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头条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图片为外部链接,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微文:疫·安庆|瘟疫不管你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
<<< 点击查看文章全文 >>>


成都(911)重庆(807)黄山 (42)微博(350)农村(370)武汉(911)策划(359)开放小区(132)天长(135)城市(641)阜新(109)乡镇(370)高铁(579)太原(203)韧性(248)上海(906)温州(104)南通(87)广州(718)中国(842)广场(522)素材(182)乡村(578)背景(256)厦门(630)截图(156)人防(163)小区(531)生活(317)街道(846)安徽省(227)心理(163)文化(321)资讯(248)space(313)解读(417)广场舞(136)医院(461)资源(237)合作(303)祠堂(57)延续(178)汽车(230)无锡(163)其他(350)哈尔滨(198)视频(220)剧场(101)报告(295)开放(258)有趣(100)搜索(149)安徽(305)官网(155)安庆(48)湖北省(84)湖北(201)人群(112)抖音(81)边界(107)乡村社会(100)读书(164)村民(115)城市中国(68)新闻(165)银行(26)一个(125)小城市(83)资源枯竭型城市(38)表格(29)文章(166)手机(102)有道(33)名字(37)名称(50)经验(131)资源枯竭(9)祁东(7)新闻联播(70)肺炎(75)余姚(27)湖州(104)疫情(723)政府(176)转载(134)防疫(82)艺术(92)传统(117)电子版(68)老人(68)城市韧性(97)新型肺炎(95)社会(100) data(191)车站(43)汽车站(20)望江(9)疫情防控(40)蔬菜(6)空气(43)客厅(36)太湖(39)艺术家(39)堵车(17)这个(19)赤峰(15)二维码(91)是否(7)距离(5) 乡村(40) (3)问题(15) (3)音乐(11)粮食(36)药店(6)讲话(10)韧性(53) (3)韧性(50)城市生活(6)韧性(48)口罩(9)理由(6)时间(37) (3) (1)烟火气(1) (1) (1) (1)原创(4) (1)电话(3)联系(4)原创文章(1)话题(1)

摘要: 转载本刊原创文章需支付稿费详情联系文末邮箱 奶奶担心自己的葬礼会像玉莲奶奶一样,亲戚没法过来奔丧,少了热闹,道士没法过来做法事,她的灵魂升不了天“疫情防控中,保持社交距离的重要性在几个月来各种资讯的狂轰滥炸下似乎已经深入人心。然而对于更加重视传统和宗族文化的乡村社会而言,这却并非易事,尤其是在春节这个一年中维系宗族关系最重要的时刻。当拜年、祭祖、红白喜事这些延续数千年的旧传统碰上疫情防控要求保持社交距离的新形势,冲突和矛盾在广袤的乡村大地上一次次上演。”文+图/张若水,在剧场里摸爬滚打的“野生艺术家”;在家写作的无名“两脚兽”2020.03.02坐在我旁边的女人转动的眼珠,停在了我搽鼻涕的动作上。紧接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引得车厢里的人扭动着脖子,循声望向一位坐在靠窗位置的老人——待上下起伏的胸腔平稳以后,老人低下头继续刷手机。在这列开往上海的高铁上,所有乘客都戴着......(2020-05-15 21:00:00)|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标题与文首300字  |   作者:城市中国杂志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
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站内图片已获得正版授权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疫·安庆|瘟疫不管你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


转载本刊原创文章需支付稿费

详情联系文末邮箱 

奶奶担心自己的葬礼会像玉莲奶奶一样,

亲戚没法过来奔丧,少了热闹,

道士没法过来做法事,

她的灵魂升不了天


疫情防控中,保持社交距离的重要性在几个月来各种资讯的狂轰滥炸下似乎已经深入人心。然而对于更加重视传统和宗族文化的乡村社会而言,这却并非易事,尤其是在春节这个一年中维系宗族关系最重要的时刻。当拜年、祭祖、红白喜事这些延续数千年的旧传统碰上疫情防控要求保持社交距离的新形势,冲突和矛盾在广袤的乡村大地上一次次上演。


文+图/

张若水,在剧场里摸爬滚打的“野生艺术家”;在家写作的无名“两脚兽”

2020.03.02

坐在我旁边的女人转动的眼珠,停在了我搽鼻涕的动作上。紧接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引得车厢里的人扭动着脖子,循声望向一位坐在靠窗位置的老人--待上下起伏的胸腔平稳以后,老人低下头继续刷手机。


在这列开往上海的高铁上,所有乘客都戴着口罩的情形,与我1月22号(腊月二十八)回安庆老家的那天截然不同。那天的车厢里,只有少数年轻的乘客戴着口罩。戴口罩者的数量,也随着我回家经过的地方--大城市(上海)、小城市(安庆)、镇上、乡下,而相应地减少。

安庆汽车站候车厅  

我所在的村子,只有几个从城里打工回来的年轻人戴着口罩。其他的村民则毫无防护地为腊月二十九小年夜的祭祀忙碌着。即便是平常,也鲜少有留守的村民在家看新闻联播,电视已然沦为晚饭时的背景声。有手机的村民们通过抖音知道武汉有人因感染新型肺炎去世,一传十,十传百,基本上大家都知道这么个事,但武汉--离我们太远了。


我刚把行李箱放下,母亲忙不迭地与我报告村里的大事--玉莲奶奶走了。说是前几天高烧不止,吃了退烧药也不管用,后来话也说不出,傍晚的时候,她家里传出哭声来......


我问母亲她家里人怎么不打120急救电话。“年纪那么大了,哪个愿意花钱?”我又问玉莲奶奶是否有咳嗽的症状。“咳吧......我昨天去看她,见她哑了,就凑在她枕头边唤她的名字,看她还认不认得我--”


如果母亲描述的症状属实的话,那玉莲奶奶极有可能感染上了新型肺炎。我继续追问村里是否有从武汉打工回来的人去看过玉莲奶奶。母亲想起村里有个在武汉读书的男孩,回来有些时日了,但并未出现任何症状。“有潜伏期的”,我叫母亲少出门,非得出去的话,戴个口罩。我在上海买了两袋一次性口罩,省着点用,应该能管够。“我不戴,人家看了要笑死!”母亲拒绝道。“你是要命还是要脸?”母亲选择了“脸面”,说她不习惯戴口罩,又说得不得病,都是命中注定。


不久后,串门的父亲回来了。我把叮嘱母亲的话跟他重复了一遍,得到了相同的结果,父亲叫我别听风就是雨,说我们农村没这个病。


“这瘟疫又不管你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


父亲或许是存在侥幸心理,或许是真糊涂了。从前大家都在村里务农,如今大家都去城里打工,况且安徽省与湖北省紧邻,去湖北打工的安徽人肯定不在少数。

村里的主路

1月23日,我和表妹去镇上买东西,顺便陪姑妈去银行。


到了镇上,狭窄的街道挤满了卖东西的小贩和买年货的村民,戴口罩的人甚少。表妹看到有小贩在卖野鸡之类的野味,甚是奇怪,她拉着我和姑妈绕道而行。


好不容易到了银行,等候大厅里又是挤满了没有戴口罩的人。表妹取了号,叫姑妈等着排队,并叮嘱她“口罩不要摘下来,不要跟别人讲话。”


我们把买来的东西拎到银行给姑妈看着,转头去了药店。跑了好几家,总算在最后一家药店买到几个N95口罩,一个15块,我顺道买了一盒维C泡腾片。


回家的路上,表妹说她初一不到我家来拜年了,理由是我爸妈不戴口罩到处乱跑,还有我家有太湖、望江的亲戚过来拜年,不能确定那些人是否去过武汉。


姑妈对表妹不去拜年的决定颇有微词。我说我无所谓,但我爸妈肯定不这么想。表妹想了想,说她下午过来看看奶奶,跟我们家那些亲戚错开。

村子一角

“你拿个口罩给我。”准备去祠堂祭祖的父亲对我发出了指令。


这个时候,村东头的男人们已在堆满三牲福礼的桌前,在大炮仗放得震天响的间隙里,仔细聆听是否轮到他家祖先的名字。然后烧香,给祖先斟酒倒茶,再扔出一挂鞭炮。尔后行跪拜礼,敲一声罄之后,端着托盘,拨开烟雾缭绕的人群,忍受着呛鼻的硫磺,踏出祠堂的门槛,回到家中。


不知道父亲要戴口罩是因为祠堂里乌泱泱的人,还是因为燃放鞭炮烟花弥漫在空气中的硫磺味。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戴口罩总是好的。

腊月二十九小年夜祭祖

我凑到父亲跟前,盯着他脸上的口罩,提醒他戴倒了,却被他怒声打断--“难道我还不晓得戴口罩!”好心提醒他,却像是冒犯了他一样。我想父亲生气的原因,大概是觉得自己老了,不中用了,连戴个口罩都不会。

大年初一早上5点钟,我被连绵不绝的鞭炮声给吵醒了,在床上辗转反侧到7点钟,窗外又响起广场舞的欢快音乐声。


一下楼,迎接我的是一客厅来拜年的亲戚。在这欢欢喜喜过大年的浓烈年味里,我只能听天由命,自求多福了。


晚上,表妹发来的微信消息一条接着一条--邻村封路的视频,他们村微信群开会讨论封路的截图,以及县政府下达的红头文件。接着,父亲和母亲陆续接到两个亲戚的电话,说村里封路,不能过来拜年。


就这样,初二早上村口的大喇叭响了--“正值新春佳节,村委提醒大家确保做好个人防护.......少聚餐少拜年.......”


母亲见没有亲戚登门拜年,说根本不像过年,一丁点年味都没了。我安慰她,省去了给亲戚烧饭的劳累,她不是落得轻松么。“我还要去洗衣裳,还要去摘菜......”母亲列举着她做不完的家务活。

乡村景象

村里安静了。没有鞭炮的响声,没有走亲戚拜年的人。然而,村里总有像父亲一样在家里待不住的人,嘴里叼着烟,手里揣着保温杯,在村里四处蹓跶。


不知道是因为过于紧张,还是受了风寒,我感冒了。在“丁香医生”查看了感冒与新型肺炎的区别,确定自己只是普通感冒过后,才安下心。


虽然春节假期延长了,但我并没改变回上海的时间。父亲见我要走,叫我给他留几个口罩,说他回无锡的路上用。我把剩下的口罩分了三份,一份给父亲,一份放在母亲床头的抽屉里,自己带走了一份。


在去车站的路上,没有像以前那样出现堵车的情况,一路畅通无阻。表妹望着车窗外的婚车,说:“他们真是不怕死。”


到了安庆站,门口是“进站必须戴口罩”的大字提示。进站之后,是穿着防护服的人拿着体温枪对准每一个乘客的前额。而在终点站等待我到来的还有一系列表格的填写。

1月28日到了上海之后,父母亲常常电话过来,关心上海粮食和蔬菜的供应情况。母亲跟我说,我们镇上已经有4个人确诊了,又说一房的五叔骑着摩托车想去镇上的医院看风湿,被人堵来堵去,风湿没看成,还把自己给摔了。


过了两天,母亲在家族微信群里发了一个视频--玉莲奶奶的棺木立在祠堂里,没有道士做法事,没有锣鼓喧天,也无亲人哭丧,只有几个戴口罩的男男女女跟在一个打锣的男人后面。打锣的男人学着道士的模样唱了几句,惹得众人大笑不止。


母亲说,奶奶担心自己的葬礼会像玉莲奶奶一样,亲戚没法过来奔丧,少了热闹,道士没法过来做法事,她的灵魂升不了天。


“叫外婆多活些时日吧。”表妹在群里如此回复道。

「疫·城·生活系列」

重庆|生命何止2121

南通|来自03年经验的警觉

厦门|他们是了不起的人,而我只是在家自我禁足

厦门|当“好久不见”变成“口罩中签否”

湖州|我们不是过客

余姚|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哈尔滨|开放小区也被封闭

武汉|留守上海的武汉人春节记

成都 | 城市生活按下暂停键

天长|小城韧性

农安|口罩购买陷“囚徒困境”

温州 | 战“疫”众生

广州|为百业“萧条”担忧

赤峰|城市需要50年左右的预言

黄山 | 乡镇 “硬核”防疫,实属无奈

太原|疫情也挡不住的城市食客

香港 | 城市的“边界”在哪里

祁东 | 乡村,作为城市韧性的注脚

阜新 | 资源枯竭型城市里的烟火气


策划/崔国

编辑/金怡菲+潘晔

-

如果屏幕前的你有感兴趣的城市话题,

欢迎来信交流。

每一封信都将获得认真的对待。

email:cgcuiguo@urbanchina.com.cn

来信请附上话题名称、300字以内的解读,

并注明你拥有的素材。

-


内容合作联络 cgcuiguo@urbanchina.com.cn

其他对文章的意见和建议,或新奇有趣的话题问题,都欢迎您微信留言或邮件联络我们。

email:00urbanchina@urbanchina.com.cn

微博/ 豆瓣:城市中国   

App:Appstore搜索 城市中国   

官网:www.urbanchina.com.cn

长按二维码

购买电子版





这里是原文,点击查看原文全文

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admin@caup.net:规划头条 » 疫·安庆|瘟疫不管你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

相关推荐

讨论请到国匠热点讨论群:点击加入QQ群

登陆国匠城 注册国匠城

规划云首页
多风格地图底图 getxy 在线协作工具 意向图片搜索 线稿自动上色 断面绘制工具 词频统计工具 mapv style xuetang fenxitupeise up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