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头条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图片为外部链接,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微文:【2019小城镇年会】赵鹏军:中国小城镇的生活生产特征及其空间机制
<<< 点击查看文章全文 >>>


三区三线(1420)政策(1130)国土空间规划(18147)设计(560)生态空间(1849)城镇空间(759)永久基本农田(548)城镇开发边界(1200)生态保护红线(745)空间规划(4041)土地整治(526)大学(339)农村发展(256)空间规划体系(562)乡村振兴规划(247)农村(284)专项(313)规划(750)案例(635)建筑(826)城市(491)生活圈(834)交通(594)生态(379)功能分区(202)乡镇(304)创新(239)空间规划改革(353)三线(283)国土空间(2018)公园(368)乡村振兴(1802)工业(421)村庄布局(342)商业街(456)区域规划(430)同济(196)标准(346)行业(206)交通流(67)农业(404)年会(234)北京(669)韧性(193)规划设计(583)产业(529)规划编制(1148)渔业(153)公共服务设施(563)数据(270)社区(596)国土空间规划体系(464)镇规划(450)保护(576)修复(173)总体规划(1227)公共服务设施布局(150)儿童友好(223)国土空间总体规划(663)留守儿童(121)中国(615)生态文明(463)广场(400)人口(425)镇国土空间规划(585)产业发展(567)城市规划(2053)北京大学(258)乡村(433)公共服务(481)背景(211)城镇化(786)调研(250)乡镇规划(132)模式(299)村庄(361)儿童友好型(80)生活(296)食物(214)商业(397)定位(347)通勤(157)公共服务设施供给(84)文化(270)湖南(246)小城镇建设(79)工厂(161)人地关系(74)历史(813)工作(370)探索(282)农产品(301)规划目标(205)人地关系地域系统(63)就业(265)国土(335)space(275)空间(356)基本农田(641)新型城镇化(356)中心城区(244)镇村(103)整治(176)规划传导(131)规划(712)规划(712)规划(712)交通规划(377)居住(159)资源(214)开发边界(489)指标(217)庭院(187)开发(282)理论(257)区域协同发展(125)活力(244)汽车(216)小广场(47)环境(350)学院(250)区域协同(218)小城镇(310)国土空间规划内容(28)生态环境(241)乡村发展(101)农田(237)系统(268)尺度(221)分钟(211)空间规划是(41)经济(226)基础设施(201)区域(222)15分钟生活圈(193)儿童(167)电动自行车(40)规划体系(157)区划(200)分区(119)主题(191)研讨会(54)土地(304)以人为本(120)建筑与城市规划(74)审核(56)中心城市(142)协同(99)色彩(86)空间布局(85)报告(231)2019年会(20)资本(88)大学城(145)出行(265)传导(77)文脉(94)益阳(73)商业(342)乡镇国土空间(736)环境保护(127)乡镇国土空间规划(746)混合(77)分析(181)策略(125)融合(155)优秀案例(94)外出就餐(6)管控(92)生产(156)交通设施(142)地块(73)城区(129)边界(92)服务(149)镇空间规划(106)服务业(76)弹性(108)生产要素(124)市场(196)镇国土空间(70)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68)居民出行(114)收入(172)用地(198)村民(89)自行车(119)计划(150)空间规划与(44)集约节约(31)功能定位(70)行为(102)同济大学(154)就业人口(38)地产(175)2019年(241)结构(119)5分钟生活圈(93)一个(116)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143)planning(190)中国城市规划学会(103)信息(110)信息(110)信息(110)信息(110)信息(110)乡村振兴规(50)空间联系(48)信息(107)信息(107)信息(107)信息(107)信息(107)信息(107)信息(107)信息(107)信息(107)信息(107)信息(107)信息(107)技术(138)活动(300)能源(33)三区(57)服务设施(37)基金(87)手机(92)中国城市规划(148)2020年(125)自由(75)街头(38)如何(121)治理(159)编制(104)商住混合(21)商住(16)功能(88)布局(137)规划实施(85)儿童活动(12)设施(78)空间活力(26)特色(147)规划学院(65)振兴(81)生产空间(21)工具(128)休闲娱乐(34)政府(100)地级市(31)中心地(10)空间管控(58)格局(48)三农(30)目标(124)国土空间规划实施(41)传统(98)体系(86)调查(124)综合(73)邻里(76)协同发展(57)街巷(56)核心(104)老人(53)空间总体规划(2)特色产业(32)现象(55)发展策略(48)美好生活(67)小城镇发展(40)国家(69)新型城镇化规划(33)镇规划内容(3)购物(35)友好型(28)企业(159)逻辑(73)制造业(10)上网(3)规划原则(26)社会(71) data(115)生态保护(82)产业发展布局(7)城市中心(70)用途分类(14)县域村庄布局(4)农副产品(49)包容性(38)公共(60)40岁(4)改革(59)乡镇国土(25)规模(99)休闲(25)青年(27)基于(110)速度(60)空间尺度(13)交通工具(69)活动空间(27)转换(49)镇国土(20)分享(42)约束性指标(29)社会经济(14)发展(28)构成(27)集约节约用地(6)城镇(57)人口流动(26)经济发展(29)安全(50)县城(8)集约(4)电动(3)小汽车(59)县域(5)中心(44)建材(17)住建部(5)一种(64)成果(67)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信息(29)地租(4)镇区(17)城市与区域规划(16)维护(46)生态环境保护(3)服务中心(7)流空间(4)提升(30)公路(24)信息(27)信息(27)信息(27)街巷空间(15)城市生活圈(10)规划改革(18)矿产(11)振兴规划(30)分类(18)人口迁移(1)比例(6)中心城区功能(13)店铺(11)城镇国土空间规划(1)住建(29)全国(23)小城镇空间(6)集中建设区(7)民生(21)教条主义(3)小城镇国土空间规划(2)底商(13)这个(7)弹性空间(16)机制(3)科学(3)村振兴(7)5分钟(4)需求(5)迁移(9)周边(6)土地指标(5)15分钟生活(6)农业生产(6)支撑(4)保障(5)红线(4)镇政府(1)国土空间规(24)国土空(21)乡镇人口(26)灵活(3)消费(3)复杂(3)餐饮(3)菜篮子(3)引力(5)距离(3)国家空间规划体系(6)历史(35)城镇发展(5)实施(3)用地指标(2)要素(3)摊贩(3)土地整(3) (1)基本公共服务(4)品质(3)规划布局(4)形态(4)问题(4) (1)

摘要: 2019年12月7日,在湖南益阳召开的“空间规划改革背景下的”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学术委员会2019年会上,特邀了北京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赵鹏军教授做主旨报告。中国小城镇的生活生产特征及其空间机制赵鹏军 学委会委员,北京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教授、博导,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赵鹏军教授的报告由四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对乡镇国土空间规划体系的理解,第二部分是小城镇的生活空间,第三部分是小城镇的生产空间,第四部分是小城镇的生活与生产空间的相互作用及其联系。一、对乡镇国土空间规划体系的理解1国土空间规划与小城镇发展首先,小城镇在国家“三农”发展、生态环境保护、社会稳定繁荣、文化弘扬和文脉传承等关键领域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乡镇国土空间规划是整个国家空间规划体系的“基石”,是不同层级国土空间规划实施的传导“末端”。其次,对于小城镇国土空间规划,要考虑小城镇发展的“三结......(2020-05-11 13:05:37)|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标题与文首300字  |   作者:小城镇规划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
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站内图片已获得正版授权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2019小城镇年会】赵鹏军:中国小城镇的生活生产特征及其空间机制






2019年12月7日,在湖南益阳召开的“空间规划改革背景下的”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学术委员会2019年会上,特邀了北京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赵鹏军教授做主旨报告。







中国小城镇的生活生产特征

及其空间机制



赵鹏军 

学委会委员,

北京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教授、博导,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


赵鹏军教授的报告由四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对乡镇国土空间规划体系的理解,第二部分是小城镇的生活空间,第三部分是小城镇的生产空间,第四部分是小城镇的生活与生产空间的相互作用及其联系。


一、对乡镇国土空间规划体系的理解

1

国土空间规划与小城镇发展


首先,小城镇在国家“三农”发展、生态环境保护、社会稳定繁荣、文化弘扬和文脉传承等关键领域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乡镇国土空间规划是整个国家空间规划体系的“基石”,是不同层级国土空间规划实施的传导“末端”

其次,对于小城镇国土空间规划,要考虑小城镇发展的“三结合”与综合性。《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提出:

近市镇的“三结合”:推动小城镇发展与疏解大城市中心城区功能相结合、与特色产业发展相结合、与服务“三农”相结合,不能就“镇”论“镇”,要从区域协同发展的高度认识,既要服务城市,也要服务“三农”,以服务农民生活、服务农业生产、服务农村发展为基础功能定位。

远市镇的综合性:远离中心城市的小城镇,要完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提升基本公共服务功能,成为带动乡村发展的综合性服务中心地。

2

乡村振兴规划


从乡村振兴规划的角度来看,乡镇国土空间规划要重点关注的是以乡镇政府驻地为中心,建立“农民生活圈”,以镇带村、以村促镇,推动镇村联动发展。切实从乡镇居民的生活需求出发,在提升农村生活品质方面要结合农民生产生活半径,合理确定县域村庄布局、规模和功能。避免以城市生活圈的模式和标准去界定农民生活圈,要遵循农村生活、农业生产、农村地域等特征,因“农”制宜。

3

乡镇国土空间规划的基本内容

立目标:统筹经济社会发展、乡镇建设、乡村发展、农业生产、生态保护等。规划传导上衔接落实上级国土空间总体规划下达的各项指标,明确主要发展指标和空间管控指标,并分解下达各乡镇、村和社区相关约束性指标。

定格局:国土空间整体格局(保护、开发利用、修复、治理总体格局)

 =生态空间布局+生产空间布局+生活空间布局

 =保护空间+发展建设空间。

管用途:土地用途区划+土地用途分类+用途转换规则。

划控线: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边界+城镇开发边界。

落专项:生态保护与土地整治+乡镇发展与建设+支撑系统。

在乡镇国土空间规划中要安排好“发展”内容。我国新时代国土空间规划具有很强的实施“生态文明”建设色彩,规划编制过程中以“保护”为核心。但是“发展”内容也同样重要,我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仍然是大主题,这一点在乡村地区尤为突出,乡镇国土空间规划的内容安排首先要基于这个客观现实。乡镇规划内容要给予“发展”重彩浓墨,不要为了保护而“伤”发展,做好经济发展策略、产业发展布局、社会发展计划。

4

国土空间规划的理论逻辑


国土空间规划不仅仅是规划国土,从地域体系角度来看,乡镇国土空间规划可以看作是对乡村地域系统进行优化调控的政策干预过程。干预分为两个过程:一个是对要素的干预过程,一个是对活动的干预过程

当前我国的乡镇国土空间规划侧重在要素干预,尤其是以土地、资源、环境、设施建设等实体物理要素为主,通过规划手段对乡镇要素的功能、结构、形态及关联进行调控,达到规划目标。但是,对于活动干预关注不足,例如居民生活和文化活动、企业生产活动等。而恰恰是“活动”应该成为空间规划的“硬核”,农民美好生活、充满活力的生产、和谐融洽乡邻关系是乡镇国土空间规划的终极目标。



人地关系地域系统的复杂过程与优化调控


二、小城镇的生活空间:半城半乡的生活圈

1

日常活动、消费活动



接下来,赵教授结合他所参与的国家住建部全国小城镇调查工作,分析小城镇的生活和生产空间特征,希望对乡镇国土空间规划有所启示。

在小城镇中,居民最多的日常活动是日常购物,日常购物活动除了满足购买物品之外,更多的是一种社会交往功能,在购物场所或者往返购物的路上同乡邻打招呼,这一点从购物出行距离短、时间长、出行经停地多等方面可以看出。接下来是邻居串门,第三是赶集,第四是上下班(即城市里面最关注的通勤)。赶集活动是小城镇的“本性”之一,是小城镇生命力的关键体现。从上述活动内容及其排序可以看出,小城镇生活活动有着其特殊性,同城市存在显著差异

同全国城镇的总体平均水平相比,小城镇的食物、居住和衣着消费基本上区别不大。最大的区别是娱乐,小城镇居民的日常娱乐消费只占到其总消费的1.5%,而全国城镇居民平均娱乐消费占了其总消费的12.2%。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乡镇娱乐设施及其空间的供给不足。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的行为活动决定于主导需求,娱乐活动体现了居民的基本生理需求和社会需求,乡镇国土空间规划应该给予充分关注。

2

就业活动的“自由式”特征


从就业活动来看,小城镇大多居民的就业是“自由式”的,不像城市居民那样,早出晚归、朝九晚五,而是灵活就业,没有固定开始和终结时间,且就业移动性强、更换频率高。这些就业大多来自非正式经济部门,例如临时打工机会、街头摊贩等。非正式性是乡镇社会经济的特征之一,也是保持乡镇活力和经济韧性的关键机制之一。乡镇国土空间规划中应该避免“一刀切”,过于“正规化”,给这些“非正式”活动留有一定空间,注重国土空间的包容性和“柔”性

3

外出就餐、休闲娱乐、儿童活动等


小城镇中48%的人基本不外出就餐。这一点应该在小城镇空间规划中受到关注,尤其是在商业街巷的规划布局上,应该事先充分调研餐饮消费需求,避免餐饮空间供给过剩,造成空街空巷、空间活力不足现象。

实际上,从我们的调查数据来看,小城镇主要的休闲娱乐活动以看电视、玩手机、上网、遛弯等为主,方式较为单一。公园、小广场是最受居民喜爱的休闲场所,在所有休闲场所选择中,比例高达68%。可以看出,乡镇公园、小广场在居民生活品质中的重要性。

小城镇儿童的课后活动以看电视为主,有66%的儿童在其课后活动主要类型中选择了看电视,有36.3%的儿童在其课后活动主要类型中选择了玩手机、上网,这些值得担忧。值得注意的是,有29%的儿童在其课后活动主要类型中选择了街头玩耍,街巷空间对于小城镇儿童来说,不仅仅是交通功能,而且是重要的日常活动空间

在小城镇空间规划中,要注重街巷空间的儿童友好型设计,增强街巷空间对儿童活动的吸引力。在当前我国城镇化背景下,乡镇留守儿童较多,如何通过空间规划设计为儿童提供舒适安全的活动场所、提高儿童生活品质,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现实问题


三、小城镇的生产空间:外托内融的生产体

1

农业:生产生活空间的融合


农业仍然是小城镇的基础。住在小城镇上的人口中,有70%的人仍然是农村户口。农业对小城镇经济的贡献达到了 32%,种植销售农产品和农副产品加工的企业分别占小城镇企业数量的 20% 和 6.3%,对就业人口的吸纳超过了 33%。

调查中发现农业生产和生活在空间上是高度融合的,例如农业活动既是农民的生产活动,也是农村生活活动,有一部分农民在收入有保障的情况下,还是愿意从事一些农业活动。存在庭院作业、庭院经济等生活和生产空间高度融合模式。很多情况下,庭院既是小工厂,也是“菜篮子”。在乡镇的生产空间规划过程中,应该注重“多产融合”、“多业并举”,对于像城市那样搞大规模功能分区的规划原则需要慎用

2

企业活动特征

从企业类型来看,小城镇的企业主要是依靠本地资源、小规模、初加工的制造业和农林牧渔业。市场在外,原料和劳动力在内。小城镇企业生产原料一半以上来自于本县、本镇,特别是矿产、农副产品加工、建材加工等企业依托本地资源的特征更为突出。

用地空间约束是目前小城镇企业迁移的主要原因之一。调查发现,超过50%的工业企业要搬离小城镇的原因是规模扩张受到限制、用地指标不够。为什么?因为大多数小城镇的企业不像城市企业是资本密集型或者技术密集型产业,大多是以地方原料、廉价劳动力和低土地地租等投入为主的资源密集型产业,这类企业单位面积土地产值低,生产过程中需要一定规模的土地空间。如果土地指标管得太死,不给它土地,它没办法存活,就要搬走。

在乡镇国土空间规划中,既要注意集约节约用地,更要积极探索培育新的用地节约型产业和生产技术。同时,也要认识到发展的历史性和阶段性,从保障就业、农民创收、维护社会稳定的角度,在小城镇工业企业用地上给予“保底”考虑,切勿“大刀阔斧”、教条主义划定“三区三线”和安排土地管控指标

3

商业活动特征:生活和商业的融合


从商业活动特征来看,店铺顾客80%为镇区及周边农村的居民,说明小城镇作为商品交易的功能性很强。同时,商业空间在生活和商业服务业上具有高度的融合特征,例如很多店铺是底商上住、商住混合,这些特征应该在乡镇集中建设区的指标界定中予以充分考虑。


四、生活生产空间的相互作用:联系

乡镇国土空间规划不仅仅是定线、划区、算数,而且还要关注跨区线之间的交流活动,因为建筑间、地块间、地区间、区域间等不同空间尺度存在能源、信息、技术、货物、人员等流动,这些流动是地域空间相互作用的客观结果,是现实存在的。在乡镇国土空间规划中,要注重不同生活和生产要素在空间上交互过程,遵循地域系统性规律。

1

亲属联系:“年轻人在城里,老人在村里”



我国小城镇人口迁移的不彻底及其形成的周期性交通流是我国乡镇社会联系的重要特征之一。小城镇居民的家庭城镇化呈现独特特征。

住在小城镇上的居民,他们的非同住近亲中,有26.7%仍然在本镇所辖的村里,有11.6%在本镇所属的县城里。尤其是超过60岁的非同住近亲中,47.6%居住在本镇所辖的村里。而小于40岁的非同住近亲,33%在本镇所属的县城,24%在本镇所属的地级市。这种家庭城镇化特征决定了我国乡镇居民的周期性强流动特征--节假日期间乡镇人口流动显著。

同时,从流动的空间联系来看,小城镇的“村-县”亲属联系超过了“村-镇”亲属联系。这对乡镇公共服务设施供给和交通规划带来了新的挑战。

右图:村民去镇上探亲

左图:村民去县城探亲

2

出行范围和方式


从调查数据来看,小城镇居民的出行活动存在“20分钟生活圈”,也就是说绝大多数出行活动都是在20分钟之内。例如,小城镇居民20分钟出行圈范围内,集中分布了他们71%的娱乐活动、70%的邻里串门、68%的务农活动、79%的日常购物、77%的上下学和76%的上下班活动。

乡镇国土空间规划在就业和服务设施布局上应该以打造“20分钟生活圈”为主,而不是采用目前大多数城市的15分钟生活圈。

小城镇居民20分钟生活圈


小城镇居民20分钟生活圈的形成受到诸多因素影响,其中,交通工具是关键要素之一。摩托车、电动自行车是小城镇居民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其中有37%的人以摩托车为主(以30km/h速度计,20分钟约10km范围),30%的人以电动自行车为主(约5km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有20%的人以小汽车为主(约20km范围)。近年来,乡村地区的机动化水平有上涨趋势,小汽车拥有率在上升,这意味着小城镇居民的出行范围将会加大,镇和县的联系将会增强。

这为乡镇国土空间规划提出了新命题:将会有更多的人前往县城享受公共服务,那么镇需要布局什么样的公共服务设施?需要布局多少?这个命题是乡镇国土空间规划亟待回答的关键问题之一,尤其在当前村村通公路、农村交通设施不断改善的背景下,传统的乡镇规划需要从地域体系、区域活动流的角度进行创新,不能就“镇”论“镇”


小    结

1、新时代国土空间规划体系中,乡镇国土空间规划内容要“要素干预”和“活动干预”并重,居民生活和企业生产活动是乡镇空间的“硬核”,要基于活动引导而布局要素,而不是基于要素划区划线而“圈定”活动。

2、“以人为本”规划乡镇国土空间,首先要 “以活动为本”,遵循农民和城镇居民的生活活动特征,按照乡镇生产活动的基本规律,关注乡镇的非正式经济活动,在刚性规划中有“柔性”,留下包容发展的场所,从注重实体国土空间,向实体空间、“行为活动空间”、“流空间”、“社会空间” 同抓并举。

3、建设乡镇20分钟生活圈,合理安排公共服务设施和生产布局,提升乡镇居民的生活舒适感和便捷度。

4、注重乡镇生活和生产空间的联系,遵循小城镇生活生产活动高度融合的基本特征,避免国土空间定线、划区和算数过程中的“一刀切”,在刚性规划中也应有弹性,乡镇国土空间的弹性空间要从地域系统来考虑。随着农村小汽车和交通设施的改善,传统的村-镇-县等体系结构正在发生变化,村与县、镇与市的联系将会加强,小城镇的功能定位、对外社会联系、公共服务设施布局等都需作出新的应对。

(本文由学委会秘书处根据报告录音进行整理,已经报告人审核。)



关注我们

依托于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学术委员会秘书处致力于与建设领域的实践成果和最新学术信息分享,促进相关学术交流。行业优秀期刊《小城镇建设》是学委会的会刊。优秀案例和信息分享请发邮件:town@planning.org.cn




这里是原文,点击查看原文全文

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admin@caup.net:规划头条 » 【2019小城镇年会】赵鹏军:中国小城镇的生活生产特征及其空间机制

相关推荐

讨论请到国匠热点讨论群:点击加入QQ群

登陆国匠城 注册国匠城

规划云首页
多风格地图底图 getxy 在线协作工具 意向图片搜索 线稿自动上色 断面绘制工具 词频统计工具 mapv style xuetang fenxitupeise up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