉得好吃,有大块的肉和排骨,碗也大。因为常去重大B区大门附近,所以他要不要也去沙北街上的另一家“蒋一碗”里吃面。可是西米子不觉得这两家的面好吃,她更愿意去吃沙正街上的“周小面”和沙南街上的“面对面”。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杜小猫的好友叶子则不同,他最爱的是接近巷子口的“掰哥牛肉面”(那个bai字打不出来)。他每次回重庆都会找杜小猫——好朋友就是用来骚扰的。一旦两人一起到了学校(附近),叶子多半不会陪杜小猫打台球,而是呼朋唤友地光顾“掰哥牛肉面”,并且多半让杜小猫买单。


建筑巷与沙正街的交口处是招牌红彤彤的“廖记棒棒鸡”,里面不只卖鸡。杜小猫在某一日突然染了土豪习气,买了他们家最贵的“黑腱牛肉”,就迷上了。后来呢?过阵子就忍不住买一回,只是最近买的没有以前那么好了,肉散,没嚼劲儿。



13   凼凼饭店


又得说回建筑巷的主角台湾花园了,它的临街层和建筑巷之间形成了一溜儿凼凼(dàng)空间,沿着这一溜儿的饭店就成了凼凼饭店。每到午晚饭时,从建筑巷看过去,一溜儿的人坐在窝凼凼里围着桌子吃饭,景象挺扯。本来坐在凼凼里看建筑巷也蛮爽的,角度有点像是T台下面的观众席,走在建筑巷里的人会显得腿长。但是现在大家都不怎么打望了,宁可弯着脖子看手机。

凼凼吃饭空间

看手机



14   国旗和街道委员会


短短的建筑巷里有一拨儿党和政府机构,它们是中共沙坪坝街道工作委员会+中共沙坪坝街道纪律检查委员会+人民政府沙坪坝街道办事处+人大常委会沙坪坝街道工作委员会+沙坪坝房管所(这个单独在巷口)。这拨儿政府机构不事声张地蹲在烟火气浓郁的市井里,没有用霸王色霸气涤荡开周边的众多居民楼和小店面,也没有像新区的各式政府部门那样在前面放一个空荡荡的大广场,只是在其所属的建筑巷第一段铺上了地砖,栽了两棵大树(即第一和第二棵大树),插了一面红旗。不趾高气扬和不耀武扬威的范儿真好。


对了,两棵大树下还有两个怪模怪样的小台子,其用途让人费解。



15   一心村大搜捕与游戏人生


学办主任从安插在学生中的情报员那儿知道了很多逃课的学生簇拥在一心村游戏机房里打游戏,于是发起了大搜捕行动。学办老师们杀赴一心村住宅楼的空中小走廊层,抓了逃课娃儿们的现行。小艾也曾在这里拎着男友皮皮的耳朵昂然而出。


这是多年前的事情。一心村紧靠中门,在大坨的老式游戏机纵横江湖之时,这里的空中小走廊层开了好几家民宅式游戏厅,摄走了一大帮子(男)学生的魂。现在这些游戏厅当然没了,它们是历史的过客。如今的网络游戏已与个人电脑灵肉交织,常常让恋人中的一方恨恨不已。小鱼向杜小猫吐槽,她觉得男友大举不是在和她,而是在和住在楼上的楠哥谈恋爱。这两个家伙每天都在微信里约定开打游戏的时间,然后楼上楼下相依为命地联网打上5个小时,到深夜后再约着相依为命地一同在金象左右下面的店里吃宵夜,很可能吃的还是那一家“情侣麻辣烫”。他俩的女友呢?早已淡出了剧情。


补注一下:现在的一心村不再是一个村落,而是一个社区。前面提到的台湾花园,里面的门牌号都是“一心村”字头的(估计以前原址上被拆迁的民房群就属于一心村),但是连百度和高德地图认的都是响当当的“台!湾!花!园!”。本小节说的一心村则是下面照片里的这一栋。



16   闷雷炒更小分队与“二”小组


桃子毕业后为了出国而备考,曾经借住在闷雷租的房子里。闷雷耿直,不但收留过桃子,也收留过帅哥二娃。二娃那阵子失意地流落回重庆,不是因为事业,他是设计快手和表现高手,各种设计公司最喜欢的那一款。当时留校读研的闷雷也是设计快手和表现高手,这样的两个人聚在一起,还能干嘛?被各种接活儿的小老板们拉着炒更呗。所以他们这儿成了实力强劲的炒更小分队。其实他俩儿各自有个小分队,各接各的活儿。


桃子缺钱的时候也跟着闷雷干过。但是他的怪异与杜小猫颇为投缘,于是伙在一起帮着杜小猫的师兄做了些项目。这两人都很二,常常胡思乱想,妄图和国际上的大师们一样霸道/出手不凡,总是做出些让师兄和甲方都很愕然和困扰的东西,效率当然是很低的,返工率当然是很高的,拿钱速度当然是很慢的。他俩曾经用钉子做了一个长约3米的模型,太大了没法抬去给甲方看,即使给甲方看了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耿直的闷雷当然是会有点瞧不起他俩并指点一二的,温和的二娃当然是抿笑着不说什么的,他俩当然也是屡教不改的。所以他俩就组成了一个“二”小组,这个“二”既指人数,也指精神气质。直到现在,这二人虽然早已天各一方甚少联系,但似乎都没悔改。

闷雷与二娃

3米长的钉子模型与“二”小组



17   坎下茅厕与小货车领地


出中门右转,过一条空中小走廊到达(以前的)闷雷小分队所在的一心村住宅楼。该楼与中门里的建院相邻,二者之间是陡坡和堡坎。在走廊下面有一个茅厕,从建筑巷来这里要下一段有点陡的梯坎。这个茅厕属于一片气质与建筑巷的欢快明亮截然不同的领地,停放着很多小货车,色彩与灯光有点惊悚。如果在建筑巷里吃吃喝喝正酣畅的时候,腹压骤增,就得杀奔到此。厕所里不算屎横遍地,但也说不上多干净,气质与这片领地比较般配。挺适合作为神出鬼没型电影外景地的。

小廊+WC



18   冤家路窄


纯情的安安错误地爱上了一个纨绔子弟,后者花心多情,安安遇挫,奋勇分手。但二人是同级校友,常在中门外相遇——建筑巷逼得冤家总是路窄。纨绔子弟脸皮厚,每每笑意盈盈,面含讥诮而礼貌地向安安打招呼。安安气炸了。好在这女生心高气傲,不但因此激发智力实现质的飞跃而成了学霸,还勤于锻炼,认真学习穿衣搭配,加上原本优良的天资,很快成为了回头率和微信搭讪率超高的女神级人物。自信也回来了。再遇到前男友时,不再惶恐局促,每每昂首挺胸淡定而过,视自我感觉良好的前男友如无物。后者反而不适了,还杀过回马枪,可是安安会理他吗?她现在可擅长拒绝别人了。

冤家路窄



19   正图不眠夜


在建院边上,理所当然地有打图店了,它们是学生们在评图/交正图前的良友。几乎每个学习设计的少年都有过通宵排队打图的经验,那种持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场景搭配着因为几天没时间洗而味道浓郁的头发,以及因为多日熬夜而涣散的眼神,感人至深。


游戏沉迷者皮皮曾经对杜小猫说过,他对脾气暴躁的学霸女友小艾是又爱又怕,但是,每当小艾交图的前夜,看着她真气耗尽的样儿,他都会特别开心,也觉得小艾特别需要他的关怀。不过,小艾再是辛苦,也不会让皮皮帮她画图的——一旦皮皮出手,她的A-会暴跌到B,多日的辛苦都化作了浮云。



20   考研复习班


近些年研招产业的蓬勃发展孕育了各种专事考研辅导的机构,这也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面镜子。既然分数成为了水平的代言人,那么“有没有水平”就变成了最多是第二重要的问题,而把第一的位子让给了“有没有好分数”。毕竟,测试一个人有没有水平的社会成本太高了,能够转化为批量化操作的考试就成了必然选择。


以设计快题为例,杜小猫眼睁睁看着在名门高校学了五年设计的学生拿着银行卡去向出身于二流门派的考研班老师讨教快题该怎么做,这已经不是个别现象了——不去交钱读个快题班,你都不敢去考快题——这已是想考研的学生们的普遍心理。


话说回来,名门高校里会走出不少的庸才,二流门派也会培育出一流甚至顶尖高手。但这是小概率事件,而考研班可不是。


话再说回来,考研复习班的口碑和效益不仅来自于吹牛皮,更来自于班上学生考研成绩这一铮铮事实。好嘛,你说你是名门高校,考研班的老师大多出身于二流门派,可是人家出身于二流门派的老师教过的同样出身于二流门派的子弟就是能在你名门高校自己给出的考题里过关斩将,取得好成绩。相比之下,你名门高校自己培养出来的学生如果不经过这些二流门派老师的培训,能考上你名门高校研究生的成功率却很低。你能怎么样?骂苍天走了眼?


考研复习班是市场自动选择的结果,市场的选择往往来自于社会博弈的结果。如果别人抓住了你的破绽,那么问题可能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的惰性。


话题怎么扯了这么远?其实想说的不就是在建筑巷里有好些个考研复习班吗?中门带来人气→建筑巷里店面多→在建筑巷里吃喝买东西打图方便→在这里读考研班方便→这里当然就会有考研班了。



21    “脏摊儿”


最近的一天,杜小猫在朋友圈里看到正在Cornell读研的茧儿说她想念中门的“脏摊儿”了。他有点吃惊,在印象里,茧儿是不苟言笑的冷美人,高不可攀的范儿,要去吃喝的地方至少也得是星巴克呀,与“脏摊儿”的画风难以统一。


但是“脏摊儿”不可不提。每当夜幕降临,大学生们开始上演饿狼传说,就在建筑巷的第二段,会搭建起好些个流动型的摊点,提供烧烤类食物,炉火旺而客流足。为什么叫作“脏摊儿”呢?是因为食物吗?应该不是,这长年累月的,要是谁吃坏了肚子,摊子的口碑也就倒了。最大的可能是因为地上丢弃的餐巾纸、骨头、烟头、果皮和啤酒瓶盖等。虽说第二天临晨都会被收拾干净,但吃喝时下脚处总不清爽,那就显得脏了。可能还得算上烧烤摊特有的油烟子及其气味吧?


“脏摊儿”里面故事多。难追的小鱼通过与大举在这里宵夜的形式宣告了他俩的关系,伤了好多男同学的心;小蝉和大象在这里向各自的闺蜜倾诉过自己未果的单相思,后来他俩好了;学渣启悦和学霸小马在这里喝成了兄弟;老李在这里向女神安安表白失败,还被安安的纨绔子弟前男友看到了现场直播……


这阵子是看不到“脏摊儿”了,因为又在搞创卫活动了。

脏摊儿



22   连通


建筑巷不只连通了中门和沙正街,它还连通了周边好些地方,靠着有宽有窄的道路通向高高低低的各处。各种犄角旮旯的空间都被串起来,把被市政车行道切成了碎片的山形又串成了连续的整体。叶子到重庆的时候,曾经带着外地的朋友在周边逛过,讲着他“千里广大的微小叙事”论;慢慢起飞哥也带着外地的朋友在周边逛过,讲着他的“不正经建筑和不正经城市旅游”论。他们脱离了传统景点旅游价值观,在日常空间里搜寻乐趣。



23   大学


中门里面是大学,象牙塔还洁净吗?中门外面是城市,总是灯红酒绿?它们都比看上去要复杂很多。大学和城市这两个系统有着迥异的运行规则,而它们的空间交集里孕育着巨大的生机。建筑巷还只是初级阶段,如果到了高级阶段,就不是吃吃喝喝的店面唱主角,再配些打图店和考研复习班这么简单了。


“未来的建筑巷里,还会分布着与建筑和城市研究有关的各种工作室和研究所,会有小型的城市研究展览馆,会有奇特的体验型客栈,会有‘麻将馆-台球室-健身房-绘图室-设计美术馆’一条龙服务,还会有最迷人的互动型街道!下雨时地面上会有鲜花盛开的影像,夜晚时街道上会在齐腰处飘起云雾,各种创造和有趣。”叶子说得high起来,眉飞色舞,脑洞一个接一个地盛开。杜小猫白了他一眼。



24   布鲁克·萌


成立于2023年的无边界设计学院的几个同学在2026年运用高科技手段设计出了一群布鲁克·萌,这个名字的来源是《海贼王》里的白骨音乐家布鲁克的简单蠢萌版,即布鲁克·萌=布鲁克+萌。


布鲁克·萌飘荡在建筑巷的上空而不会去其它地方。它们的物理构成如同云雾,不怕被撞上。它们喜欢和路人谈心,还能做引路向导,高兴了会唱唱歌跳跳舞。要是谁惹它们生气了,它们也会怄气甚至骂人。当然,每个布鲁克·萌的性格都不一样,曾经有一只跟着小混混学坏了,总是调戏女生,被关进程序里再也出不来了。其他的那些也不敢造次了。

布鲁克·萌



问卷



视频:詹涛,肖燃,李伟

摄影:糯米猪,詹涛

文字:糯米猪,七金金

绘画:糯米猪

编辑:李天依




留言即可提问


摁上3秒,城门开启

“”新浪微博

http://weibo.com
officeqanda







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admin@caup.net:规划头条 » St.44 建院中门的建筑巷

讨论请到国匠热点讨论群:点击加入QQ群

登陆国匠城 注册国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