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头条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图片为外部链接,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微文:读书分享:《城市的胜利》 10

文首300字: 结语平坦的世界,高耸的城市不论一座城市的起源是多么地普通,城市的集聚都有可能产生神奇的效果。罗马士兵在塞纳河中的一个小岛上驻扎了下来,因为那个地方可以很好地保护他们免受不友好的高卢人的袭击。从那么一个很不起眼的起点开始,在过去的200年中,巴黎人已经在文化、经济和政治方面实现了大量的创新。荷兰在中世纪时的城市都是在羊毛贸易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但城市的人口密度为它们的市民发起世界近代史......(2019-06-02 11:55:28)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标题与文首300字    
作者:城市的故事II


    

  点击这里去看原文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
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站内图片已获得正版授权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读书分享:《城市的胜利》 10




结语

平坦的世界,高耸的城市


不论一座城市的起源是多么地普通,城市的集聚都有可能产生神奇的效果。罗马士兵在塞纳河中的一个小岛上驻扎了下来,因为那个地方可以很好地保护他们免受不友好的高卢人的袭击。从那么一个很不起眼的起点开始,在过去的200年中,巴黎人已经在文化、经济和政治方面实现了大量的创新。荷兰在中世纪时的城市都是在羊毛贸易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但城市的人口密度为它们的市民发起世界近代史上第一次成功的共和革命提供了可能。鉴于芝加哥的地理位置,那里非常适合宰杀在中西部养大之后准备运往东部的肥猪;但是,这座城市还吸引了大量的建筑师——詹尼、伯纳姆、沙利文、赖特——他们共同发明了摩天大楼。上海最初是一个纺织小镇,但在20世纪20年代,它的人口密度帮助它在音乐、电影和动画方面实现了一系列的创新。


自命不凡的权威人士和批评者一直认为,信息技术的进步将会让城市的优势荡然无存。但是,短短几十年的高科技是无法战胜人类数百万年的发展历史的。在网络空间里的交流将永远无法与分享一顿美食、一个微笑或一个亲吻相提并论。


互联网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但它只有在与通过面对面方式取得的知识相互配合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互联网企业家在班加罗尔和硅谷的集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哈佛大学里攻读经济学的每一名学生都在不断地利用技术,但他们也与他们的同学和教授进行了大量面对面的交流。最为重要的交流的参与者仍然是人,电子检索不能代替人成为某项智力活动的中心。


远程交通的成本在不断地下降,这只是增加了对彼此聚集在一起的回报。50年前,大多数创新者都是在本地舞台上发挥作用的。高昂的交通成本限制了人们通过向全球出售一个好的创意而快速赚钱的能力。今天,身在伦敦、纽约或东京的交易商可以迅速地利用全球各地的某项定价有误的资产赚到钱。


距离的消失对于底特律的产品生产商来说可能是一件坏事,他们输给了日本的竞争对手;但是,对于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的创意生产商来说可能是一件好事,他们已经通过技术、娱乐和金融方面的创新攫取了大量财富。


在城市的边缘地区,以汽车为基础的生活方式肯定会继续存在下去,但同时需要在靠近城市核心的区域进行更高密度的开发建设。我们可以在城市的中心地区建造更高的、可以容纳大量人口的高楼大厦,但必须以一种能够确保环境的可持续性、开阔的视野和大量街道生活的方式去建造。我们可以确保每一个人(而不仅是享有特权的少数人)都能享受到曼哈顿、巴黎或中国香港的快乐与舒适。但是,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我们必须鼓励城市放弃平面扩展的方式。我们必须接受能够推动大城市继续发展而非安于现状的变革。


第一节  给城市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


太多国家已经把城市置于了不利的境地,尽管事实上这些城市是国家实力的一个——如果不是唯一一个的话——来源。城市不需要施舍,但它们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事实上,经济学的核心思想基于这样一个信条:企业通过在市场上进行激烈的竞争从而实现利益的最大化,而政府作为公正的裁判对市场进行监管。城市同样如此。地方政府之间在人才和企业方面进行竞争是健康的。竞争促使城市提供更好的服务和维持较低的成本。中央政府对某一个地方提供具体的支持并非一件好事,正如它对某一个企业或行业提供具体的支持不是一件好事一样。

 

从比较富裕的人兜里掏出钱来交给比较贫穷的人,这样做对吗?这是哲学家、政治家和有良知的选民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但是,经济学家可以指出的是,就帮助存在困难的人而言,向存在困难的企业或城市投入资源通常是一种效率非常低下的解决办法。帮助贫困人口是政府的合理职责,但帮助贫困的地方和经营不善的企业则不然。

 

在过去的60年里,美国的政策已经把竞争环境变得非常不利于它们了。在住房、社会服务、教育、交通、环境,甚至所得税方面,美国的政策都是不利于城市地区的。尽管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不利因素,但城市已经成功地生存了下来,因为它们有能力多付出一些。然而,正是因为城市在经济和社会领域中发挥了如此重要的作用,我们必须消除那些人为地限制它们发展的障碍。如果我们的政策更好地保持了地区上的中立,这个世界将会变得更加高效和公正。


第二节  通过全球化来实现城市化


一座开放的城市不可能存在于一个封闭的国家里。在20世纪初,阿根廷是全球最开放的国家之一,布宜诺斯艾利斯是一座充满了活力的国际化都市,到处都是来自英国、西班牙、意大利甚至瑞典的企业家。到了20世纪末,阿根廷关闭了它的边境,布宜诺斯艾利斯变成了一座与世隔绝的城市,尽管它那比较古老的精美建筑仍然在向游客们讲述着更有活力、更加国际化的过去。


商品和服务在各国之间的自由流通对城市是有利的,对整个世界也是有利的。禁止自由贸易将会使得美国人在购买日常用品时支付更多的钱,也会对我们的主要贸易伙伴造成损害。让我们的消费者能够买到更加便宜的外国产品,并迫使我们的生产商去适应竞争激烈的环境,远比我们躲在关税壁垒的后面要好得多。


像大规模地援助不断衰退的产业这样的产业政策是对全球贸易和不断发展的城市的威胁。如果美国放弃了提倡公司应该在没有补贴或保护的公平环境中展开竞争的原则,并致力于扶持国内的生产商,那么我们就是在明确地阻止外国公司在我们国家的直接投资。奉行一项使得在世界各地进行自由贸易与国际投资成为可能的政策将是更加有利的。


尽管向经济发达的国家移民的最大受益者是移民本身,但美国已经从在美国定居的所有精英人才身上获取了巨大的好处。人才的流入给城市带来了特有的好处,因为外来人口有助于城市地区在国际交流中发挥关键性的作用。文化的多样性也有助于提高城市的吸引力,就像印度餐馆在伦敦的发展所证明的一样。


在过去的10年中,排外主义的危险幽灵重新回到了美国和欧洲部分国家。这种观点并不新鲜。美国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是因为在1921年之前,大量人才流入了美国;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停止人才流入是美国迄今所犯的最为严重的错误之一。从一个贫穷国家向一个富裕国家移民也许是让一位穷人变成一位富人的最好方式。在历史的进程中,从开国元勋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到谷歌公司的共同发起人谢尔盖·布林,移民也为美国作出了非常突出的贡献。迄今为止,反对移民的人未能得到任何政党的支持。有一位移民的儿子入主了白宫,但新排外主义仍然是一个威胁。通过增加移民向美国的流入,尤其是通过增加允许高素质移民在美国定居的H-1B签证的数量,发达国家将会更多地从中受益。


第三节  重视人力资本


继一月份的气温之后,教育成为预测城市发展的最可靠的指标,尤其是在比较古老的城市当中。如果一座城市的文化素质比较高,全员劳动生产率就会随着城市地区的规模而急剧地提高,反之亦然。城市和学校是相辅相成的,因此,教育政策在城市的成功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当我们从整个城市或国家的角度来看时,教育的影响似乎更大一些。城市地区大学毕业生的数量每提高10%,个人收入就会提高7.7%,不论他们是以何种方式接受教育的。就国家而言,人们平均接受学校教育的时间每增加1年,人均产值就会增加37%。这是非常惊人的,因为接受学校教育的时间每增加1年,个人的收入通常只能增加不到20%。接受学校教育的时间与国家的生产力之间存在着很强的关联性,其中有些关联性可能反映了其他未经量化的国家的特性。。教育不仅改变了某一个地区的经济前景,还有助于建设一个更加公平的社会。为贫困家庭的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这可能是帮助他们长大之后成为富人的最好方式。


为教育喝彩很容易,但完善教育体系是很困难的。30年的研究表明,仅仅依靠投入金钱来解决这一问题往往收效甚微。小班化教学可以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但提高的幅度并不大。更为重要的成果是通过早期干预来实现的,比如率先起跑。但要想真正地提高教育水平,我们需要系统化的改革,而不仅仅是增加投入。


通过鼓励竞争和多样化的创新,城市取得了成功。公立学校的垄断摧毁了这两方面的优势。通过加大投入和加强管理,我们也许能够让人人都享受到优质的、纯粹公立的教育,但这在美国似乎相当令人难以置信。优质的学校似乎更有可能来自于允许教育竞争和多样化的政策,比如特许学校或在公立学校体系之内的选择权。


正如促使城市成功的因素一样,学校教学质量的最主要因素也是人力资本——骨干教师。特许学校取得的成果往往好于公立学校,部分原因在于它们可以挑选更好的教师。我们的学校必须集中精力招聘和续聘具备对于取得成功来说越来越重要的那些能力的教师。


第四节  帮助贫困人口,而非贫困地区


教育在许多后工业化时代的城市里的匮乏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这些地方在重新振兴的道路上会困难重重。它们之所以困难重重的另一个原因是,它们采取的是众多企业集中在某个单一产业的模式,这往往会阻碍创业精神和创新。


人们有充足的理由迁往阳光地带,整个国家没有理由试图恢复底特律鼎盛时期185万人口的规模。联邦政府应该尽量地减轻居民的痛苦,但不应试图阻止城市变革的伟大进程。那种趋势太过强劲而无法阻止,甚至没有理由尝试去阻止。


数十年来,联邦政府一直在补贴为了实现城市复兴而进行的非常愚蠢的尝试,比如布法罗的轻轨系统;而且,政府似乎要以此来平衡那些反对城市化的政策,比如公路系统和住房抵押贷款利息扣除。但是,这些政策几乎是没有任何经济意义的,它们也没有对生活在这些城市里的贫困人口起到帮助作用。


帮助贫困人口是一种简单的公平,帮助贫困地区则很难找到合适的理由。政府为什么应该有效地收买老百姓以便让他们居住在不断衰退的城市里呢?为什么只是为了让老百姓居住在比较古老的地方就要为不断发展的地区设置障碍呢?此外,对某些地方投资并非总是意味着居住在那里的老百姓会受益。当底特律这座城市帮助通用汽车公司驱赶波兰镇的居民时,居民们得到了怎样的帮助呢?居住在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附近的承租人可能已经受到了这座艺术画廊的严重伤害,至少在他们对当代艺术或建筑没有什么兴趣的情况下是这样的,因为他们的租金出现了大幅度的上涨。


城市接纳了大量美国最为贫困的人口,一个人道的社会必须向他们提供帮助。但是,不论他们选择在哪里生活,国家的政策应该致力于为他们提供参与竞争所需要的能力,而非鼓励他们留守在某个具体的地方。更为重要的是,每一个孩子都理应获得优质的学校和安全,联邦政府有充分的理由在美国的孩子们身上投资,不论他们是在休斯敦、纽约还是底特律。


第五节  城市贫困的挑战


城市对于贫困人口具有吸引力,因为它们是适合贫困人口居住的地方。但是,每当人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疾病可能更容易传播,水质可能更容易受到污染。当那些拥挤在一起的人群不成比例地贫困的时候,风险就会增加,因为他们自身能用于解决这些问题的资源是非常有限的。在地方层面上,人口和贫困的高度集中需要强有力的、能够战胜人口密集成本的政策。清洁的饮用水和安全的街道并不是轻易地出现在西方国家的城市里的,它们也不会自动地出现在今天的发展中国家里。在西方国家,建设健康、富有吸引力的城市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往往还需要强力的政府干预。新加坡在建设一座干净而安全的城市方面取得了非常突出的成绩,因为新加坡政府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所受到的限制要少于其他许多地方的政府。


一个国家的贫困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而不仅仅是恰巧居住在同一个政治管辖区域里的人的责任。如果社会服务由国家而非地方来提供资助,无论对于贫困人口还是对于城市来说,都显得更加公平。当各州和联邦政府为比较贫困的地区提供援助的时候,我们就对这一问题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补偿;但中等收入的人口仍然有太多的理由离开城市,并避免为穷人承担成本。


美国教育体制的一个缺陷是太多的孩子只学到了太少的知识。第二个问题是我们的属地化教育体系促使人们产生了郊区化的强烈冲动,其目的是要上更好的学校。为什么郊区会有比城市里更好的学校呢?这是没有任何内在的理由的。巴黎拥有一些全球最好的公立中学,美国一些最优秀的学校也是大城市里的私立学校。然而,市中心的贫困加上由本地资助的教育体系,意味着城市里的公立学校往往是一种灾难。在某些情况下,这是管理不当的结果;但是,即使是在运行最好的教育体制下,城市里的贫困人口仍然给教育工作者造成了巨大的挑战。


地区性的教育券可以打破一个家庭的居住地与其子女的就学地之间的联系。如果大城市里的学校能够合理地利用在人口密集的都市里蓬勃生长的竞争和多样性力量,城区的学校将会开始好转。增加对大城市里学校的资助也是一种有效的——如果资助足够多的话——均衡竞争环境的方式。不论是在单独的教室还是在磁铁学校,按照能力水平把学生们分成不同的小组,此举也能够提高城区学校对于聪明孩子父母的吸引力。跟踪教育法的反对者认为,这剥夺了贫困家庭的孩子与富裕家庭的孩子为伴的权利。他们的看法很正确。但是,如果贫困家庭的孩子无论如何也要被剥夺与那些富裕家庭的孩子为伴的权利(因为后者可能会迁往郊区),那么,让比较富裕的家庭留在城市里显然要更好一些。


第六节  消费城市的崛起


成功的城市对于富人和穷人都很有吸引力。由于城市已经变得更加安全和健康,它们对富人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今天,纽约居民实际上愿意为了享受纽约的舒适生活而支付一定的溢价。


一个日益繁荣的世界将会继续重视城市所能提供的创新的快乐。城市创新具有自下而上的性质。这意味着最佳的经济发展战略可能是:吸引各种人才,并为他们排除各种障碍。


城市规划专家理查德·佛罗里达推崇的一种愿景强调,中心城区里存在的艺术、对不同生活方式的包容以及某种娱乐。第二种愿景侧重于更好地提供一直作为城市职责范围核心的公共服务:安全的街道、快捷的交通和优质的学校。城市领导人通常会面临资源不足的问题,他们无法为每一个人做好每一件事情。即使一个人相信(就像我一样),每一座城市都应该赞同每一种愿景中的某些方面,但始终存在着将市政府的收入和城市领导人的精力投入到哪里去的问题。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这两种愿景的相对吸引力取决于:在设想一位理想的公民时,你首先想到的是谁。第一种愿景侧重于咖啡厅和公共雕塑,它所要吸引的目标似乎是一位穿着高领毛衣、读着普鲁斯特作品的28岁的年轻人。第二种愿景侧重于城市的核心服务,它所要解决的似乎是一位42岁的生物技术专家的需要,即她的家庭在波士顿的生活是否像在夏洛特一样舒适。因此,如果哪一座城市认为只靠吸引年轻人就可以取得成功,那将会是一个错误。


一个更加性感迷人的公共空间将不会带来更多的工作岗位,除非它是安全的。巴黎所有的咖啡厅都不会诱使父母把他们的孩子交给一个很差的公共教育体系。无论一座城市拥有多少座出色的博物馆,如果它的通勤之路变成了一种漫长的折磨,那么公司将会迁往郊区。


第七节  邻避主义的诅咒


邻避主义隐藏在保护主义的外衣之下。它将保护我们过去最宝贵遗产的正义之举引向了歧途——试图冻结大量的到处都是普通建筑的社区。在极具吸引力的城市里,这种反对变革所带来的最糟糕的结果是:它确保了建筑的高度将会很低,新建的住宅将会很少,房价将会很高,城市将会成为除富人以外的所有人的禁区。


这些都是邻避主义在现实生活中的反映。就个案而言,它们都是很容易理解的。其他的人准备改变你所在的社区。你不希望生活在一个更加密集、更加高大或更加具有艺术气息的地区。你只希望维持现状。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为合理呢?


但是,看似合理的邻避主义往往可能产生可怕的后果。阻止新的建筑对你来说可能是一个好主意,但它的成本却要由希望居住在一个新的小区或公寓式建筑里的每一个人来承担。阻止修建一座新的、由私人出资的博物馆让这座城市失去了一处文化设施。而博物馆既可以满足许多居民的需要,也可以吸引许多游客,后者对于当地经济来说是十分有利的。反对变革的人的利益肯定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们的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通常存在着冲突。


在邻避主义盛行的背后,隐藏着两种强大的、互相关联的心理学偏见。第一种被称为“现状偏见”,它非常强烈地依附于当前的状态。可以说明这种偏见的一个著名事例是,人们宁可花更多的钱去保护他们已经得到的一只杯子,也不愿意花钱去买一只完全相同的杯子。第二种偏见是“影响偏见”,它导致人们过高地估计某一负面事件将会给他们的幸福带来的影响。反对新建一栋高层建筑的人可能认为,这一建筑将会让他们感到难以忍受;但是,他们实际上很快就会适应这一新的局面。


并非所有的变革都是好的。但是,如果这个世界打算变得更加高效、更加令人可以承受、更加令人欣喜、更加富有创造性和对环境更加友好,那么巨大的变革是非常必要的。


在国家层面上,当联邦的政策试图以牺牲不断发展的地区为代价去保护较为古老的地区时,我们反对作出改变是错误的。在地方层面上,激进分子通过阻止本地区的增长来反对变革。他们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们的本地化视野导致他们很难去考虑其行为的全球性影响。阻止在具有吸引力的地方进行新的开发导致了住房价格的上涨,使得目前没有居住在那里的人们只能望房兴叹。较高的居住成本反过来又提高了公司的运营成本。在天然的低碳排放的地区,阻止开发就意味着把开发项目推到了环境友好性较差的地方,比如加利福尼亚内陆和菲尼克斯郊区。本地化的环境保护主义往往是比较糟糕的环境保护主义。


在保护建筑遗产和允许变革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点绝不是轻而易举的。在旧金山和纽约,找到这一平衡点是非常困难的;在巴黎和罗马等地,找到这一平衡点甚至更加困难,因为那里的人文历史是用石头书写的。关键在于最大限度地利用允许变革的空间。我绝对不赞成轻易地拆除比较古老的城市里那些最为重要和漂亮的建筑,但在那些允许重建的地区,允许进行尽可能多的开发是非常明智的。比较聪明的保护主义将推动新的建筑变得更高,而非变得更矮。建造更高、更新的建筑将会减少拆除其他较为古老的重要建筑的压力。曾经延缓了私人建造住宅和公寓的同样的力量也令在城市里建造可能造福于整个城市和社会的超大型建筑变得更加困难。


在发展中国家,管制过严的情况甚至更加严重。在快速发展的地区(比如孟买),对于高度的限制带来了巨大的危害。它迫使人们水平式地拓展,而非垂直式的开发,从而加剧了交通拥堵。孟买或任何正在发展之中的超大型城市最不需要的东西就是阻止开发优质耐用的房地产的规定。城市是摆脱贫困的途径,阻止城市的发展会让发展中国家陷入人为的贫困状态。


第八节  对于平面扩展的偏见


联邦住房政策的核心是住房抵押贷款利息扣除,它允许住房的所有者从其应纳税额中扣除不超过100万美元的抵押债务的应付利息。由于60%以上的美国人是住房的所有者,这一政策在政治上已经变得无懈可击。但它存在着严重的缺陷。住房抵押贷款利息扣除是一只需要非常完善的围栏的圣牛。它鼓励美国人最大限度地借债消费,把赌注押在住房上。


通过鼓励人们更多地消费,对住房所有权进行补贴实际上推高了住房的价格。对于最为富有的美国人来说,累积在一起的扣除收益是非常惊人的。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上的美国家庭的平均扣除额是收入在40,000美元~70,000美元之间的美国家庭的平均扣除额的10倍以上。


出于环境方面的考虑,应该推动出台一种鼓励在大小适中的住所里居住的税收政策。住房抵押贷款利息扣除则将我们推向了相反的方向,它鼓励人们购买更大的房子,而更大的房子往往都建在郊区。


在最近的20年里,按照人均水平来说,用于人口密度最高的10个州的交通开支只有人口密度最低的10个州的一半。美国十个最大的城市地区的平均通勤时间要比全国总体水平高出20%。通过继续为低密度地区提供补贴,交通开支继续诱使人们离开城市。


在已经有人居住的地方修建公路所导致的社区的反对声音不可避免地会远远高于在绿色田野上修建公路。此外,过多的城市交通项目流向了不断衰退的城市,它们并不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说到底,这些城市的衰退表明它们所拥有的基础设施已经超过了当地居民的需要。我们需要以让人口不断增加的城市能够更加顺畅运行的方式进行建设。好的项目与像底特律的行人捷运系统那样的愚蠢行为之间的区别在于,好的项目可以为大量使用者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坏的项目只是创造了资助的机会,并让开发商捞上一笔。

 

与赞成向城市大量返还由其缴纳的所得税的观点不同的是,赞成向大量消耗燃油的州拨付更多交通投资的观点从表面上看就是错误的。征收燃油税的主要理由之一是让驾车者承担其使用道路所产生的一定的社会成本。基本的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如果驾车者加剧了污染和拥堵,应向他们征收这些成本。但如果他们缴纳的燃油税随后又被用来投资修建公路,从而鼓励更多的驾车出行,征收燃油税的好处基本上就会付诸东流。为了给城市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应就驾车者使用燃油所造成的污染向其征收费用,而且他们不应以修建更多道路的方式收回这笔钱。

 

第九节  绿色城市


在像印度和中国那样的地区,合理地确定碳排放的价格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它们对生活方式的选择将会决定这个世界未来的碳排放总量。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最简单方法是简单地征收碳税。


如果根据能源使用者的行为所产生的社会成本向其征税,他们将会使用更加节油的汽车,并居住在更加节能的住宅里。他们还将发现,在节能的大城市里生活具有更大的吸引力。由于没有合理地对能源的使用进行征税,我们正在暗中为能源密集型的郊区生活方式提供补贴,并促使人们离开城市。


第十节  城市的礼物


当前的这次经济衰退强烈地提醒我们,城市创新可以摧毁价值、也可以创造价值。任何一次衰退都会对全世界及其城市提出挑战。随着贸易和金融市场的萎缩,城市地区深受其害。随着税收的减少,城市必须为提供基本的服务而努力。


从长远来看,20世纪的郊区化生活就像是工业城市的短暂岁月,与其说是一种趋势,不如说是一种脱轨。城市建设是很困难的,高度集中既带来了成本,也带来了效益。但那些成本是非常值得承受的,因为不论是在伦敦富丽堂皇的商场里还是在里约热内卢难以驻足的贫民窟中,不论是在中国香港的高楼大厦里还是在达拉维充满灰尘的作坊里,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繁荣,以及我们的自由都是属于在那里共同生活、工作和思考的人们的最终礼物——城市的最终胜利。


《城市的胜利》领读结束,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跟读!





本期书籍                                         城市的胜利

领      读                                                马   强

编辑发布                                                吕   薇





点击查看原文全文

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admin@caup.net:规划头条 » 读书分享:《城市的胜利》 10

讨论请到国匠热点讨论群:点击加入QQ群

登陆国匠城 注册国匠城

规划云首页
多风格地图底图 getxy 在线协作工具 意向图片搜索 线稿自动上色 断面绘制工具 词频统计工具 mapv style xuetang fenxitupeise up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