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头条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图片为外部链接,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微文:读书分享:《城市建筑学》和《类型学建筑》 7

文首300字: 大家好!今天领读《城市建筑学》第二章   主要元素和区域概念。第二章  主要元素和区域概念今天这一章的领读采用倒叙方式。先领读最后第十节,了解一下中心思想,再回到开头,从第一部分陆续展开长篇大论。十.  地理和历史;人类的创造两个带有设防的古罗马居住区的平面图,其形式成为组织城市的一种类型。上图 约旦 达加尼亚,下图 约旦 埃尔莱贡根据地理和历......(2019-04-02 18:37:00)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标题与文首300字    
作者:城市的故事II


     点击这里去领券 >>>

  点击这里去看原文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
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站内图片已获得正版授权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读书分享:《城市建筑学》和《类型学建筑》 7


大家好!今天领读《城市建筑学》第二章   主要元素和区域概念。




第二章  主要元素和区域概念


今天这一章的领读采用倒叙方式。先领读最后第十节,了解一下中心思想,再回到开头,从第一部分陆续展开长篇大论。


十.  地理和历史;人类的创造



两个带有设防的古罗马居住区的平面图,

其形式成为组织城市的一种类型。

上图 约旦 达加尼亚,下图 约旦 埃尔莱贡



根据地理和历史,我们进行观察和思考。

                                     一卡洛斯?巴拉尔


在前面,我们主要讨论了两个问题:第一是居住区和主要元素的问题,第二是城市由不同部分组成的结构的问题。我也涉及了纪念物和城市元素的各种用途以及认识城市的方法。这些探讨中的许多内容与方法论有关,其目的在于定义某种分类系统。也许,我并不总是选择最为直接的方法;但我却努力忠实于那些我认为是最正确的研究,并在某种程度上来组织它们。我已说过,所有这些并不是什么新东西。

 

重要的是,在这些讨论的背后,是那些证实了人们与城市之间关系的真正建筑体。我还提出了一个假设城市是一种人造物体和一件艺术品;我们可以观察和描述这个人造物体,进而力求理解它的结构价值。城市历史与其地理总是不可分割的;没有这两者,我们就不可能理解作为“人类事件”有形标记的建筑。维奥菜一勒一迪克写道:“建筑艺术是一种人类的创造”,“实际上,建筑这种人类创造运用了产生于人们之外的原则,我们是通过观察来借用这些原则的。”这些原则就在城市之中;由建筑实体所构成的环境,用福塞特(C.B. Fawcett)的话来说,就是“砖石和灰浆”组成的建筑环境,象征了一个社区的连续性。社会学家已经研究了公众学向和城市心理学;地理学和生态学也已使我们大开眼界。然而,对于把城市理解为艺术品而言,建筑学难道不是最基本的吗?

 

为了澄清城市建筑是一完整艺术品的问题,我们还需要对城市历史中的那些具体而重要的元素进行更为精确的研究。

 

与区域相反,主要元素会发生演变,因此,我们应当将其作为能够加速城市动态过程的元素来研究。单就功能而言,这种元素可被解释为集合的固定活动场所。

 

作为城市是人造物体这个假设的核心,主要元素具有相当的明晰性;它们的特性在于自身的形式以及在城市构造中的某种异常属性;它们具有特征,更确切地说,他们使城市具有特征。


虽然我在前面说过,纪念物并不是惟一的主要元素,但我似乎总以它们为例。比如,我提到过阿尔勒城的剧场和帕多瓦的拉吉翁府邸。


法国阿尔勒城的古罗马剧场


特征在其发展过程中已经出现,它们的布局基本上是建筑物围绕城市形成前的核心发展的结果。”这是斯梅尔( Arthur E. Smailes)在有关城市地理学的一部论著中写下的一段话,其他许多学者也谈到了这些问题。


实际上,我们可以用斯梅尔的话来解释城市建筑体的起源:这种起源是“建筑物围绕城市形成前的核心发展”的结果。城市化过程是从这个核心开始发展的,而城市连同其所有价值又是在此过程中形成的。

 

因此,我认为,规划是一种主要元素,就像神庙或要塞这些纪念物样。经过规划的城市中的核心也是一个主要元素;它与本身能否引起城市过程或赋于城市特征(如在圣彼得堡或费拉拉城的情况那样)没有关系。从全面的观点来看,那种认为规划会严格限制城市空间的观点是很值得商権的;和任何其他一个主要元素一样,规划总只是城市中的一个要素。

 

在努力解释主要元素和纪念物之间的差别时,我也许已经介绍了另一种有关规划的论点。这个论点并没有进一步闻明我的观点,而是最终将其扩大了。实际上,这种扩大使我们得以回到我们在开头就提出且已进行了多方面分析的假设上从本质上看,城市并不是一种可以被缩减为单一基本概念的创造物,其形成过程有许多种而且都各不相同。

 

城市由各个部分组成,每一部分都有各自的特征;城市中还有主要元素,建筑物围绕它们而聚集。纪念物是城市变化中的固定点,它们比经济规律更为有力。但从最直接的形式上看,主要元素并非一定如此。

 

从这个意义上看,纪念物的本质在于它们的命运,尽管命运是很难预测的。换句话说,我们有必要既考虑经久的城市建筑体,又要考虑虽不那么经久但对城市构成却有重要作用的主要元素,这与建筑学和政治学有关。所以,当主要元素因其内在价值或特定的历史条件而具有纪念物的价值时,我们就有可能把这种情况与城市的历史和生活准确地联系起来。

 

这再一次表明,所有这些方面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其背后的建筑体与人们有着直接的联系。因为这些构成城市的建筑体,在本质上具有特征且能赋予特征,它们是人类活动的产物,也是一种集合建筑体,最真实地证明了人类活动。在谈到这些建筑体时,我们自然地是在谈论它们的建筑以及它们作为人类创造物的意义。


昨天说到罗西出于学术严谨,行文旁征博引。但引用太多的位置,读起来思路容易跑偏。所以先把中心思想,也就是前面的“第十节”讲一下,接下来回到开头第一部分。


一.  研究区域范围


(“研究区域”不是泛泛的一说,在此是作者定义一个专业名词,有特别的内涵。)

 

1.  人造物的三个方面——时间、连续性、主要元素

 

我们所提出的城市是人造物即整体建筑的假设具有三个方面的明确内容。

 

首先,城市的发展有一个时间的尺度,即城市有先后之分。经久的概念来自这个方面。

 

第二方面与城市空间的连续性有关。

 

再来看第三方面:我们已经认识到,城市结构中有某些带有特殊性质的主要元素,它们具有延缓或加速城市过程的力量。

 

2.  研究区域(场所)范围

 

现在,我想具体讨论一下展示城市建筑体的场所,即它们所出现和占据的区域或地点。这种区域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自然因素,但它也是公众创造的物体,成为城市建筑中的重要部分。地理学家称区域为场地,即城市出现的区域或城市实际占据的地面。这种地理学中地点和位置是区分(或者描述)不同城市的重要元素。

 

这就引出了研究区域范围的概念。


研究区域是有关城市空间的一个抽象概念,它因此能够更为清楚地定义具体的元素。仅仅对这种区域本身的考虑就会使我们认识到,在更为广泛的城市整体中,各个部分都有特定和不同的质量(城市精神)。


研究区域的其他方面也应提一下。比如,研究区域的空间概念和“自然区域”的社会概念之间的某种关系引出了居住区的概念。

 

我认为,研究区域具有优先的重要意义,这种意义反映了我所确信的下述观点:


(1).考虑到现在的城市干预,研究工作应该在城市中某一限定的范围内进行。

(2).城市这个创造物在本质上不能被缩减为某种单一的东西。


作为城市的一个组成部分,研究区域的形式有助于分析城市本身的形式。就目前情况而言,研究区域总是含有两个方面统一的概念:在各种发展和变化过程中出现的城市整体的统一以及城市中具有各自特征的单个区域和部分的统一。


这些区域和部分基本上是由其位置、地盘、地形条件和具体形象来限定的。

 

3.  研究区域的定义——类型学意义上形式和社会特征同质的城市地区

 

从城市形态学的角度来看,这个定义(研究区域)就更为简单:研究区域包括所有那些具有形式和社会特征同质的城市地区。对这些特征的研究最终会专注于社会形态学或社会地理学,从而分析社会集团的活动以及这些活动是怎样连续地体现在固定的领地特征之中的。

 

研究区域因而是城市研究中的一个特殊要素,能够引出真正合理的城市生态学,而这又是研究城市的一个必要前提。


二.  居住区是研究区域

 

4.  居住区


我认为,我们应当回到城市由部分组成的思想上来,应当视城市为一个由各具特征的部分(所谓“研究区域”)构成的空间体系。

 

正如我们所指出的那样,有关城市居住地区的研究只是研究区域概念的延伸。

 

居住区因而是一个要素,是城市形式的一部分。它与城市的演变和性质密切相关,它自身由部分组成,这些部分又反过来构成了城市的形象。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居住区是一个形态结构和单元,具有一定的城市景观、社会内容和功能方面的特征,其中任意一个元素的变化都足以限定居住区的范围。这些相对自主的居住区并不那么彼此从属,它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相依功能,而是似乎与整个城市结构有关。

 

5.  挑战分区制

 

大城市的某一部分是一小城市这个观点,是对功能主义理论中另一个内容即分区制的挑战。我在此所说的分区制并不是指某种技术实践,因为这种实践还有可接受之处和另一种意义;我是指由帕克( Robert Park)和伯吉斯( Ernest Burgess)于1923年首先用科学方法提出的与芝加哥城相关的分区制理论。在对芝加哥城的研究中,伯吉斯把分区制定义为城市布局的发展趋势:具有相同中心的居住区围绕中心商业区或政府机构集中区布置。在描述该城时,伯吉斯指出了一系列与明确功能相对应的具有同一中心的地带:汇集商业、社会、管理及交通运输的商业和行政管理区;环绕中心且呈衰败景象的过渡区,这是由黑人和新移民组成的贫穷居住区,其中有些小型办公机构;靠近工厂的工人居住区;富人居住区,其中有独户住宅和多层住宅;最后是外围地带,每日上下班的人流都拥塞在汇聚于城市的交又路口上。

 

这个理论甚至对芝加哥来说似乎都过于图解化了。



我不想对伯吉斯的理论提出争辩;许多人已经这么做了。我只想在此强调一下,那种把城市不同部分认为只是体现功能的观点有着根本的缺陷,因为它对整个城市的描述非常狭隘,好像除了功能之外,就没有其他因素存在似的。这个理论的局限性在于,它把城市看成是可以用简单方法进行比较的一系列要素,看成为基于功能划分的简单规则的一系列要素。这种理论因而抹杀了城市建筑体结构中最为重要的固有价值。

 

与这种理论相反,我们提出了下面的可能性:整体考虑城市建筑体,完整地分析城市的某一部分,确定其中所可能具有的一切关系。这些区域在城市中的分布并不取决于或至少不仅仅取决于城市所需求的各种彼此相关的功能,而是主要有赖于产生这些具有独特构造的区域的全部城市历史过程。问题不仅仅是城市功能的划分,而是通过部分、形式和特征来定义城市;这些特征是功能与价值的综合。

 

每座城市一般都有一个中心。这个或多或少比较复杂的中心都具有不同的特征,在城市生活中起有特殊的作用。


6.  城市是由各个特征部分组成的

 

城市因其不同的部分而形成特征,从形式和历史的观点来看,这些部分组成了复杂的城市建筑体。这与着重结构而不是功能的城市建筑体理论相一致,我们因此可以认为,城市中的单个部分都有明确的特征。由于居住区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它们所经历的明显的环境变化更多地赋予其场地而不是其中的建筑物以特征,所以我打算使用居住或住宅区域这个词(区域一词还是来自有关社会学的文献中)。

 

人们普遍认为,古代城市中的居住区、市中心、纪念物和城市生活(城市生活?)都是明确地区别开来的,城市历史和建筑现实本身可以证实这一点。我们甚至不用涉及问题的社会方面,就可通过美国城市的形成和演变的事实来证实“城市是由部分组成”的观点。

 

凯文?林奇写道:“许多被询问者都小心地指出,虽然波士顿城的道路形式令富有经验的居民感到困惑,但那些富有活力的不同地区却使城市具有一种特别的质量。正如有一人说的那样:‘波土顿的每一部分都不相同。你可以相当准确地认出自己所在的区域…’,纽约也被提到…因为在它那由河流和街道组成的秩序构架中有许多特征明确的地区。”林奇一直关注居住区,他写道:“参照区域”尽管“没有什么知觉方面的内容,但却有助于组织概念…”,他还将“只顾自身而不注意周围”的内向地区同那些与所在地带无关的孤立地区划分开来。林奇的这些研究支持了城市是由不同部分组成的论点。

 

对语言学的研究应当有可能与林奇的心理学分析同时进行,以揭示城市结构的最深层次。人们会想到维也纳人所说的“家乡地区"”一词,它表示居住区既是人们的家园,又是人们的生活空间。

 

这些研究证实,城市是由各个特征部分组成的。


三 .  单体住房

 

7.  住房是组成城市的重要元素

 

把住房作为一种范畴并不意味要采用划分城市土地的功能标准,而只是简单地把一种城市建筑体看成是组成城市的重要元素。


住房总是在很大程度上构成了城市的特征。没有居住功能的城市是不存在的,或是没有存在过。

 

历史和实际情况告诉我们,住房并不是无形的,也不是很容易被迅速改变的物体。居住建筑的形式及其类型特征与城市形式密切相关,住房体现人们生活方式和文化(风俗、趣味和习惯),它的变化是极其级慢的。

 

在古罗马城中,住房被严格地划分为私人住宅和多层公寓这两种类型,它们成为奥古斯都时期罗马城和十四个地区的特征。1850年以后建成的巴黎住房,楼层的变化反映出人们不同的社会地位。这些极为简陋和临时的多层公寓被不断地更新,构成了城市的基础,成为浇筑城市形式的材料。在多层公寓和任何其他大量性住房中,人们可以感受到城市生长的最重要的力量之一:土地风险投资。居住环境中土地风险投资机制的运用,使古罗马城出现了最富特征的发展时期。


维也纳城的形式也来自住房的问题。居住区法的实施使中心的密度急剧增加,尤其影响了多层住宅这种建筑类型,并且对刺激郊区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从一次大战后所出现的工人居住区的概念中,人们可以看到,住房成为影响城市形式的决定性元素和一种典型的城市建筑体。因此,住房和其所在地区的关系是首要的。



8.  研究住房是研究城市的最好方法之一

 

住房的位置取决于地理、形态、历史和经济等许多因素,其中地理因素是由经济因素决定的。目前似乎还没有其他途径来替代这种以经济为基础的城市发展过程。显然,即使在没有土地风险投资机制的地方,人们在选择住处时,总会表现出难以解释的偏爱倾向。

 

居住建筑群体的成功与公共服务设施有关,理解这一点既是逻辑的,又是重要的。公共交通的缺乏和很少的私人交通工具造成了古代城市和帝国罗马城中的集中居住区域。但我们却难以证明,这种关系(交通)就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这就是说,城市的形式并不是由某种特别的公共交通系统来决定的;因此,住房问题有一个独特的方面,它与城市问题、城市的生活方式和城市的具体形式和形象--即与城市的结构紧密相关。这种独特元素与任何技术服务设施无关,因为后者无法构成城市建筑体。

 

研究住房是研究城市的最好方法之一,反之亦然。也许没有其他任何东西能像形态和结构不同的住房那样,表现出地中海城市如塔兰托( Taranto)和北部城市如苏黎世城在结构上的不同。

 

我们应当记住,住房类型这个问题包含了许多元素,它们并不只是考虑空间的因素。

 

下面我将以柏林为例,来探讨一下住房与建筑师之间的关系,因为柏林城不仅和其他许多城市一样,有大量的住房文献,而且还有许多现代地区的资料。由于住房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是德国现代建筑中的一个最重要的内容,所以,看看理论模式和具体实践之间的确切关系将会对我们有帮助。


四.  柏林住房的类型问题

 

9.  有趣

 

柏林的住房类型问题极为有趣,与其他的城市相比,尤其是这样。

 

通过柏林城的规划,我们会更为清楚地认识到其住房的持别意义。11936年,地理学家赫伯特( LouisHerbert)在柏林城分出4种主要结构类型,与距历史中心不等的4个地区相对应:


(1).具有统一和连续结构的地区,例如至少有四层高的“大城市”类型的建筑物;

(2).具有不同城市结构的地区,它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位于市中心,为新建筑物与三层以下的很古老且低矮的建筑物的混合体;另一类位于市中心的边缘,连续散置着高层和低层住宅,开敞空间,田野和小块土地。

(3).大片的工业区;

(4).城市外缘的住宅区,主要由1918年以后建成的别墅和独户住宅组成。

 

在第4地区的外围,有一连续的工业、居住和转变中的村落混合区。这些外围地区彼此之间差别很大,有工人居住区和工业区( Henningsdorf and Pankow),也有上流社会区( Grunewald)。在这种结构基础上,鲍迈斯特于1870年提出了分区制概念,此概念后被编入普鲁士建筑规范之中。

 

10.  多样化


在柏林地区中,居住建筑群体的形态是很不相同的,这些没有直接关系的不同群体的特征正是产生于不同的住宅类型:多层住宅、风险投资住宅和独户住宅。这种类型上的多样化表现出相当现代的城市结构,它后来也出现在欧洲的其他城市中,但还没有像柏林城的那么明确。从城市结构和类型结构的两重性来看,居住区类型的多样化是德国大城市的一个主要特征。居住区( Siedlungen)只能被认为是这些条件作用的结果。

 

居住建筑群体的结构可根据以下的基本类型进行划分:

(1).居住街区

(2).双联式住宅

(3).独户住宅


由于历史文化和地理上的原因,柏林城出现这些不同类型的频率要大于其他任何一个欧洲城市。在其他德国城市中,长期保存下来的哥特式建筑构成了城市的主要形象,它们直到二次大战才被毁坏。而柏林的哥特式建筑则在19世纪末期就完全消失了。



街坊结构产生于1851年的治安条例,是最完整的城市土地开发形式之一;在此结构中,住房围绕一系列院落呈内向布置。这种以“出租兵营”而闻名的住房,在柏林大量出现,使城市具有“兵营城市”的特征。

 

院落式住房是中欧的一种典型住宅,许多现代建筑师在维也纳和柏林都采用了这种形式。




理性主义者设计的居住区( Siedlungen)是以独立的结构为特征的,它们反映了某种很值得讨论的科学观点;在完全自由划分土地的基础上,住房的布局取决于朝向,而不是地区的普遍形式。这些独立的住房与街道没有任何联系,而正是这种情况完全改变了19世纪城市发展的类型。在这些居住区中,公共绿地是特别重要的。


随着哥特时期和17世纪时期住房的消失,随着别墅作为城市元素在19世纪中的发展,城市中心为政府部门所取代,城市边缘为出租房屋所取代,柏林的城市形态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菩提树大街在几百年中发生的变化,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这条17世纪的街道,确实是酸橙树下的“散步大道”:虽然路边的住宅围墙有高有低,但却有一种整体上的建筑统一性。这些建在狭长地块上的资产阶级住房,带有中欧建筑的特征,在形式上与哥特建筑有某种联系。这种类型的住房在维也纳、布拉格、苏黎世和其他许多城市中也很有特征;这些常常起源于商业需要的住房与现代城市的最初形式有关。在19世纪下半叶,这些住房随着城市的转变而迅速消失了,这或是由于建筑物的翻新,或是因为地区用途的改变。这类住房的更替,使城市环境发生了通常带有刻板纪念味的重大变化,例如苦提树大街的变化。因为出租住房和别墅取代了老式类型的住房。

 

在舒马赫看来,19世纪下半叶别墅区和出租兵营式住区之间的分离现象,反映了中欧城市中城市统一的危机。别墅与自然更接近,进一步表现了社会象征和社会阶层。别墅不会也不可能成为连续城市形象中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出租住宅因其成为风险投资住房而贬值,再也没能恢复其居住建筑的价值。

 

显然,理性主义的城市理论浓缩于居住区这个概念之中,至少其居住方面是这样。此概念也许先是一种社会学的模式,然后才是一种空间的模式。谈到理性主义的城市化,我们便自然地会想到居住区的城市化。但这种态度立刻表现出自身的不足,从其方法论意义的角度来看,更是如此。如果把理性主义的城市化仅仅视为居住区城市化,我们就会把城市化的经验局限于20世纪20年代时的德国城市化之中。事实上,很多不同的城市化经历使得理性主义的城市化定义甚至与德国的城市化历史不相符合。

 

只有参照1920年代的柏林地区规划,我们才能分析城市中的居住区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1920年代柏林住房的问题。这个规划的基础是什么?它与来些最新模式的关系要比人们所想像的要接近得多。从总体上看,住房选择与地点没有多少关系。住房本身表现为城市体系中的一个要素,取决于体现城市脉搏的交通系统的发展。



这种模式甚至在今天还是一种基本的参照体系,尤其在那些居住区界线较为明确的地方。在柏林地区的規划中,我们可以看到以下一些情况:


(1).在城市中,居住区( Siedlung)并没有被设计成由不同部分组成的自主区域,这种实际状况因而比自主区域的设想要温和得多;


(2).德国理性主义者们已经认识到大城市及其形象的问题,人们只要想想为弗雷德里希大街设计的不同方案,尤其是密斯( Mies Van der Rohe)和陶特( Bruno Taut)的方案,就可以知道这一点;


(3).解决柏林住房问题的方法,并没有完全不同于当时的基本住房模式,而是表现了新与旧的结合,这是很有意义的。


五.  田园城市和光明城市


我所说的基本模式是指英国的田园城市和柯布西耶提出的光明城市。拉斯姆森指出了这两种模式的区别,“田园城市和光明城市是现代建筑的两种主要风格。”我想用来特指两类住房模式。

 

柏林的居住区和同时期的其他实例(如法兰克福的居住区)一样,在总体上表现了一种在较大的城市系统中解决住房问题的努力,而这个系统本身就是现有城市实际结构的产物,是一幅新城的理想景象。这种理想景象基于过去的模式:也就是说,用于认识和描述柏林的居住区并不是原初的模式,但这并不否认它在住房模式中的特殊意义。因此,在柏林或其他欧洲城市中,居住区多少有意识地反映了调解于两种不同城市空间概念之间的努力。如果无视居住区与城市之间的关系,我们就不可能认为居住区是城市中的一种自主元素。

 

另一方面,在那些城市整体似乎十分重要的地方,在那些密度和规模占据主导地位的地方,住房就不那么重要,或至少不像城市生活中其他功能那样受到重视。例如,在19世纪城市中所进行的美化和增扩的大型工程,虽然通常产生于普遍的风险投资,但它们却为所有的人们喜爱,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个积极元素。

 

英国的建筑师们认识到,贫民窟的拆除导致了传统上居于高密度地区之中的社区解体,而且如果没有实质性的变化,这些社区就不能在重新被安置的低密度的郊区中建立起新的根基;从居住类型的原型中,他们重新发现了一个经久的主题。

 

谢菲尔德住宅群清楚地表现了这种思想,大型板块在那里高架于城市之上,力图与未来的发展相联系。这个创新的作品证实了它与社会理论的关系,例如重新恢复街道作为社区活动舞台的必要性:“街道是一个矩形舞台,人们在其中见面、闲聊、游乐、打斗、嫉妒、求爱和表现自尊心。”同时,谢非尔德住宅群的庞大建筑体量,以一种新的方式,使人想起柯布西耶设计的马赛公寓形象。


六.  主要元素


前面所谈到的研究区域和居住区的概念本身并不足以表明城市形成和发展的特征;我们还应当加上发挥凝聚核心作用的特殊城市元素的整体特征。我们已称这些具有支配属性的城市元素为主要元素,因为它们以一种永恒的方式参与了城市的历史演变,并且通常等同于构成城市的主要建筑体。从位置和建设的角度来看,这些主要元素与区域,经久布局和建筑物以及自然和人工建筑体相结合,构成了城市有形结构的整体。

 

定义主要元素并非易事。我们在研究城市时会发现,城市在整体上易于分为三种功能:住房,固定活动和流通。“固定活动”的场所包括仓库、公共和商业建筑、大学、医院和学校。此外,还有城市设备、标准、基础和服务设施。我认为,住房和居住区的关系如同固定活动场所与主要元素的关系一样。


主要元素的意义-发生器、催化剂


另一方面,从建筑的意义上来看,主要元素与居住区之间的关系与社会学家所提出的公共和私密领域之间的区别相对应,这种区别是城市形成的特征元素。巴尔特( Hans Paul Bahrdt)在《现代大城市》一书中的定义,极好地揭示了主要元素的意义:“我们的论点如下:城市是一个体系,所有生活在其中都表现出或为公共或属私密的两极倾向。公共和私密领域在一种密切但却保持两极的关系中发展,而那些既非‘公共’又非‘私密’的生活也就失去了意义。从社会学的观点来看,这种两极关系越明显,它们之间的互换关系就越严密,城市的集聚生活就更有城市味。反之,集聚就会使城市特征处于较低的层次上。”

 

主要元素的空间特性及其作用(这种作用与其功能无关)最为接近地反映出主要元素在城市实际生活中的状况。这些元素不仅具有“自身的”价值,而且还有一种取决于其在城市中位置的价值。就此而言,一幢具有历史价值的建筑物可被视为主要的城市建筑体;它也许不再具有最初的功能,或者说,它在历史中所具有的功能不同于原先所设计的功能,但它作为城市建筑体,作为城市形式发生器的质量却保持不变。从这个意义上看,纪念物永远是主要元素。

 

不过,主要元素并不只是纪念物,就像它们不仅仅是固定活动场所样。从总体上看,它们是能够加快城市化过程的元素,它们在大于城市的区域中,产生了空间转变过程的特征。主要元素通常具有催化剂的作用。


七.  城市元素的动力


我就是在这个意义上,来谈论古罗马的城市及其所遗留的形式的:例如横贯塞哥维亚城的如同地理建筑体的输水道、埃斯特雷马杜拉城中的梅里达桥、万神庙、广场和剧场。随着时间的推移,古罗马城市中的这些元素发生了转变,改变了功能,从城市建筑体的观点来看,它们具有许多类型上的意义。

 

教皇西克斯图斯五世( Sixtus V)改大斗兽场为纺织厂的方案设计,是另一个突出的例子。此例又与圆形竞技场的特殊形式有关。在方案中,底层为实验室,上面几层安排了工人宿含。大斗兽场原本可以成为大型工人生产和生活区,成为经过理性组织的建筑物。封塔纳曾对此评论道“人们已开始清除其周围之土,平整从伯爵塔到大斗兽场的街道,以使整个地形平整,人们今天依然可以看到这种痕迹。有100人和60辆马车参与了这项工程。如果教皇再多活上一年,大斗兽场就会变为住房。”(参看下图)



就此而言,一幢具有历史价值的建筑物可被视为主要的城市建筑体;它也许不再具有最初的功能,或者说,它在历史中所具有的功能不同于原先所设计的功能,但它作为城市建筑体,作为城市形式发生器的质量却保持不变。从这个意义上看,纪念物永远是主要元素。


城市是怎样发展起来的?城墙围合的初始核心根据自身特有的性质延伸发展;这种形式上的个性化和政治上的个性化相对应。

  

纪念碑立于中心,周围通常有建筑物环绕,这些形成了具有吸引力的场所。我们说过,纪念碑是一个主要元素,是一种特别的主要元素:它不仅概括了城市的所有问题,而且其形式的价值超越了经济和功能。

 

尽管城市中的所有纪念性结构都带有经济特征,但它们也是杰出的艺术品,这些结构的特征首先是由这个方面决定的。它们形成了一种比环境和记忆更为重要的价值。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城市中的最优秀的建筑作品从来就不会被故意毁坏;巴齐礼拜堂和圣彼得大教堂从来就不需要保护。

 

同样意味深长的是,当城市的突出特征和城市建筑体的整个结构都融于其形式之中时,这种价值尤为明显。纪念物之所以经久是因为它在城市发展中是辩证的;纪念物在城市中或为一点或为一区域。一点就是指主要元素,其最终的形式是最重要的,一区域是指居住区,其中的土地性质似乎是最重要的。


八.   古代城市


如上所述,主要元素在古代城市演变中的意义,表明了城市建筑体形式即城市建筑的重要性。这种形式的经久性,这种形式作为参照物的价值,与原先设计的特定功能无关,与城市制度的连续性的一致性无关。鉴于此因,我特意强调了形式和城市建筑,而没有突出城市的制度。那种认为制度在其延续过程中没有间断或变化的观点,是对历史的歪曲,因为它掩盖了城市在转变时期所遭受的真正创伤。

 

皮雷纳( Henri Pirenne)对城市研究特别是对城市及其制度之间关系的研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研究证实,纪念物和场所以及城市物质实体所具有的价值,是形成政治和制度的一个经久要素。纪念物和所有的城市建设都是参照标记,它们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获得不同的意义。

 

古代城市是怎样成为现代城市的起源呢?在皮雷纳看来,那种把中世纪城市的形成归结为修道院、城堡和市场中的活动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城市连同其中产阶级机构一起,是在欧洲经济和工业复苏中产生的。那么,它们为什么出现在古老的罗马城市之中?它们又是怎样出现的呢?皮雷纳认为,这是因为古罗马城市并不是人为的创造;相反,它们重新聚集了使城市得以生存和繁荣的所有地理条件。由于处在坚不可推的“恺撒之路”即数百年来人类之路的交叉口上,这些城市必定会重新成为城市生活的场所。“那些从10到11世纪时期中只是巨大的教会领地中心的城市,在不可避免的迅速变化中开始恢复其失去已久的初始特征。”这种转变只会发生在古代城市之中或其周固,因为它们是一种人造的综合物,是人工与自然的结合体,正如皮雷纳在谈及古罗马城市时所确信的那样,人类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不可能轻易地漠视这些城市。利用老城是有着经济和心理学方面的道理的。这些老城既有积极的价值同时也是一种参照点。


九.  转变的过程


城市中的居住区和主要元素之间的关系,以一种特定的方式构成了城市形式。如果这一点能在总是由历史事件来统一分离元素的城市中得到证实,那么,它在下列这类城市中就更为明显:构成城市的城市建筑体从未有过完整统一的形式。例如,伦教、柏林、维也纳、罗马、巴里(Bari)以及其他许多城市。

 

例如在巴里,古代城市和城墙包围的城市是两个极不相同且几乎没有联系的建筑体。古代城市从未被扩大过,其核心就是一个完整的形式。只有其中的连接城市与周围地区的主要街道,完好且经久地出现在城墙包围的城市之中。在类似的情况中,主要元素和区域之间总有一种密切的联系;这种联系通常成为一种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的建筑体,它因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而构成了城市的特征。城市总是其建筑体的总和。




形态分析是研究城市的一个最重要的工具,它能完整地揭示这些方面。城市中不存在无定形的地区,如果这些地区确实存在,那么它们正处在转变的时刻;这些地区反映了城市变化中尚无结局的阶段。在这类现象经常出现的地方,如美国的城郊,转变过程的速度通常加快了,因为高密度加大了对土地使用的压力。这些转变是通过对明确区域的限定来实现的,这就是重新发展过程出现的时刻。

 

产生于区域和主要元素之间以及城市不同部分之间的张力,过去是且目前仍然是所有城市和城市美学的一个独有特征。由同一场所中,城市建筑体之间的差别所造成的这种张力,不仅应当从空间上,而且还可以从时间上来度量。我所说的时间,既指展现经久现象及其所有含义的历史过程,又指纯粹的年代顺序的时间,其中的经久现象可以用相继时期中的城市建筑体来度量。

 

这样,处于转变之中的大城市的原有周边地区,通常呈现出美丽的景象:伦教、柏林、米兰和莫斯科都出现了十分难以想像的景色和面貌。建筑体美丽和愉悦的形象,使莫斯科周围地区在不同时期的形象,比其广袤的空间,更能展现处于转变之中的文化和社会结构的真实形象。


米兰


当然,我们不能如此轻易地将城市的价值归结为建筑体的自然连续。重要的是要了解转变的机制,从而首先确定我们所应采取的行动。我认为,我们不要完全控制城市建筑体的这种变化过程,而应当控制在某一时期中所出现的重要建筑体。

 

城市中某些特定部分的历史变化,与一些地区的衰败现象紧密联系。在此,我们把这种现象定义为这样一组建筑物,在周围土地的使用性质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它们保持原状;它们也许靠近某条街道,或是本身就构成了一个区域。这个定义比另外一些定义含义更广。城市中的这些地区并不合时,它们通常在普遍的发展过程中呈岛屿状态,旁观城市的不同发展阶段,同时也造成了大面积的“保留地”。这种逐渐过时或废退的现象表明,把城市区域作为城市建筑体来研究的方法是正确的;我们可以把这些区域的转变与研究特定的事件联系起来,这种方法出现在后面提及的阿尔布瓦什的理论之中。

 

在我看来,关于城市是由许多自身完整部分构成的实体这一假设,是一种真正允许选择自由的假设;选择自由因其本身的含义而成为一个根本的问题。

 

最后用第十部分的开头结束今天的领读



地理和历史;人类的创造



根据地理和历史,我们进行观察和思考。

                 一卡洛斯?巴拉尔





                              




本期书籍          城市建筑学、类型学建筑

领     读                                     侯勇军

编辑发布                                    吕   薇







点击查看原文全文

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admin@caup.net:规划头条 » 读书分享:《城市建筑学》和《类型学建筑》 7

讨论请到国匠热点讨论群:点击加入QQ群

登陆国匠城 注册国匠城

规划云首页
多风格地图底图 getxy 在线协作工具 意向图片搜索 线稿自动上色 断面绘制工具 词频统计工具 mapv style xuetang fenxitupeise up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