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头条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图片为外部链接,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微文:观点推荐:空间规划体系改革下,城乡规划学科如何发展?

文首300字: 在国家空间规划体系改革和规划管理机构调整的背景下,规划学科发展可能面临一系列的变革和挑战。《城市规划学刊》2019年第1期,就此问题进行了学术笔谈,摘录如下,原文请点击链接至原文阅读。建立国域空间规划体系,提升规划专业学科品质吴志强(中国工程院院士,德国科学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随着国家空间规划体系的建立与发展,城乡规划学科的外延也必须在实践中探索进步。......(2019-02-08 19:13:18)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标题与文首300字    
作者:空间规划手册


    
  点击这里去看原文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
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站内图片已获得正版授权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观点推荐:空间规划体系改革下,城乡规划学科如何发展?


在国家空间规划体系改革和规划管理机构调整的背景下,规划学科发展可能面临一系列的变革和挑战。《城市规划学刊》2019年第1期,就此问题进行了学术笔谈,摘录如下,原文请点击链接至原文阅读。


建立国域空间规划体系,提升规划专业学科品质

吴志强(中国工程院院士,德国科学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随着国家空间规划体系的建立与发展,城乡规划学科的外延也必须在实践中探索进步。有以下三个进步途径:① 来自实践:不在各空间层面的一线进行实践,没有可能丰富学科知识体系;② 来自经验:其它现代国家走过的路可以为我们提供经验和教训,当今的困难和探索可以让我们认识共性的未来趋势;③ 来自体系协同:从城乡层面走向国域、区域、流域层面,走向乡镇、农村、社区层面,每一层都需要向更多相关专业学习,与更多的专家协同。规划专业的外延在体系的协同中拓展,并不局限于城乡层面。更重要的是,城乡规划的外延发展,既需要面上的空间对象外延和专业知识的丰富,也需要内核的理论思想和工作方法的提升,两者不可缺一。


原文:吴志强,建立国域空间规划体系 提升规划专业学科品质


从历史维度看我国城市规划演进与规划学科发展

赵民(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从国际和国内经验看,城市规划或城市-区域规划早已是成熟且不可或缺的空间发展管控机制。就现行的城市总体规划而言,它既是空间规划,也具有很多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内涵,已经走向了综合规划(comprehensive plan),早已经不再局限于土地使用规划(land useplan)。


学界和业界都已经认识到,区域性及城市总体规划是谋划区域和城市长远发展的战略性综合规划,是将空间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诉求融为一体的规划。而若将发展规划与空间规划截然分开,则是有悖于既有的学科认知和中央的要求。例如关于北京的规划,习近平总书记曾明确要求,北京的城市规划要深入思考“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怎样建设首都”这个问题,把握好战略定位、空间格局、要素配置,坚持城乡统筹,落实“多规合一”,形成一本规划、一张蓝图。关于上海的城市规划,国务院在对《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 年)》的批复中指出:要在《总体规划》的指导下,着力提升城市功能,塑造特色风貌,改善环境质量,优化管理服务,努力把上海建设成为创新之城、人文之城、生态之城,卓越的全球城市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可见,承载着“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建设一个什么样的上海”的方略的城市总体规划,其编制和实施应是发展规划和空间规划的共同任务;这个长远的总体规划应是指导制定各项部门5年期发展规划和近期建设规划的顶层设计。


原文:赵民,从历史维度看我国城市规划演进与规划学科发展


城乡规划学不能只属于工学门类

石楠(国际城市与区域规划师学会副主席,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首先是学科边界问题。城乡规划学被定义为“以城乡建成环境为研究对象,以城乡土地利用和城市物质空间规划为学科的核心”。学科领域包括:“认识城乡建设和发展规律,预测城乡未来发展趋势、预先综合安排城乡建设和发展,保证城乡规划得以实施等方面”。一级学科之下分设六个二级学科:区域发展与规划、城乡规划与设计、住房与社区建设规划、城乡发展历史与遗产保护规划、城乡生态环境与基础设施规划、城乡规划管理。这一学科边界的定义强烈地折射出学科发展传统,在生态文明建设和城乡社会治理的语境下,城乡规划学面临着进一步向区域乃至国土空间延伸;还是向城乡实体空间或建成环境收缩的战略选择,前者面临着地理科学既有优势的挤压,后者则存在与建筑学,尤其是其二级学科城市设计的交叉。

 

其次是学科的核心知识体系问题。有专家将城乡规划专业的知识体系定义为5 个领域的10 门核心课程:即城市与区域发展、城乡规划理论与方法、城乡空间规划、城乡专项规划、城乡规划实施等领域,城乡规划原理、城乡生态与环境规划、地理信息系统应用、城市建设史与规划史、城乡基础设施规划、城乡道路与交通规划、城市总体规划与村镇规划、详细规划与城市设计、城乡社会综合调查研究、城乡规划管理与法规等课程。可以看出,这一构成是基于物质空间设计为核心组建的,与承担城市治理职能或国家基本制度的要求存在差距,难以完全适应构建山水林田湖草生命体的时代需求。是进一步强化设计传统,扭转近年来城乡规划学客观存在的空心化态势;还是因应客观需求,进一步强化管理学、社会学、生态学、资源科学的成分与比重?是一种两难的抉择。或许有必要考虑重构城乡规划学科,在共同的规划研究基础上,形成两大知识领域:一是以城乡建设管理的咨询业为主要需求对象的规划设计知识体系;二是以面向社会治理为主要需求对象的政策规划知识体系。

 

再次是价值与伦理因素在学科体系中的地位。这是传统城乡规划学科的短板之一,也是城乡规划屡被诟病、规划行业职业风险高的内在原因之一,虽然近年来得到一定的重视,但与时代要求相差甚远。作为“涉及国家、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专业技术工作领域”,城乡规划学的构成应该形成专业知识、职业技能与价值伦理三足鼎立的格局,目前存在的不均衡状况亟待改善。具体而言,目前看来起码应该加强以下几方面的内容:一是一切行为以公共利益为核心的价值观,重构规划学科与职业操守体系;二是尊重自然、以生物多样性保护原则为前提的世界观,以此为基础重构空间规划的基本理论体系;三是尊重历史、重视文化传承与发展的历史观,依此原则重构规划工作的基本行为准则和工作程序;四是以多元包容和社会公平为基本准则的社会观,重新审视规划的对象与均衡发展问题。

 

最后是规划工作的基本技能问题。技能一直是作为城乡规划学尤其是城乡规划教育的核心元素之一,规划师也是以专业性强标榜自己,而专业性强的背后是职业技能的门槛,迄今不少规划编制机构仍然以设计快题作为遴选员工的入职考试科目之一。针对社会日益多元化、资源环境压力日趋严重、城市发展逐步转向提质为首要目标的时代特征,需要强化的规划技能起码应该包括几方面:一是社会工作方法,比如,社会沟通以求得共识的技能,社会动员以寻求公共利益的技能;二是政策制定方法:比如,政策沟通以求得规划协调的技能;三是资源环境领域的技能,比如,价值评估与绩效评判的技能;四是品质优先、个性化定制的规划设计技能等。


原文:石楠,城乡规划学不能只属于工学门类


从空间管制走向空间治理

田莉(清华大学城市规划系副系主任,教授)


从“空间管制”走向“空间治理”,关键在于空间规划编制与实施过程中,建立“共识构建(consensus building) ”机制。在发达国家,共识构建与其它形式的合作式规划越来越多地用做应对全球化背景下的价值观冲突、社会政治碎片化与权力分享的重要途径与手段(Innes and Booher, 1999)。为建构统一的国土空间规划体系,共识构建需要在横向和纵向两个维度上深入展开。横向维度上,针对原有空间规划体系存在的多规并行、衔接不畅等问题,建立起各部门“规划共编”的程序与机制,将交叉管理的矛盾在空间规划编制的过程中得到初步解决;纵向维度上,首先理顺中央地方关系,改变以经济指标和城市形象为主的考核体系,结合“三区三线”的划定,设置各有侧重、彰显特色的差异化考核评价制度,实现绩效考核与空间主体功能协调一致(黄征学,2018)。


原文:田莉,从空间管制走向空间治理


新空间规划体系的横向融合与纵向贯通问题

段进(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东南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应对改革,首先规划学科需要与不同学科建立统一工作基础,采取统一的技术方法和技术标准,但同时,或者说更重要的是形成共同的价值标准和方法论,否则容易将空间规划变成纯物质与环境建设。可能以抽象的“模式人”(model of man)、空间功能关系和数据作为分析和解决问题的途径,是多学科合作的有效工作模式,但很难完整实现空间规划促进社会发展、维护公众利益、支持社会安定、合理利用资源、延续历史文化的重要目标。尤其是缺少当地居民的文化活动以及参与,公众利益不能得到保障,漂亮的规划蓝图将脱离现实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需求,脱离城市空间发展的规律,规划即使是实施也可能对城乡空间的未来发展带来负面效应。如何将以往城市设计等有效结合社会和人文的设计方法融入改革后的空间规划体系中是重要的研究课题。


原文:段进,新空间规划体系的横向融合与纵向贯通问题


不忘初心,伴随城市化进程;与时俱进,前瞻城市化未来

王世福(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教授)


城市是一个有明确治理主体的空间利益和社会情感共同体,城市化是一个状态,受到空间资源配置制度和空间资源使用利益的影响。城市化进程是否良好,规划干预是否有效,建成环境的空间品质如何提升,是城乡规划学科需要持续答问的议题,只要有城市在,城市规划就在,是为了更好的城市而在。


原文:王世福,不忘初心,伴随城市化进程;与时俱进,前瞻城市化未来


适应空间规划体系变革的城乡规划专业教育改革的几点思考

李和平(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党委书记,教授)


2011 年城乡规划学成为一级学科之后所建立起来的专业知识体系具有基础性、综合性、实践性的特点,适应了我国城乡建设发展、人居环境建设的需要。而正在建立的空间规划体系是一种跨领域的、综合性的规划方法,从偏重物质空间领域到兼顾经济、社会、环境领域,从偏重城市化发展地区到城乡统筹发展,实现了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城乡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等空间性规划的“多规合一”。这就要求城乡规划专业人才的知识体系向着更加综合性的方向拓展,特别加强经济学、社会学、地理科学、生态学、环境科学与工程、法学、管理学等学科领域的相关知识。由于城乡规划专业教育的本科、硕士、博士各个培养阶段学时和学分是有限的,这就意味着在加强有关知识的同时,相应地减少与空间规划内容和方法关联性不大的专业知识。同时在各个阶段教学体系中,根据新的知识体系的建构要求,相应地调整核心课程。如本科生培养阶段,可以将国土空间规划、空间治理与政策等纳入核心课程,并相应地调整其他核心课程。


原文:李和平,适应空间规划体系变革的城乡规划专业教育改革的几点思考


浅议生态文明时代城乡规划学科发展的使命与挑战

吕斌(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北京大学深研院城市规划与设计学院,教授)


国土空间具有资源和空间两个属性,空间规划是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和综合治理的顶层设计,是经济、社会、文化和生态政策与措施的空间表达,其核心是保障和促进空间资源的合理、效率、公平的可持续利用。空间规划是多尺度、多维度的,因此空间规划体系应是由涉及国家、区域、城镇多层次的,而且既有总体性的,又有专项规划构成的规划体系。另一方面,空间规划又是综合性非常强的规划,涉及的空间要素非常多元,需要多学科的参与。一直以来城乡规划学科研究的对象就是空间,因此必然是建构和实践空间规划体系的主力军。然而,也由于传统城乡规划学科研究空间的尺度和维度有一定的聚焦性,因此为了建立和践行新的空间规划体系,城乡规划学科需要酌情拓展空间研究的尺度和维度。另一方面,由于在城镇空间的层次,永远存在大量建成存量空间需要优化和提升,而解决这一类空间问题的策略和工具,一直是城乡规划学科的强项。所以,我认为任何一所高校的城乡规划学科培养的每位人才不必也不可能是所谓的“跨学科全才”,其知识结构既要具备能够了解和把握空间规划综合性的基本素质,更重要的是掌握解决某些类空间问题的能力和特长。因此,各个高校的城乡规划学科在人才培养目标和课程体系的设置方面既要兼顾教育部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有关城乡规划共性核心课程的要求,也要注意下功夫培育自己的学科特色,这也需要教育部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给各个高校制定教学大纲留出充分的特色空间。只有这样,我国的空间规划体系才能保证得到多学科、多专业才能人才的支撑。


原文:吕斌,浅议生态文明时代城乡规划学科发展的使命与挑战


空间规划体系改革、学科发展及教学与实践的转型思考

耿虹(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城市规划系系主任,教授)


空间规划体系的改革虽然并不会颠覆城乡规划学科的核心理论与基本思想,但是对于学科关注的核心问题却提出了空间拓展和学科融合的更高要求,也为学科整合提出了新的目标, 为知识体系建设提供了新的原则架构,为人才队伍建设提出了新的诉求,为专业教育和人才培养提出了新的标准。


应在巩固“空间设计”方面的传统优势的同时,拓展基于资源环境保护需求意识下的综合识别能力,包括空间识别、社会识别、文化识别、土地属性-生产生活内容与载体识别、生态功能与形态识别、技术-设施内涵与关系识别、服务需求与满意度识别——一种建立在生态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理念基础上的多维空间协调意识与空间识别手段集合,从思维模式到操作技术层面全面建立有关空间规划的国土资源保护与有序循环供给意识,以及相应的系统性、协调性、法令性意识。


原文:耿虹,空间规划体系改革、学科发展及教学与实践的转型思考


城乡规划学科发展如何顺应时代潮流乘风破浪

杨贵庆(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城市规划系系主任,教授)


从城乡规划管理职能划入自然资源部这一改革来看,组织规划编制的职能前置,把过去重点规划的人工建设环境放在与自然环境一个框架下来整体考虑,把建成环境资源和自然资源作为资源的统一体来看待,这不仅有利于多规合一的实施,而且更加提升了规划作为龙头的重要地位。在生态文明理念指导下开展国土空间规划,综合自然资源和人工建成环境资源,这样,“天、地、人成为一个自然环境的有机整体”,人工环境不再独立于自然资源环境之外,反映了人类尊重自然、利用和保护自然资源环境并重的生态观。这也成为城乡规划学科生态系统认知和生态实践的基础。


原文:杨贵庆,城乡规划学科发展如何顺应时代潮流乘风破浪


城乡规划要发挥更大作用必须直面改革要求

张尚武(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教授,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院长)


从学科长远发展看,我认为有三条主线。一是生态文明建设要求。生态文明是从人类文明的可持续发展高度对“发展问题”做出的诠释,具有丰富的内涵。中国是生态文明倡导者,也将是实践者,涉及社会治理、生态建设、经济模式、空间体系、制度环境等一系列思想认识和改革创新,这对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城乡规划理论体系具有重要指导意义;二是高质量发展要求,满足人民不断追求美好生活的需要,这是城市发展的根本,也是城乡规划学科的生命力所在;三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及规划的作用,这是规划的基本问题。发挥城乡规划的战略引领与刚性管控作用,以及面向规划实施,加强规划、建设和管理的统筹等,都要求规划工作在尊重市场规律和干预市场失效两方面,加深对规划管控作用和边界的认识。


原文:张尚武,城乡规划要发挥更大作用必须直面改革要求


从需求导向转变为约束导向的城乡规划学科应对

彭震伟(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党委书记,教授)


规划学科不仅应关注城市空间品质的提升及其管控,更要基于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同功能类型,关注各类功能空间的整体安全,统筹确定区域生态、农业与城镇空间。广域范围内自然资源禀赋与生态环境条件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约束力的体现,要求城乡规划学科基于区域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开展国土空间开发适宜性评价,确定区域内的生态功能适宜性、农业功能适宜性和城镇建设开发适宜性,在整体区域上进行综合统筹,引导国土空间要素的合理配置,并合理划定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城镇开发边界三条控制线和实施空间用途管制。


原文:彭震伟,从需求导向转变为约束导向的城乡规划学科


本文转发自:城乡规划学刊,学术笔谈,空间规划体系改革背景下的学科发展




群名称:空间规划交流

群号:684208721


公众号:

欢迎添加星标,欢迎关注,欢迎投稿


空间规划相关政策,新闻

观点,技术,文档

共同学习推进空间规划编制工作



点击查看原文全文

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admin@caup.net:规划头条 » 观点推荐:空间规划体系改革下,城乡规划学科如何发展?

讨论请到国匠热点讨论群:点击加入QQ群

登陆国匠城 注册国匠城

规划云首页
多风格地图底图 getxy 在线协作工具 意向图片搜索 线稿自动上色 断面绘制工具 词频统计工具 mapv style xuetang fenxitupeise up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