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头条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图片为外部链接,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说说你的观点吧:
>>> 新栏目上线:省钱购物清单 >>> 双十一红包领取
  
 微文:读书分享:《人·城·伟业—扬·盖尔传》(2)

文首300字: 第二话:与珀斯的缘分缘分总是妙不可言,今天我们能够读到这样一本规划大师生平的传记,是因为扬·盖尔先生与西澳大利亚珀斯的缘分。本书的两位作者安妮·麦坦和彼得·纽曼,正是珀斯人。扬·盖尔先生与作者合影照片中间的人就是彼得·纽曼先生,他是珀斯人。他说:“珀斯这个城市不曾以城市设计理论或时间方面的重要贡献著称,而它长年遵从现代主义的规划原则,这倒是形成了一个传统。”1977年,纽曼在墨尔本读......(2018-10-10 16:00:17)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标题与文首300字    
  点击这里去看作者城市的故事II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
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站内图片已获得正版授权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读书分享:《人·城·伟业—扬·盖尔传》(2)



第二话:与珀斯的缘分


缘分总是妙不可言,今天我们能够读到这样一本规划大师生平的传记,是因为扬·盖尔先生与西澳大利亚珀斯的缘分。本书的两位作者安妮·麦坦和彼得·纽曼,正是珀斯人。


扬·盖尔先生与作者合影


照片中间的人就是彼得·纽曼先生,他是珀斯人。他说:“珀斯这个城市不曾以城市设计理论或时间方面的重要贡献著称,而它长年遵从现代主义的规划原则,这倒是形成了一个传统。”


1977年,纽曼在墨尔本读到了扬·盖尔在1976年发表的小册子《住宅区域中的公共区域和私有区域间的交界面》(The Interface Between Public and Private Territores in TesidentialAreas),这本册子令纽曼印象深刻。


他说盖尔先生总是充分观察居民使用空间的方式,而他为城市规划制定的各项原则从根本上说都是优秀的。对于旧城肌理运转良好的方面——汇聚居民,创造出合理的且符合环保需求的空间使用方式——他力求充分尊重。


1991年,州政府请纽曼先生组织一次会议,和一个名叫“城市愿景”的非政府机构一起,商讨构想一个更美好的珀斯。他邀请扬·盖尔先生作为参会专家帮助他们设想城市的未来,盖尔先生与珀斯的缘分也开始于斯。


1992年的西澳大利亚州的首府珀斯,是现代主义城市设计与“汽车式城市规划”的典型案例。过去的40年间,珀斯一直在实施现代主义的“斯蒂文森-赫本”规划(1955年为西澳大利亚州政府制订的都市区规划),这个规划以及廉价汽车的问世,珀斯地区的城郊发展的十分迅速。


城市戏剧性地四面蔓延,到处是低密度、大缩进的住宅,以及宽阔、高容量的道路。人们从市中心搬走,定居在新开发的郊区。高速路和公路高度拥堵,公共交通陷入瘫痪,珀斯市中心既无人游览,又无人居住,简直成了被荒废的区域。唯一成功之处反而是弗里曼特尔的重建以及当地铁路的回归。


现代主义的规划把不同的土地用途相互区隔开——在一处工作,在另一处购物,在其他地方睡觉,再加上对汽车交通的承载,形成了“完美”的城市结构。市中心处处都有标志提示:“你的车就像你自己一样受欢迎。”


珀斯,完美的现代主义城市。这张草图展示了G·斯蒂文森和J·A·赫本在1955年制定的珀斯市中心改造计划。


1992年,扬·盖尔先生初次拜访珀斯,在9月召开的“城市的挑战”会议上发言。纽曼先生评价:扬·盖尔说的英语带着一种让人愉悦的口音,他通过不少幽默故事告诉大家,珀斯与全球很多其他城市如何在规划和设计中失去了人性元素,而这又会引发怎样的问题。


他用出色的幻灯片向大家展示,哥本哈根同样也曾“把城市输给汽车”,但今天又展开了反击,而且正在逐步从汽车手中赢回城市。


随后,他为珀斯实施了一项调研,考察居民对市中心公共空间的使用情况,并认定珀斯是一座“不鼓励步行的城市,尤其不鼓励为步行之乐趣而步行”。


他点评说,珀斯从根本上具有“一个特大号百货商店的特征”,而两条步行街“并未真正成为步行路线,而只是在汽车交通主宰的城市中的两个孤岛”。珀斯的步行街实际上只有商场的走廊,人们在其中走一小段,四处看看,然后就会走回去。


莫雷街的4车道交通(1985年)


这是一份揭露糟糕现实的报告。对于扬·盖尔来说,这也是一个重大挑战,因为珀斯市和州政府委托他撰写这样一份报告,并不是要粉饰太平,遮盖现实。扬·盖尔说:“作为一个资深童子军,我始终都有这种直言不讳吐露真言的冲动,或多或少就是这样。”


在报告的最终部分,他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告诫珀斯市可以采纳若干方案,让城市变得人性化。其中包括让城市“走向河边”,也就是说充分利用城市的自然资产——天鹅河前滩,将城市扩展至迷人的河岸。


扬·盖尔总结说:“为了城市自身之福祉,市中心区域应该加以扩展——让人们真切地感到,这个城市的范围不只是两个街区而已。这样,在城中行走的人才会明确认识到:‘这是一座不简单的城市’,它是一个伟大地区的强壮心脏。”


报告的发布得到了“城市愿景”的强烈呼吁,同时也与那些聪明的政治家确保1994年报告发布、引发公共讨论分不开。报告广受公众关注,产生不少积极反响。看起来,珀斯已经为更具人性化的城市理念变革做好了准备。


1995年,政府接受了报告中的建议,并着手实施。到2008年,扬·盖尔受邀再次回到珀斯,开展了一次追踪调研。结果表明,1993年之后,珀斯在市中心的人性化改造取得了一定成效,汽车流量减少,城市绿色空间更多、对人更有吸引力了。但更重要的是,报告指出如果珀斯想摆脱“沉闷之城”的形象,还有许多事要做。


调研指出若干可以改进之处,包括:“营造一个主要的公共空间,一个城市心脏,并且提升空间的混合使用。”珀斯市中心当时仍然以商业和经营活动为主,功能较单一。这限制了人们在夜晚和周末使用城市空间。


除了报告外,扬·盖尔还在珀斯进行了若干次公共讲座,再加上媒体报道,为政府提供了足够的变革动力,而且为改造确定了方向。珀斯的城市设计团队受到激励,并在后续5年内让城市面貌一新。


2015年,扬·盖尔在首次调研23年后,再次回到珀斯,与当时几位参加首次调研的“老兵”一起考察了城市中发生的变化。很多单行接变成了双向街,此外全城都拓宽了人行道,为长椅、咖啡和道旁树留下空间。采取了双向街格局,街道交通速度减缓,全程的人行道拓宽——这些都让城市空间接近完整。


拓宽狭窄的人行道对于扩大核心城区的公共空间很有帮助,这能够吸引人们充分利用人行道进行各种活动。


城市改造的最显著象征就是市中心区的珀斯文化中心。这本来是一个相当暗淡的现代主义设计,若干孤立的文化建筑彼此不相关联,矗立在街巷的海洋之中。这个建筑群经过了彻底改造,已成为了一个活力四射、生动有趣的场所。现在它是珀斯多个重要文化机构的总部。


珀斯文化中心1993年(上图)和珀斯文化中心2015年(下图)对比图,在现代主义风格的文化建筑环境中引入人性尺度,彻底改变了这个场所。


主广场“森林广场”原本是个挺悲惨的地方,大量过街桥引导行人往返于广场和火车站之间。2015年,取消了过街桥,广场可以直达火车站,孩子们则在水景中玩耍享乐。


1993年,过街桥上张贴着横幅“城市欢迎你”,但城市与火车站之间的通道却是二层过街桥。2015年,过街桥已成历史,宽阔的步行道把火车站和城市连接起来。


上图:从1993年的航拍照片可以看出,市中心对它的主要景观区域天鹅河敬而远之。1994年的“公共空间-公共生活”调研中最重要的一条建议就是让城市“走向河边”。(右边为1994年报告中的平面图)

下图2015年水畔实景。


两张照片是莫雷大街同一位置拍摄,季节和气候条件基本一致。上图为1993年一个平常工作日晚上7点钟的莫雷大街;下图为2015年一个平常工作日晚上7点钟的莫雷大街。


扬·盖尔在澳大利亚的实践,远远不止珀斯一个城市。1970年代,扬·盖尔在珀斯和墨尔本担任客座教授,就与澳大利亚结下了不解之缘。


澳大利亚的墨尔本,是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之一,但这并非从来如此。为了实现这个人人羡慕的目标,墨尔本市以人性化城市为理想,实施了循序渐进、统筹协调、持久不懈的改造。


扬·盖尔应邀前往墨尔本市进行过两次“公共空间-公共生活”调研,一次是在1994年,另一次是在2004年(由盖尔事务所进行,扬·盖尔担任负责人)。两次调研结果显示出了巨大的变化,墨尔本在城市人性化改造方面收获了丰硕成果。


1970年代,当扬·盖尔担任墨尔本大学和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的客座教授时,墨尔本的中心城区在经济人口两方面都处于衰败中。1985年的一项振兴市中心的计划中,设计方案忽视了街道层面的细节。


1994年,R·亚当斯(墨尔本城市设计与工程总监)希望听取专家意见,从而了解墨尔本距离营造活跃而迷人的城市中心和公共空间的目标还有多远。他邀请了扬·盖尔进行了一次“公共空间-公共生活”调研,两人一起制定了一份城市改造目标清单。


其后的十年间,墨尔本市与州政府一起实现了一个综合改造计划,内容包括:对街道和小巷的改造,建造新的城市广场,在市中心区域引入更多的住宅建筑,降低道路的交通容量,加强著名的墨尔本有轨电车线路,此外还有一些促进商业活动的工作。


改造计划实施后,中心城区的经济大幅增长,所有的重要经济、人口和旅游指标都大为改观。调研和人性化改造长期进行,延续实施了多年,这表明了市政府明晰而持续的投入,调研帮助了改造计划获得议会支持。


现在,墨尔本市在全市各重要地段放置了电子计数器,定期计算步行人数。除此之外,他们还自主进行公共生活调研,2015年基于对步行经济价值的评估,发布了一项步行规划。在这个城市里,对公共空间和公共生活的系统化记录已成为常规举措。


墨尔本联邦广场


墨尔本Swanston大街改造前后照片


墨尔本改造的一项重要成就,是让很多功能性街巷重新焕发生机


颇具雄心的骑行基础设施工程使用的是“哥本哈根风格的自行车道”,也就是说,停车道可以对骑行者起到保护作用,而不是像其他很多城市一样,让自行车行驶在停车道外侧。


现在,墨尔本开始“超级地铁计划”,将投资500亿澳元在墨尔本兴建地铁,一个巨大的城郊交通循环系统,预计2022年动工,2050年完成。


2007年,扬·盖尔和盖尔建筑师事务所应邀给悉尼市中心地区进行一次评测调研。市政府立意将这项调研列入其雄心勃勃的长期战略发展规划“可持续发展的悉尼2030”中。


调研发现,在悉尼如画的自然景观与著名的水边区域之外,城市很大程度上被汽车交通所主宰,行人和公共生活都受到了忽视。虽然在市中心区域,90%的交通活动是步行,但街道却没有努力欢迎行人。


为了响应调研报告中的建议,市政府对主干道乔治大街(George Street)进行了步行化改造,用轻轨交通取代了公共汽车,并在全程引入了骑行战略规划。乔治大街的主段成为步行街,其他各段按照林荫大道重新设计,为行人、露天咖啡座和各类活动保留了宽阔的步行路面。


随后,改造工程延伸到了市中心之外。市政府与州政府合作,修建出了自行车道与步行道路网络,通过彼此分隔但共享路面的步行道和自行车道把市中心和周边区域连接起来。


2016年以前的乔治大街多年以来一直被汽车交通、噪声和污染主宰。


把这条城市中轴线转化成步行街和轻轨街道的改造适于2016年,街道主要供轻轨、自行车道和步行道以及一些供休息的设施使用。


扬·盖尔后来说,在珀斯的这段时间成了他职业生涯中最值得回忆的阶段之一。他在珀斯市生活、工作了六周,充分了解了整个城市与当地居民。他在志愿者与市政员工中间感受到了超乎寻常的激情,而这也强化了他对城市的体验。


由此起步,不仅是澳大利亚,全球一座又一座城市都开始邀请扬·盖尔前往,帮助他们打造人性化的城市。


小故事  安妮·麦坦的故事


本书的作者麦坦女士与扬·盖尔先生结缘是在2007年,西澳大利亚的弗里曼特尔市中心进行的一次扬·盖尔风格的“公共空间-公共生活”调研。这次研究促使麦坦承担了更多工作,幸运的是,扬·盖尔亲自评审了她的成果。


2008年初,扬·盖尔到访珀斯时,麦坦通过彼得·纽曼引荐了自己,扬·盖尔提到,比吉特·斯娃若(Birgitte Svarre)正在写一本关于公共空间研究方法论的书,可能需要助手。


于是,快的连麦坦自己都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就登上了去哥本哈根的飞机。她在盖尔事务所工作了3个月,亲身体会了哥本哈根是如何把公共空间与人们对公共空间的享受放在首位的。


2008年,麦坦与盖尔事务所一起开展了15年来第二次珀斯公共空间-公共生活调查。他们花费了很小时观察城市街道是如何运转,这是一件让人大开眼界的事儿,同时,麦坦发现观察扬·盖尔同样令人大开眼界。


《人·城·伟业—扬·盖尔传》重点呈现了扬·盖尔在世界各地城市的人性化变革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而在欧洲之外的城市中,故事恰恰要从珀斯讲起。


未完待续!


【作者】



安妮·麦坦(澳)


彼得·纽曼(澳)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微文栏目来自微信采集,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admin@caup.net:规划头条 » 读书分享:《人·城·伟业—扬·盖尔传》(2)

讨论请到国匠热点讨论群:点击加入QQ群

登陆国匠城 注册国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