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头条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图片为外部链接,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微文:读书分享:《人·城·伟业—杨·盖尔传》(1)

文首300字: 国庆节之前两位前辈已经带领大家一同赏读了扬·盖尔先生的两部经典巨著《交往与空间》和《人性化的城市》。接下来的这一周,由我陪伴大家一起领略下扬·盖尔先生的人生经历,寻找大师的成长之路,希望自己粗浅的理解能够成为大家走近大师的一块敲门砖。《人·城·伟业——扬·盖尔传》是我们本周要欣赏的作品,英文原名《PEOPLE  CITIES The Life and Legacy......(2018-10-09 21:44:55)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标题与文首300字    
作者:城市的故事II


       这里是来自谷歌的广告  



  点击这里去看原文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
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站内图片已获得正版授权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读书分享:《人·城·伟业—杨·盖尔传》(1)



国庆节之前两位前辈已经带领大家一同赏读了扬·盖尔先生的两部经典巨著《交往与空间》和《人性化的城市》。接下来的这一周,由我陪伴大家一起领略下扬·盖尔先生的人生经历,寻找大师的成长之路,希望自己粗浅的理解能够成为大家走近大师的一块敲门砖。


《人·城·伟业——扬·盖尔传》是我们本周要欣赏的作品,英文原名《PEOPLE  CITIES The Life and Legacy of Jan Gehl》,是由澳大利亚的安妮·麦坦女士和彼得·纽曼先生合著,中文版在2018年3月第一次发行,由徐哲文翻译。


其实书名直译过来是扬·盖尔的生活和遗产,但是译者选用了伟业这个词作为书的标题,充分的表达了译者对于扬·盖尔先生所从事的坚持不懈的研究,以及在全球掀起的关于人与城市关系的思考,所产生的崇敬之情。


“一个好的城市就像是一个好的派对,

人们在此停留的时间比原本必要的还长,

因为他们感到快乐”


扬·盖尔认为,决定建筑优劣的不是其形式,而是形式与生活之间的互动关系。在以往的五十多年中,扬·盖尔改变了我们思考建筑与城市规划的方式。在他的引领下,人们抛弃了现代主义规划对不同功能用途的隔离,转向人性化尺度的城市设计,邀请更多民众使用他们的城市。


本书正文共包含7章,除此之外还包括一篇序,有关作者故事的前言,以及最后的一些附录。


全书的前半部分主要是以扬·盖尔先生人生的几个重要阶段作为线索(第2章-第4章),后半部分主要讲述了扬·盖尔先生在全球的重要贡献,包括他的六部著作(第5章)以及在全球由他主持或影响的项目(第6章)。第1章是本书的一个统领,而第7章则是对未来的展望。



上面的两张图是扬·盖尔先生人生的一个小传。由于本书采用了一种混合式的写作方法,因此我们在分享的时候,为了主题更加明确不致混乱,会适当的打乱原书的顺序。我们用五天的时间通过五个话题来分享扬·盖尔先生的故事。


DAY1: 扬·盖尔的前半生;

DAY2: 扬·盖尔与西澳大利亚城市珀斯的缘分;

DAY3: 我们分享著名的全球宜居城市——哥本哈根之谜;

DAY4: 他一生的六本著作;

DAY5: 扬·盖尔先生在全球的朋友和那些他服务过的城市们。



第一话:扬·盖尔的前半生


如果说所有的薄发都来源于厚积,那么盖尔先生的前半生为他成为一代规划大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幸福的童年、美满的婚姻、入行时优质的团队和成为人生重要转折点的项目,都是他后来专注于研究公共空间的重要基石。


扬·盖尔1936年9月17日出生在丹麦的地方小镇伦讷。



几年后,他全家迁至哥本哈根,在那度过了自己的童年。他的父亲在政府办公室工作,母亲在家照顾孩子,盖尔自己认为,他家是“典型的中产家庭”。


恩里克·佩尼亚洛萨先生(哥伦比亚波哥大市市长)在本书的序中评价盖尔,说“他哪怕在城市规划事务之外,也是一个奇妙的人,他对每个人都亲切热忱,具有了不起的幽默感,跟朋友们在一起时,他甚至还是一个妙趣横生的音乐家,善于演奏长号。显而易见,他在人性城市方面的工作成就是源自他本人的实际生活、享受生活的态度:说到底,他想创造的是那种更快乐、让居住者感到更有趣味的城市。


盖尔先生的这种性格,也许来源于他平凡而又快乐的童年,他的母亲对历史有强烈的兴趣,而父亲爱好建房,梦想成为建筑师,并且一直在建造暑期别墅。他的童年和少年就在这样充满了欢笑、相当开放的家庭中度过,父亲的梦想必定以某种方式影响了盖尔,幸福的家庭给他提供了一个“坚实的大本营”。


盖尔是家中第一个接受大学教育的人,1960年,23岁的他从哥本哈根的丹麦皇家艺术学院建筑学院毕业,获得硕士学位。转年,他与他一生的伴侣——英格丽德·蒙特(婚后改姓盖尔)结婚。


英格丽德从事心理学,她在心理学方面的工作对盖尔的建筑学和城市规划理论产生了强烈的影响,推动他关注人与建成环境之间的关系。


英格丽德和她的朋友们(心理学家、社会学家、医生或其他此类学者)曾对盖尔有过灵魂的拷问:


“为什么你们建筑师对人没兴趣?”

“为什么建筑学院校不教关于人的事”

“听说建筑系教授凌晨4点给建筑拍照,为的就是欣赏不受人干扰的建筑相片?怎么看待这件事?”


这位关注人的心理学家夫人对盖尔的建筑与城市规划理论产生了强烈影响,推动他关注人和建成环境之间的关系,同时也和他携手研究、相伴一生。


图片是一组1960年的丹麦报纸、杂志剪报,可以看出,这一对喜欢讨论物理环境质量的心理学家-建筑师迷人组合,引发了读者的浓厚兴趣。甚至有报纸的标题是“为盖尔夫妇欢呼”。


这是从一段1967年录像上截取的画面,盖尔夫妇正在解释城市步行街改造的一处。从画面上看,英格丽德真的是为非常美丽并且很有气质的姑娘。


从丹麦皇家艺术学院毕业后,盖尔职业生涯的第一站是Viggo M?ller-Jensen和Tyge Arnfred的建筑师事务所,这两位因其人文关怀和出色的住宅建筑师团队而声名卓著,在职业生涯的伊始,盖尔就受到了关于人文关怀的启蒙与影响。


但真正令他的事业发生了转折的,是他在1962年工作的Inger 与 Johannes Exner夫妇的建筑师事务所时,一个丹麦城镇希勒勒附近一个大型地块的住宅开发项目。


这个项目基地由农地改造为城镇,但是土地主人具有理想主义情怀,想为故土留下一份遗产。他明确要求,建成的住宅要“善待人”,不能是那种四处散落的郊区房舍或“混凝土公寓街区”。


在1960年代早期,究竟什么叫“善待人”对于建筑师来说是一项闻所未闻的挑战,这需要新的思维方式,为此,丹麦最早的有社会学家参与的住宅设计项目——Amtsstueg?rden住宅方案诞生了。


虽然在项目中,社会学家对如何建造一个“善待人”的住宅也不甚了解,项目也未能顺利落地,但这次经历却为盖尔开了眼。这是他第一次参与关注公共空间的研究与设计的项目,也是他所称能够为了追求“价值”而设计的项目他发现,要形成全新的洞察力,就必须将社会学科与建筑学相互结合起来,而项目对建筑之间公共空间的强调、它推崇的“善待人”的理念,对扬·盖尔的工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住宅围绕广场形成若干小型村落聚集地,整个项目一共由11个聚落构成,方案的核心是共享式的公共广场。在丹麦,这个方案受到了大量出版物介绍、争议和援引,但是却从未实施修建,因为当时的人们认为它过于“前卫”,这种为了增进社会交往,与邻里共享公共广场的思路,对于保守的住宅开发市场来说过于突进冒险了。


1965年,盖尔和英格丽德前往意大利,他们相信,“如果能从城市里的人们中间发现什么东西的话,那只有在意大利才有可能”。因此,在Amtsstueg?rden住宅项目带给他们灵感与兴趣的时候,借助“新嘉士基金”提供的“罗马奖学金”,他们在意大利旅行了6个月,走访卢卡、阿斯克里皮切诺、马丁纳弗兰卡以及罗马等城市,研究公共空间的日常运用以及日常公共生活。


在意大利,那些没有被“理性规划者”和汽车侵扰的城镇中,人性化生态系统与多元化行为方式让他们深深着迷。扬·盖尔最感兴趣的就是研究公共空间中的人们为什么会选择坐下、站立、社交沟通。


而他所有细致入微的观察、他和妻子对在公共空间中人们的行为分类,以及他们最简单质朴的观察方式,都在他后来的著作中进行了充分的论述。1966年,盖尔夫妇在丹麦建筑刊物《建筑师》(Arkitekten)上发表了一组文章。当时对人类行为的细致研究置于建筑学的语境中实属新颖之举。


一时的兴致让他开始了研究,但是坚持不懈的观察分析,才是让他对使用空间的不同方法以及设计在此过程中扮演的角色逐步加深了理解。无论就理论还是就研究方法而言,意大利的公共空间都为扬·盖尔奠定了基石。


1965年秋,意大利阿斯科利皮切诺某报纸的剪报。毫无疑问,记者对这个“研究人的大学生”的古怪行为大惑不解,写出题为“他看似一个颓废青年,但其实不是”的报道。


阿斯克里皮切诺城市广场的调研,记录了人们在广场中未走动时偏爱的停留位置。很明显,在广场中打发时光的人们喜欢其中的边角地带。


扬·盖尔关于人们在公共空间中停留位置的研究,很快就明确了“停留支撑物”的重要性。如果拆除锡耶纳田野广场上的这些短柱,那么广场上的生活气息就会消失殆尽。


意大利的调研以及对当时丹麦广泛修建单体住宅和现代主义式的公共住宅项目的批判,让扬·盖尔夫妇小有名气,他们也一起发表了大量的文章。但是他们认识到,关于人们怎样与建成环境互动,建筑师、规划师需要具备更充分的知识,为了开展研究需要发展全新的工具。


因此,英格丽德开始研究住宅问题,而扬·盖尔则到哥本哈根建筑学院任职,研究的课题任然是城市中人的生活。这一年是1966年,扬·盖尔先生30岁。


1966年,扬·盖尔回到丹麦皇家艺术学院任职。丹麦皇家艺术学院的建筑学院由艺术院校变成了大学,这意味着研究任务现在要有建筑学院中的各系来完成。景观建筑教授斯文-英瓦尔·安德森在扬·盖尔担任Amtsstueg?rden的景观设计师的时候就认识他,这时邀请他加盟学校,继续深入研究公共空间的运用。


当时扬·盖尔是建筑学院里的第一代研究人员,其实他的研究方法和理念探索有非常大的自由度,但同时也会有很强的孤独感和不安全感,缺乏同僚们对研究传统的指导和支持。在这个时期,英格丽德开始在丹麦建筑研究所工作,作为丹麦首位环境心里学家,她的研究课题是住宅的心理影响,夫妻从此开始了不断的合作。


当时,扬·盖尔创建了一个跨学科的小组,名为SPAS(社会学家,心理学家与建筑师研究小组)。他们定期会面,就建成环境进行讨论,还组织研讨班或公共演示,以期验证相关专业的教学与方法论,以及关于公共参与、城市政策与建成环境形势的各种理念。


上图是一个低成本的13层住宅街区项目,周围是一片形式主义风格的景观。1969年,50名来自SPAS的学生,以及居民中50位愤怒的家长一起联手,在一夜之间建起了一个全新的游戏场,破除了原有僵硬死板的景观。下图是建成前后的对比图。


建成后的游戏场景观,当时这张图刊登在丹麦1969年10月号的《更好的生活》月刊上。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教师和家长们一起合作,创造出了一个符合所有年龄人群的游戏场。其中一个主要的目标,就是越过将居住区与周围景观分隔开的围墙,形成若干的桥梁。


SPAS小组跨学科地分享工具与理念,因此形成了“打破学科壁垒”的机制,对主流城市规划方法进行了重新诠释。他们发表了大量很有影响力的文章,其中一篇质疑了现代主义的高层住宅开发模式,认为它的唯一目的就在于“实现劳动力的再生产”。居住空间重视的是“父亲们下班回家有舒适的睡眠环境,而非母亲和孩子们在白天有舒适的生活环境”。


作为对文章的回应,SPAS小组在被提及的若干住宅区域内进行了大量的干预改造,这些变化都令住户们高兴,但与建筑产业以及整个“体制”——包括政客们、开发公司、尤其是响应的建筑师和规划师——产生了针锋相对的矛盾。一些建筑师和规划师为了表达对这些干预行动的抗议,甚至退出了建筑协会。而建筑出版社和建筑协会都为新一代学生向现代主义传统发起的挑战提供了象征性的经济支持。


早晨,居民在住宅的低矮围墙之间寒暄


“西贝柳斯公园”项目中,公共空间与私有空间之间的交界面经过了精心的设计,空间虽小,但丰富且生动,还蕴含了诸多实用的功能。


一个明确承认受到了扬·盖尔和英格丽德作品直接影响的作品,是于1978年由B·奥德和B·伦高设计建成的“Sj?lund”住宅项目


在国际上,也有很多的项目受到了丹麦研究的影响,图为瑞典马尔默的“Bo01”项目


在丹麦皇家艺术学院任教的这段时间,也是扬·盖尔研究哥本哈根的开始。在建筑学院,基于他在意大利的研究、他与SPAS小组进行的试验以及他对哥本哈根详尽的案例研究,扬·盖尔对公共空间研究进行了系统梳理,也是这些研究形成了他的第一本著作《交往与空间》的基础,并与1971年以丹麦文出版。


扬·盖尔一生的前三十多年,基于对意大利和丹麦公共空间生活的研究,形成了独特的城市设计哲学,确立了“让人变得可见”的方法论,这一理念既受到了他妻子英格丽德心理学研究的决定性影响,也源自他本人的坚定信念:仅仅通过系统地观察人们使用城市环境的方式,就可以掌握大量的设计原则。


小故事:扬·盖尔先生与教堂


Inger与Johannes Exner夫妇的建筑事务所主要从事修复项目以及交通的设计与施工,1962年,扬·盖尔服完兵役来到这里之后,主要负责中世纪教堂的修复,其中包括考古发掘,教堂外部与内部(含灯具、祭坛、管风琴等)的设计。


因为其中牵涉传统工艺,而且会与任职人员、考古学家以及艺术家密切合作,因此盖尔非常喜欢做这类工作。在后来的学术生涯中,作为副业,在1962年至1990年的28年间,扬·盖尔大约修复了12座十一世纪至十二世纪的丹麦乡村教堂。


扬·盖尔的水彩画


1959年为格陵兰的定居点进行建筑测绘


1963年测绘希腊圣地废墟


故事:45周年结婚纪念



扬·盖尔以自己结婚45周年纪念活动为例,讲解真正“适宜骑行的城市”是什么样的。扬·盖尔和英格丽德在结婚45周年之际都在70岁上下(一人超过、一人不足),为了庆祝这个纪念日,他俩骑车从家出发,经过若干迂回和停留,路过闹市区各种有意思的地段,最终到达晚餐地点。全程骑行20公里,但是给人的感觉确是轻而易举,这全要归功于专属的自行车道。这个行程体现了城市中骑行的便捷程度,它不仅提供了交通上的便利,更给人提供了参与、享受城市生活的便利机会。扬·盖尔把这段行程的路线图和他做讲座的城市地图叠加在了一起,一目了然的说明:这些城市不仅缺乏骑行基础设施,更缺乏享受城市生活的机会和可能性。


【作者】

安妮·麦坦(澳)、彼得·纽曼(澳)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admin@caup.net:规划头条 » 读书分享:《人·城·伟业—杨·盖尔传》(1)

讨论请到国匠热点讨论群:点击加入QQ群

登陆国匠城 注册国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