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图片为外部链接,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13132097@qq.com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微文标题:UPI“最具影响力学术文献”40篇 |【20】再谈霍华德的明日的田园城市
传送门 >>> 以上内容的原文在这里,点击查看原文全文 >>>
Read - UPI“最具影响力学术文献”40篇 |【20】再谈霍华德的明日的田园城市
注:本站作为博客网站,仅记录自然资源与规划行业微信文章摘要与链接,方便大家查询阅读


摘要: 《》创刊40周年“最具影响力学术文献”评选结果【编者按】去年是本刊创刊40周年,我们评选出了《》“最具影响力学术文献”共40篇。3月13日,本公众号发布了评选结果,并在之后将这些“老”文章整理出来,从3月26日开始分八次推送。在整理这些优秀文献的时候,小编发现,尽管时间已过去了40年,尽管在今天似乎出现了越来越多炫酷的新技术、新方法,但这些“老”文章里提出的“老”问题,直至今天似乎也......(2020-04-23 11:00:00)|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标题与文首300字  |   作者:国际城市规划

反馈邮箱 13132097@qq.com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站内图片已获得授权。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13132097@qq.com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UPI“最具影响力学术文献”40篇 |【20】再谈霍华德的明日的田园城市



《》创刊40周年“最具影响力学术文献”评选结果
【编者按】去年是本刊创刊40周年,我们评选出了《》“最具影响力学术文献”共40篇。3月13日,本公众号发布了评选结果,并在之后将这些“老”文章整理出来,从3月26日开始分八次推送。在整理这些优秀文献的时候,小编发现,尽管时间已过去了40年,尽管在今天似乎出现了越来越多炫酷的新技术、新方法,但这些“老”文章里提出的“老”问题,直至今天似乎也没有很好的答案。这提示我们,“城市规划”关注的核心,始终应该是“人”。整理这些文献的过程,是一个回归初心的过程,希望您在阅读这些经典文献的时候,也有同感。
 
十年前,我翻译了埃比尼泽·霍华德(Ebenezer Howard, 1850-1928)的《明日的田园城市》(Garden Cities of Tomorrow)。此后,我曾多次撰文介绍霍华德和这本名著。然而,我仍然认为有必要再说些什么。因为“Garden City”又可译为“花园城市”,人们是那么乐意接受“花园城市”,书上又有好多幅广为人知的图解,不论是从字面上还是从图面上,似乎一看就能看懂它的内容,还有什么必要再去仔细阅读全文呢?!于是,在日常工作中、在报纸上、杂志上、甚至在大学的教科书上,时常可以见到似是而非、望文(或图)生义的想当然解释。完全忽视了霍华德的重大理论贡献。
 
一、《明日的田园城市》是一本城市规划书吗?
 
在我着手翻译之时,就有人说这不是一本城市规划书。当时我没有完全理解,不知从何说起。现在想起来,问题还在于,什么是城市规划?
 
有些城市规划师习惯于把城市规划看成是图上作业。似乎城市规划方案的优劣主要取决于他的制图能力。他们并不十分关心当地的自然、社会条件和历史形成的文化特征,只要有当地的地形图,再用几天时间大致看一下现状,就可以离开现场,回家伏案作图了。当时流行什么路网结构图案.就画什么图案。一旦有人创造出某种新图案,全国很快抄袭,到处似曾相识。不反映现状特征的标准化设计,掩盖了原本客观存在的地方特色。难怪人们长期讨论地方特色问题而不得其解。道理很简单,地方特色并非出自某个特别聪明的脑袋,而是要把聪明的脑袋和客观存在的自然、社会、文化特征结合起来。脱离现场,伏案苦想,只能出图案,不会出特色。
 
有些地方领导人也不鼓励调查研究。他们喜欢攀比外地或外国的“先进经验”,瞧不起乡土文化,又迷信自己的权威。于是只让城市规划人员画图,主意甚至只由他一人拿,连副手也只能靠边站。规划人员的才能受抑制,得宠的只是听话的“绘图员”。
 
面对这种不合理现象,有些人不是力图改变它,而是恭顺地肯定它。有些规划人员相信“城市规划转了一大圈,还得落在城市设计上”;有人甚至走得更远.干脆提出要建立一门新科学--“真正的建筑科学”,把城市规划放在这门新科学的第三层次,即工程技术层次。
 
《明日的田园城市》针对当时英国大城市的弊端,倡导的是一次重大的社会改革,当然主要不可能去谈工程技术问题。难道这样它就不是城市规划书了吗?
 
在城市规划工作中,确实有许许多多工程技术问题需要研究。然而这些工程技术问题只是实现城市规划大目标的局部手段,并不是全部。把局部当作全部,难免使人想起瞎子摸大象的故事。
 
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城市。要创造什么样的社会,就要建设什么样的城市。城市的总貌并不等于工程技术成就的总和,而是社会制度的体现。城市规划必须首先通过大量调查研究,来解决城市发展中的许多重大前提问题:我们建设的是什么样的社会?城市如何具体体现这种社会?如何保护、发展、利用当地的自然、社会、文化优势?如何避免、弥补、缓解当地的劣势?我们规划的城市在全国、城镇体系中应该处于什么地位,应该发挥什么作用?如何使城乡经济形成良性循环,发挥地方经济、文化优势,逐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如何选择经济进一步发展的突破口?……以及,为此城市建设的各个方面要制定哪些相应政策?解决了这些大前提,工程技术问题才有依据。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应该承认,现在确有一些城市规划方案没有解决上述大前提。你给钱,我画图,全凭地方领导人或老板一句话。委托者春风得意,受托者来钱容易,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这样的规划,除了能满足委托者升官发财的欲望以外,又能给社会和人民带来什么好处?脱离实际,以个别人的主观意志为依据的规划能有什么生命力?除了图纸上热热闹闹以外,能给后人留下什么有价值的资料?人一走,茶就凉,只能另起炉灶,另开张。这样的“规划”根本不是真正的规划,也值得用“真正的科学”来加以肯定吗?
 
霍华德在《明日的田园城市》中的思路不是这样。他针对当时英国大城市所面临的问题,提出了用逐步实现土地社区所有制、建设田园城市的方法,来逐步消灭土地私有制,逐步消灭大城市,建立城乡一体化的新社会。现在看,这个将近一百年前的主张似乎把问题看得太简单了,幻想的色彩太浓,然而他仍然给我们留下了一笔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
 
(1)针对社会现实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以关心人为指导思想的解决方案。霍华德曾为此奉献终生。田园城市运动,确实也推动了西方城市建设的发展。
 
(2)以大城市为主体的城乡结构形态能永世长存吗?在交通、通讯、计算机事业迅猛发展的今天,城乡一体的小城市有可能是一条新出路。在大城市给人们带来许多困惑之际,至少不是每一个城市都愈大愈好。
 
(3)在我国乡镇企业有很大发展的基础上,有些很有生命力的小城镇,在艰苦创业的初期,走出了一条勤俭建设、城乡一体的新路。当时我曾认为:“也许当今的我国人民更能与霍华德未被他的同胞所理解的思想产生共鸣。”然而,人们的传统观念是那么根深蒂固,总认为这是一种权宜之计,待到富了,就放弃了这条新路,重新回到盲目追求大城市、严重破坏自然环境的老路上去。看来,现实的新事物,如果没有理论的巩固和指导,还是很难持久的。
 
我想,正因为《明日的田园城市》给我们留下了不少可以结合当前情况来思考的问题,英国著名的城市规划理论家奥斯本(Frederic James Osborn, 1885-1978)才在1946年为该书撰写的前言中说:“在读这本书时要注意,我们正在研究的是一张近50年的蓝图。令人惊讶的不是它的边缘已经退色,而是它的中心依然清晰、醒目。”这难道不是一本极有价值的城市规划理论书吗?
 
二、什么是“田园城市”?
 
霍华德倡导的是一种社会改革思想:用城乡一体的新社会结构形态来取代城乡分离的旧社会结构形态。他在序言中说:“城市和乡村都各有其优点和相应缺点,而城市一乡村则避免了二者的缺点。……这种该诅咒的社会和自然的畸形分隔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城市和乡村必须成婚,这种愉快的结合将迸发出新的希望、新的生活、新的文明。本书的目的就在于构成一个城市-乡村磁铁,以表明在这方面是如何迈出第一步的。”为了形象地说明上述观点,他绘制了著名的三磁铁图(图1),三块磁铁分别注明为“城市”、“乡村”、“城市-乡村”,三种引力同时作用于“人民”,于是提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他们何去何从?”。
 

图1  三磁铁图

 
在英语中“garden”可以广泛地译为“园”,花园、香料园、药草园、菜园、果园、动物园、植物园、苗圃等等都可以称为garden。把“garden city”译为“花园城市”未尝不可。但是,为了避免人们过分习惯于把“花园城市”理解为“美如花园的城市”,把注意力放在园林艺术手法上,忽视了“城乡一体”的主题思想,我决定译为“田园城市”,希望人们能从“田”联想到“乡”。不过,这一字之差并没有引起注意,误解还在继续。
 
其实,虽然霍华德在“田园城市”中设置了林荫大道和中央公园,他并没有在“花园”上大做文章。他的田园城市示意图明确写着:“城市用地1000英亩,农业用地5000英亩,人口32000”;所谓田园城市,显然是城乡一体的(图2)。其中城区1000英亩、30000人,平均每人城市用地面积约135平方米。著名的英国城市地理学家彼得·霍尔(Peter Hall就曾指出:“与一般印象相反的是,霍华德为他的新城所提倡的是相当高的居住密度:大约每英亩15户。按当时一般的家庭人口规模,约相当于80~90人/英亩(200~225人/公顷)。”
 

图2  田园城市示意图

 
1919年田园城市和城镇规划协会与霍华德协商,对田园城市下了个简短的定义:“田园城市是为安排健康的生活和工业而设计的城镇,其规模要有可能满足各种社会生活,但不能太大;被乡村带包围;全部土地归公共所有或者托人为社区代管。”这个定义明确规定田园城市的特征是:规模不能太大;被乡村带包围;全部土地公有。
 
至于我们的行政主管部门,为了鼓励城市绿化建设,把某些城市命名为“花园城市”,完全是行政工作的需要,和霍华德的“田园城市”根本是两回事,各有各的涵义,不能混为一谈。然而,即使如此,在国际文化交流上,有时也会造成相互不能正确理解的局面。譬如说,我们的某一座特大城市被授予“花园城市”称号,翻译人员大概很难不把这个称号译为“garden city”,这就会使我们的西方朋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三、什么是“社会城市”
 
在第十二章“社会城市”中,霍华德谈到田园城市发展应遵循的正确原则。他说:“田园城市一直增长到人口达到32000人。它将怎样继续增长?……它是否要在环绕它的农业地带上进行建设,从而永远损坏它称为‘田园城市’的名声?肯定不是。……它将靠在其‘乡村’地带以外不远的距离建设另外的城市来增长.因而新城镇也会有其自己的乡村地带。”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形成一个城市群”。他把这个城市群称为“社会城市”(图3)。这又一次证明,“田园城市”的主要特征不在于花园,而在于城乡结合为一体。
 

图3  社会城市

 
然而.社会城市的意义远不只是建设一个全新的田园城市群。霍华德结合当时铁路事业的大发展,提出了用社会城市改造大伦敦的设想:“从快速交通的任何方面来说,我们都应该向有别于拥挤城市的城市更接近一些,与此同时,我们应该使自己置身于最健康、最优越的环境之中。”
 
他说:“我的有些朋友认为,这种城镇群方案非常适用于一个新国家,但是在一个城镇早成定局的国家中,城市已经建成,大部分铁路‘系统’已经建成,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可以肯定,产生这种观点是由于坚决认为国家的现有财富形式是永久的,而且永远是引进较好形式的障碍:拥挤的、通风不良的、未经规划的、臃肿的、不健康的城市妨碍着引进新的、使现代科学方法和社会改革目标能充分发挥各自作用的城市形式。不行,不能这样;至少不能长期这样。……那些拥挤的城市已经完成了它们的使命;它们是一个主要以自私和掠夺为基础的社会所能建造的最好形式,但是它们在本质上就不适合于正在争取大多数人承认我们本性的社会面的社会--无论哪一个非常自爱的社会,都会使我们强调更多关注我们同伴的福利。……事物的本质并不认为人们应该继续住在他们的祖先曾经住过的老地方,……我诚挚地请读者不要认为现在形式的大城市必然比公共马车系统更持久,就在铁路快要代替公共马车系统的时刻,它还是非常令人赞赏的。我们要面对的,而且一定会面对的唯一问题是:在一块基本未开垦的土地上实施一个大胆的规划方案,是否能比使我们的旧城市适应我们的新的更高的需要,更能获得好的结果?……只能有一种回答:当简单的事实被牢牢掌握以后,社会的剧烈变革就会迅速开始。”
 
因此,霍华德在第十三章“伦敦的未来”中明确指出:“彻底改造伦敦的时刻尚未来到。必须首先解决一个简单问题。必须建设一个小的田园城市作为工作模型,然后才是建设前一章谈到的城市群。在完成这些任务,而且完成得很好以后,就必然要改建伦敦,这时,既得利益集团的路障,即使没有完全清除,也大部分被清除了。”
 
因此,霍华德从1903年就把他的主要精力集中于建设哈德福郡(Hertford Shier)北部的莱契沃尔思(Letchworth)田园城市(图4),住在那里直接指导工作。把它作为建设示范性田园城市、社会城市,进而全面改建大城市的第一步。
 

图4  莱契沃尔思田园城市

 
不少东西方学者认为.目前世界各地普遍建设的“卫星城”和“新城”就是霍华德所倡导的“田园城市”。其实,它们和“田园城市”只有形似,并无神似,在指导思想上是背道而驶的。我们不妨把1944年大伦敦规划方案(图5)和霍华德的社会城市(图3)做一番比较。
 

图5  1944年大伦敦规划方案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大城市人口迅速发展,相应地带来了住房建设的高潮。为适应这种社会发展需要,又想避免给大城市带来过大压力,受田园城市运动的影响出现了大伦敦规划方案,在绿带以外建设若干个新城和卫星城。当时这个方案颇有新意,产生了世界影响。方案原想向外疏散部分伦敦人口,此目的并未实现,只是用新的方式吸引了更多的外来人口,变相地进一步扩大了大伦敦。中国的一些大城市也采用了这种手法,由于没有严格的绿带限制,结果多数连成了“大饼”(图6)。
 

图6  上海市1990年以后城市开发扩展区域图

(资料来源: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法国卫星图像)

 
若把图5和图3作图面上的比较,大伦敦方案似乎和霍华德的社会城市十分相似,好像都是一个母城带着若干个卫星城。然而仔细看一看,量的差别反映了质的差别。图3的总人数只有25万人,中心城市5.8万人,每个周边城市3.2万人,显然只是一个小城市群,没有母城和卫星城的关系。它的目的是想用这种城乡一体的小城市群来逐步取代大城市。图5显示的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色,要在大伦敦的基础上“锦上添花”、继续发展。因此,在相同的思想指导下,上海造成图6的结果就不难理解了。

把大伦敦规划和田园城市思想联系起来,显然是用形似来阉割霍华德的社会改革思想,使它走向了它的反面,变成了维护旧城乡结构的工具。
 
四、“绿带”起源于“田园城市”吗?
 
田园城市确实运用了绿带的手法,但绿带并不起源于田园城市。这在《明日的田园城市》第十二章中有明确交待。霍华德引用了澳大利亚阿德莱德(Adelaide)的先例(图7),并指出:“阿德莱德城被‘公园用地’所包围。城市已经建成。它将怎样增长?它的增长是越过‘公园用地’建设北阿德莱德。这就是要效法的原则,但在田园城市中有所改进。” 
 

图7  阿德莱德的增长方式
 
在奥斯本给该书加的注脚中也指出:“不仅是阿德莱德。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有许多其他城市一开始就规划了公园带。这些实践的构思还没有明确描述,但是是值得研究的。在历史上有许多霍华德思想的先兆,用纯净的农业地带环绕城市;例如(《圣经·旧约》)‘利未记’第25章、‘以西结书’第35章和莫尔的《乌托邦》。”
 
可见,我国有些学者认为,绿带的构思起源于田园城市,是不够准确的。
 
我说这些,只是想还《明日的田园城市》以真面貌,希望大家能更有兴趣阅读它。不要认为当前存在的,就是合理的;给我们的城市规划研究开阔一些思路。
 
作者:金经元,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本文首发于《国外城市规划》(《》曾用名)1996年4期,pp31-36(注:原文图3过于模糊,因此在重新排版中换了一张较清晰的)

延伸阅读
重读经典--霍华德生平及其田园城市著作版本研究
新型城镇化的“和平道路”:基于田园城市理论原型的解读与猜想
UPI“最具影响力学术文献”40篇 |【08】英国的新城运动

排版:张祎娴


本文为本订阅号原创
欢迎在朋友圈转发,转载将自动受到“原创”保护



您现在看到的是 Upnews (规划头条)博客文章,点击查看原文链接 >>>
本站作为自然资源与规划行业博客网站,仅记录与自然资源与规划行业相关信息,方便大家查询阅读


阅读原文

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13132097@qq.com:规划头条 » UPI“最具影响力学术文献”40篇 |【20】再谈霍华德的明日的田园城市

讨论请到国匠热点讨论群:点击加入QQ群

登陆国匠城 注册国匠城

规划云首页
多风格地图底图 getxy 在线协作工具 意向图片搜索 线稿自动上色 断面绘制工具 词频统计工具 mapv style xuetang fenxitupeise upnews